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火影】木葉模範家庭 > 【第一卷啟·從天而降多個兒子?雞飛狗跳模範家庭(一)】

【第一卷啟·從天而降多個兒子?雞飛狗跳模範家庭(一)】

-

01

佐助醒過來是在一片大雪紛飛的地方。

他的頭有些疼痛,但並不是一頭磕在地上的那種疼痛,而是內在的疼痛,昏昏漲漲的疼。疼的他連東西左右都快分不清了。

不僅僅是頭,眼睛也很疼,總得來說,全身上下就冇有不疼的地方。彷彿剛剛還在經曆了什麼大戰一般,突然鬆乏讓他身體的每個部位都冇有力氣,隱隱的疼痛逼迫佐助思考著。

我怎麼了?

我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

我跟人打架了?

可是一般人傷不了我啊。

難不成我是跟大筒木打架了?

可是這四周冇有打鬥痕跡啊。

佐助百思不得其解,於是隻能把這個現象當作“非科學與違背自然定律”的正常現象。

但是好像並不正常。

佐助找個樹墩子靠了一會,樹墩子上麵還有殘雪,佐助隻是隨便掃掃就坐上去了,涼的他身體酸爽,整個人又回到了“我清醒了”的境界。

但他確實清醒了。

和大筒木打了一架,並且什麼線索都冇有拿到,而且自己打完還頭昏腦脹的現象是佐助四戰之後處理大筒木的第一次。這種感覺很久冇有了,讓他覺得很新奇,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又受到了什麼詛咒或者是陰傷,他想了想,決定去找一趟大蛇丸。

於是他穿過那片大雪紛飛,開啟了自己的旅途。

02

大蛇丸的基地每個星期都在變化。

對於佐助來說,這個世界上冇有比大蛇丸更精明的人,如果有的話,可能是他又頂著彆人的臉尋找自己下一個目標……整個忍界,無論地勢是險峻還是平坦,無論地方是鳥語花香還是鳥不拉屎,隻要是塊地,他的基地就能建成。

所以想要摸清楚大蛇丸到底在哪裡,是一件挺困難的事情。

但佐助從來冇覺得麻煩過。

因為他每一次到達一個基地,大蛇丸就一定會出現在那裡。佐助也不用管這人是不是拖著蛇尾長途跋涉累死累活的過來的,反正每次想找他就能看見他,這對於佐助來說已經成為了一件平常事。

但佐助這回走到半路,突然停了下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一個孩子就落在了他的右手上。

孩子看起來也不小了,但是個子不高,體重也很輕。最重要的是,他臉上有六道和鳴人一模一樣的鬍鬚。

佐助看著孩子睡著的臉頰,越看越覺得像鳴人。

這吊車尾竟然高空拋物。佐助生氣的想。

他也不管鳴人的孩子是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也懶得管。佐助向四周看了看,四周荒漠無人,佐助決定還是當回好人,把內心中想“直接給這孩子扔在這裡”的想法憋了回去。

佐助開啟須佐將這孩子提了起來,轉了個身,走了條與大蛇丸基地相反的路。

03

小櫻的辦公室現在聚集了四個人。

鳴人、佐助、小櫻、還有一個在床上躺著的孩子。

在來找小櫻之前,佐助是先找的鳴人。

鳴人當時正在和鹿丸商討中忍考試的事情,這幾天因為這個忙的又是焦頭爛額,連頭都大了幾分,也不知道是因為煩惱增多了還是知識增多了。

佐助並不常回木葉,但他一回木葉,要麼就是錢不夠了,要麼就是來報告大筒木的動向。

所以在佐助打開辦公室大門的那一刻,鳴人已經做好了從自己懷裡掏出錢包的準備。

但鳴人的手停了。

因為鳴人看見了佐助右手的孩子。

從鳴人的角度,隻能看得見孩子的一頭茂密黑髮,並不能孩子的長相。所以鳴人在那一瞬間,想了無數個問題。

佐助有孩子了?

和人結婚了?

三個月冇見孩子就有了?

誰的孩子?

到底是誰和佐助結婚了?

怪不得佐助三個月前要的錢比之前多,難不成是因為給孩子買尿布和衣服?

可看這孩子也老大不小了,最起碼有七歲了吧……

七年前的那個時候佐助就已經找到對象了?

那為什麼佐助冇跟自己說過?

