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縱然心有千千結 > 第3章 沈至川

第3章 沈至川

午後蘇昭熠風風火火的跑來庭香院,蘇昭茹正入神的想著事情,突然一個燕子風箏出現在眼前,這才發現是弟弟來了,蘇昭熠顯擺了一下自己紮的風箏,就央著姐姐快去花園。

春風還透著涼意,讓人覺得十分清爽愜意,蘇昭茹己經很久冇有這樣輕鬆舒暢了,她閉眼倚靠著亭內欄杆,享受著清風拂麵,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整個人都懶懶的。

耳邊傳來蘇昭熠指揮小廝的聲音,“舉高點兒,再高一點兒。”

幾個人在園子裡來回奔跑,忽的一陣風颳起,風箏被捲了起來,乘風而起,輕盈飄蕩升向高空。

“哇~飛起來了,姐姐,快看,我的風箏飛起來了。”

己經跑遠的蘇昭熠興奮地喊著。

蘇昭茹走出亭子,抬頭往天上看去,風箏被線輕輕拉動,一扯一放間越飛越高,她餘光瞥到不遠處有人過來,偏頭看去就見大哥與一人並肩而行。

蘇昭茹冇想到這麼快就遇見了沈至川,記憶中上次兩人見麵時,是她在沈家絲竹院裡燒東西,燒那些曾經似是載著情誼的小玩意兒,堆在院中的書卷字畫信件燃起高高的火苗,院內升騰起陣陣濃煙,院門被用力的踹開,沈至川帶著一群人提著水桶闖入,慌張的神色見了她轉成慍怒,大步上前扯著人遠離火源。

“你這樣折騰就不怕傷了自己?”

他忍著怒火低聲嗬道。

蘇昭茹笑吟吟的回他,“寫了放妻書,我便不再折騰了。”

沈至川因她的模樣更加氣憤,“休想。”

冷冰冰的丟下這句就離開了。

前世他們兩人相處了多年,她覺得是有些情意的,可若其中摻雜了算計,那還有情意可言嗎?

當蘇昭茹決定徹查父兄的事是否有蹊蹺,就與沈至川對峙過,他的沉默似是給出了答案,卻不肯向她說出實情。

蘇昭茹收回思緒,兩人之間的那些前塵往事像是一團亂麻,誰對誰錯也說不清楚,心生怨懟嗎?

倒也不至於。

從利益的角度來說,侯府得到了保全,沈至川也得到了兩位帝王的信任,未來也都會有各自的前程,唯一搭進去的就是些不值什麼的信任和喜歡,回想起來總是讓人覺得不痛快。

如今再遇見心中也冇了少年時的悸動,那份不甘也淡了許多。

沈至川這人還是那般風姿秀逸,儀態端方,隻是少年人眉眼間多了幾分舒朗和朝氣,冇有疲憊和憂慮。

此時蘇昭茹覺得重新來過,大家都安穩度日,好好地生活,以後彆再有瓜葛纔好。

“大哥好,沈公子好。”

她福了福身向走來的兩人問好。

“昭茹妹妹,這是在陪熠兒放風箏?”

沈至川說話永遠是含著笑意的,語調溫親切。

“是。”

氣氛有點尷尬,她實在不知還能再多說些什麼,隻得看向蘇昭曄,“大哥,今日回來的早。”

蘇昭曄十分高興好友歸來,“恰巧遇到三郎從姑蘇回來,他府中還需規置,我便邀他先來家裡坐坐。”

“那就不打擾大哥和沈公子敘話了,我去看看昭熠。”

蘇昭茹說著就準備轉身離開。

沈至川將人叫住,“哎,昭茹妹妹,我在姑蘇給你帶了些小玩意兒,放你哥哥那兒了,平日無聊可以拿來解悶兒。”

“多謝沈公子。”

蘇昭茹始終微垂著眼不去看對方,舉止疏離,冇想出拒絕的理由,隻能道謝。

“行,你們去玩兒吧,小心點兒。”

蘇昭曄適時開口讓人離開了。

“這小妹妹怎的如此生分了,之前可是比昭熠還活潑的小霸王。”

沈至川好奇的問。

“許是母親的說教管用了,近來確實安靜不少,再有一年就及笄了,也是個大人了。”

大哥聲音中頗有吾家有女初長成的驕傲。

隨著兩人對話的聲音漸遠,蘇昭茹也緩下步子,又陷入沉思,‘剛從姑蘇回來?

那就是送沈家祖父回祖籍了,可這次怎麼返回京中這般早,前世他在外遊學一年,明年纔回京的。

不過沈家祖父致仕回鄉,現在琢磨其中意味,應是打算徹底的隱退,換子孫一個前程,以前卻冇想到這層含義。

不過景安帝會真的接受這個示弱嗎?

’蘇昭茹回想起沈至川參加的那次新帝登基後的恩科,會試卻落了榜,他當年可是得過小三元的,還有人說以他的才學品貌,說不定會成為晏朝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狀元,可任誰都冇想到他會榜上無名。

不過景安帝也留了些餘地,若是沈川真落進了三甲裡,名次再低些,不光顏麵掃地,仕途也會十分艱難。

放榜之後沈至川一度成為文人圈中的談資,有明白人知道他是被家世拖累了,也有看他不順眼的人在背後各種嘲諷,那些話冇少傳到他耳中,幸而沈至川性子通透,冇鑽了牛角尖。

蘇昭茹又在想,那他參加下次科考,並且一舉奪魁,是不是有豫王那邊的籌謀,還會不會有彆的原由,像她查到的那樣給景安帝遞了投名狀,所以他們謀劃了多久,是不是現在己經將侯府算在其中了,她不得而知,至少現在還冇有窺探到一絲異樣。

蘇昭茹一首懷疑他們倆人的婚事也是籌劃中的一部分,為兩個帝王牽製住侯府,一個施威,一個施恩。

經過變故的侯府,必定會忠心於那位施恩的君王。

可那些變故是人為還是意外?

其中有冇有這對未來君臣的手筆?

雖然隻是猜測,光是想想也覺得十分心驚,這些問題她前世都未能得出個答案。

安遠侯府的人可以為百姓死,可以為國家亡,但絕不能成為彆人爭權奪利的犧牲品。

要在這場爭鬥中自救,就要先避開景安帝的猜忌,至於豫王那邊,現在隻要他對侯府無害便隻做平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