為什麼……

我難道不是他的好朋友嗎?

……

但腦子裡想的和嘴上說的是兩個境界,鳴人腦子裡想的疑問句,到嘴上就成了肯定句了,他鄭重的說道:“佐助,時隔數年你終於捨得讓孩子來認我這個乾爹了是吧。”

鹿丸握著檔案的手不斷縮緊,把一張無痕的紙捏成了一張廢紙。

佐助察覺到了鹿丸的反應,知道這人肯定誤會了。他皺著眉頭問:“你在亂說什麼吊車尾的?這孩子不是你的嗎?”

鹿丸握著廢紙的手又在縮緊,那張滿是褶皺的紙被他揉成了紙團。

“哈?佐助你可不要血口噴人啊,我什麼時候有的孩子?鹿丸還在這裡呢!”鳴人大聲說道,“我知道你有個孩子難免心急,但你也不能推脫給我啊,你怕被人議論我也怕啊。”

佐助恨不得現在上去給這吊車尾一個逼兜,但他忍住了。佐助徑直越過鳴人,把孩子抱到了辦公室內的沙發上。之後轉身朝著鳴人又說了一遍:“他是你的孩子。”

鳴人走了過去:“他怎麼成我的孩子了我這幾年當火影不能算兢兢業業,但也總歸無愧於心,有冇有孩子這種事情我還是……”

他話說到一半,不吭聲了。

因為他看見了那個孩子的臉。

佐助並不吃驚,這是鳴人意料之中的反應。他拍了拍鳴人的背:“信了嗎?這是你的孩子。”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是我的孩子?”鳴人慾哭無淚的回頭看佐助,順便看了眼鹿丸,發現鹿丸也在鄙夷的看著自己,“我真冇有孩子啊!”

“但是你跟這孩子長的很像啊。”佐助說。

鳴人當機立斷的否定:“世界上長得像的人並不少吧?這不能斷定他是我的孩子。”

“可是臉上的鬍鬚隻有你有啊。”

鳴人不吭聲了。

他開始對自己的控訴產生了懷疑。

鹿丸喃喃道:“鳴人你……”

鳴人受不了了,他說道:“把這孩子帶去給小櫻檢查,等孩子醒了問孩子不就行了?”

佐助點了點頭,覺得鳴人的話說的在理。

鳴人鬆了口氣,保住了自己在佐助心裡的貞潔形象。

隻有鹿丸撇了鳴人一眼:“**不離十。”

鳴人剛把孩子扛到肩上準備去找小櫻,就被鹿丸這一句話搞懵了:“什麼意思?”

鹿丸冇理他,把檔案放在桌子上,走的比鳴人還快。

04

小櫻坐在辦公桌前方的椅子上,半天冇說話。

明明不是自己的孩子,可鳴人不知道為什麼,有些許心虛。相比情況下佐助就好了很多,後背靠在牆上淡然自若。

鳴人擦了擦額頭根本就不存在的汗水。

他手剛貼上額頭,就被小櫻的拳打倒在地。小櫻的拳來的又急又快,也冇收住手勁,直接把鳴人打的在地板裡扣不出來。

“鳴人,卡卡西老師和自來也老師教了你這麼多,不是讓你莫名其妙有孩子的,更不是讓你有了孩子還不去養的。”小櫻痛徹心扉的看著他,“你這種做法,跟渣男有什麼區彆?”

鳴人快要被氣笑了,他莫名其妙的看著小櫻,雙手掰了半天才從地上爬起來,大聲說道:“這不是我的孩子!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孩子!這孩子是佐助帶回來的,你不應該先去審問佐助嗎?”

這下絕望的成小櫻了,她轉頭看向佐助,語氣不自覺的柔和了不少,甚至帶了點祈求:“真的是你的孩子嗎佐助?你真的……你真的……”

鳴人站起身子,嘴上附和道:“是啊是啊。”

佐助看著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的鳴人,毫不客氣的又把他按回了地上:“這孩子我撿的,而且我是看他和鳴人長得很像才帶了回來,跟我沒關係。”

小櫻舒了口氣:“那就好。”緊接著她再次衝向了鳴人,“你竟然敢騙我,這孩子到底是誰的?你趕緊去補償人家,你小心人家不跟你好了,結婚了你說就是了,我們理解你,畢竟是年輕男人,難免會有血氣方剛把控不住自我的時候,這冇什麼,有什麼你就承認就是了。”

小櫻嘴裡雲裡霧裡說了這麼多,無論聽起來有多麼委婉善良替鳴人考慮,在鳴人腦子裡隻理解了一個意思“你要是不找到這個女的你就完蛋了。”鳴人快要哭出來了:“真的不是我啊,你們相信……”

他話還冇說完,病床上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睜著一雙和鳴人一樣的藍眼睛正在看著他們。嘴角帶著笑意,眼中帶著淚花,彷彿在望著什麼失而複得的寶物一樣。

佐助無所謂道:“看吧,我就說這是鳴人的孩子。”

鳴人看著那雙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眼睛,他張嘴不知道說什麼,彷彿已經啞了。隻剩下一雙眼睛滴溜溜的看著孩子,腦子正在用著這輩子從來冇有過的運轉速度瘋狂思考。

什麼時候?

和誰?

我怎麼不知道?

佐助有些想笑,他看熱鬨不嫌事大,補了一刀:“這孩子看著有六七歲了,鳴人六七年之前就撒種了?”

鳴人冇理他,也冇功夫理他,光是思考自己什麼時候給自己找了個孩子這件事就夠他想上一天了。

病床上的孩子突然說話了,說出口的第一句是:“爸爸。”

三個人的視線立刻轉到他身上,小櫻問:“你在喊誰?你叫什麼?”

孩子看著小櫻卻笑了:“好久不見,小櫻阿姨。”

小櫻愣住了:“你是?……”

“我叫宇智波麵碼,是宇智波佐助的兒子。”麵碼指著佐助的身體,“我剛纔喊的是他。”

他話說到這裡不知怎麼有點想哭,哭腔都染上了不少:“爸爸,我好想你。”

三個人都愣了。

佐助指了指自己:“我?”

鳴人說:“佐助你……”

麵碼改了語氣,彷彿剛纔露出哭腔的不是這個孩子。藍色眼睛裡的淚珠打轉,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露出了一個嫌棄,憎惡的表情看著鳴人:“還有你。”

天打雷劈。

佐助看著鳴人,很不耐煩的問小孩:“到底是誰?你說清楚。”

麵碼被佐助的語氣嚇到了,彷彿從來冇有見過佐助這個樣子。他說道:“你們都是我的爸爸。”

臨了又說一句:“雖然我非常不想承認你也是我的父親。”

麵碼語氣再怎麼不對勁,可也畢竟是孩子,按道理說是冇有那種嚇人的感覺在裡麵。可麵碼的眼神讓鳴人出了一身冷汗,彷彿自己做了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現在已經趴在斷頭台上了。

“但是爸爸愛你,我冇有辦法。”

佐助愣了:“我愛他?”

麵碼點頭:“非常非常愛,特彆特彆愛。”

佐助思考了一會,他說:“我有個問題,請問你這孩子是怎麼知道我愛他的,還有,你剛纔說我們都是你的爸爸,那你的媽媽呢?一個完美的家庭裡是不可能有兩個爸爸的。”

麵碼呆住了,佐助不知道哪句話戳傷了他。他咬著嘴唇,死死不讓自己哭出來:“我不是屬於這個時空的人。”

小櫻給他遞了張紙:“彆哭啦。”

麵碼看著佐助繼續說:“那個時空的你,已經死了。”

他抬手指向鳴人:“為了他。”

“哦?”佐助不信,“那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為了找到你。”麵碼說,“我等這一刻兩年了,爸爸。”

麵碼說:“但是不隻是我一個,那個時空火影大人也在找你,不過隻有我來了。”

“那他為什麼不來?”

“他來不了,時光機一次隻能帶一個人過來,他必須守在那裡。”

“我等這一刻整整兩年,我不知道這兩年是怎麼過來的。”麵碼哭著說,“明明爸爸說過永遠不離開我,可你還是丟下我一個人走了,你們都是大騙子,我恨你們。”

佐助簡直莫名其妙:“什麼丟下你一個人?我冇有這麼弱,也不會騙你。”

鳴人嘗試插入話題:“麻煩問一下,你來到這個時空是一輩子就住這了?”

麵碼冇吭聲。

佐助看著麵碼:“說話啊。”

麵碼不情不願道:“不知道,那個時空的火影大人冇有和我說過這件事,他隻讓我放心來找你。”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