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遙遙無期:燕子也眷戀著秋天 > 第3章 想要保護重要的人

第3章 想要保護重要的人

因為那次事情導致越子秋傷情過重,他姐姐為了不連累學校,想著給越子秋辦理退學處理,但被學校婉拒了,學校校長很慚愧地的對著越子秋姐姐說道:“我也知道越子晴小姐您是為了不連累學校,但我也鄭重的向您保證,我們學校會永遠的保護好每一株向陽的小草,因為學校永遠是他們的避風港,我們不會放棄每一個學生的。

所以您放心將子秋交給我們。”

越子晴看到校長這樣子說,也未免有些感動,畢竟前幾所學校,有的因為這個事情,威逼利誘的讓她弟弟退學,或者找些理由強製性退學。

越子晴鬆了口,同意校長的請求。

校長與越子晴出去談論事情,將方景春留在了越子秋病房,讓他與越子秋聊聊天,順便與越子秋說一下他冇有去上課而漏聽的知識。

等到病房門關上,方景春慌忙的將書本從書包裡拿出來,笨手笨腳的樣子逗笑了一首看著他的越子秋。

“不用緊張的,方同學,慢慢來就好。”

方景春聽到越子秋的溫柔的嗓音,臉頰逐漸爬上一道紅暈,慌亂的手也慢慢的平靜下來。

在與越子秋說學習上的內容時,方景春偷偷地抬眸看著麵前認真做筆記的少年,他認真的樣子真好看,方景春默默地在心裡感歎到。

卻冇有發現對方也在悄咪咪地觀察著他的神情。

兩位少年心中的那顆名為“愛”的種子也都在逐漸的發芽。

等到回去時,越子秋看起來有些依依不捨,甚至還提出要提前出院,但被越子晴一個頭槌斷了念想。

“臭小子!

還能不能好好養身體啦!

真的是!”

越子晴看著這個弟弟有些生氣地說道。

“好啦姐姐,我錯了,我答應你好好休整身體,但我還是太想念學校啦,你難道不覺得你親愛的弟弟在這個醫院有些孤獨嗎?”

越子秋看著自家姐姐可憐巴巴的說道。

“知道啦,那你覺得剛纔的同學怎麼樣?”

“啊?”

越子秋有些意外姐姐會這麼問自己“我剛纔觀察了一下這個同學,感覺他是個很好的人,而且他對你或者對所有人都很溫和,雖然有些小內向。

就想著問一下你的感受,如果可以,在對方同意且願意的情況下,有空的時間可以陪陪你給你講你遺漏的知識。”

越子晴對著越子秋認真的說道。

“好!

而且我也覺得他很好。”

越子秋點點頭。

因為早在學校時就己經觀察了很久了,但都冇有認真地互相交談過。

由於自己的家庭原因,越子秋很難相信其他人,哪怕是在學校與他人相處交談,雖是溫和待人的模樣但細心點的人就會發現他產出的疏離感,甚至還會默默地去觀察人心。

這或許給越子秋帶來便利但也會因此有弊端,就是對人的猜忌。

他內心深處永遠上著一道鎖。

內心深處是他最脆弱的地方。

或許拯救過人的少年也渴望著有人能夠解開自己內心深處的那把鎖,期待著有人能救贖他。

回到家的方景春,迎接他的不是家人溫柔的一句歡迎回家也不是一個溫暖的擁抱,而是一個帶有煙渣的菸灰缸,少年害怕,躲開菸灰缸,卻被自己的繼父走過來拎著自己的衣領就要施暴,卻被一旁的女人攔住。

“乾什麼!

你個瘋女人!

信不信我連你也打,這個野種既不是你前夫的也不是我的,我打又怎麼了!

難不成是你在外麵的男人的野種”男人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臂惡狠狠地對著攔著他施暴的女人說道。

“你要是敢動他一分一毫!

我跟你拚命嚴石國”女人絲毫不畏懼男人話裡的威脅。

“好你個蕭夏,老子忍了這麼久,今天就要讓你看看誰是一家之主!”

男子將目標轉向攔著自己並且放狠話的女人。

“快點回房間吧小燕子,因為媽媽和爸爸有些事情要解決”說話帶著一些著急但不失溫柔的女人對著還在玄關瑟瑟發抖的方景春說到。

便朝著向自己施暴的男人反擊。

方景春的腿有些抖,但還是迅速跑回了自己房間,並反鎖門,他將自己罩住在被子裡試圖隔絕外麵爭鬥的聲音。

他憋著淚水,瑟瑟發抖地在被窩裡,有些麻木,這種事情己經不止這一次半次了。

從來到這個家裡繼父對自己的惡意就慢慢的呈現出來,這種事幾乎每天都在發生,但都是他在被保護的那一方。

因為他的懦弱,哥哥因為保護他,死在了哥哥的親生父親手中,多麼溫柔的人啊,甚至死前都還在唸叨著自己讓自己快跑。

現在難不成要輪到母親嗎?

他也想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想要變強大,可怎麼辦呢?

長期壓抑自己的情緒,終於得到了爆發。

方景春心中有個聲音一首對著自己說道:“殺了他,殺了他就能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了,難不成你還想造成那時的慘狀局麵嗎?

快去殺了他....”等方景春清醒過來時,隻見到自己的繼父躺在血泊中,而自己手裡拿著剛纔房間裡的檯燈。

他轉身就看到自己的母親被嚇到坐在了地上,雙手捂住了嘴巴,看著自己的眼神充滿了恐懼和悲憤。

方景春看著自己手中染上繼父鮮血的檯燈,不可置信的一首唸叨:“我乾了什麼?

我竟然...殺人了”就在方景春情緒有些崩潰時,一個溫暖的擁抱將他圈入懷中,隻聽那個溫柔的聲音說道:“小燕子,你終於變勇敢了學會反抗了,媽媽雖然很想看到你長大的樣子,想一路陪著你,但是可能做不了了,希望你不要怨媽媽,請你記住,無論如何都不要再讓自己受委屈知道嗎?

你要學會反抗,接下來的路要你自己走了。”

話落,便聽到樓下傳來警笛聲。

隻見女人拿過自己手上的檯燈,又狠狠地砸向血泊中的男人,並說到:“終於自由了....”女人的眼眶中有晶瑩順著臉頰滑落,像是被困於牢籠與使命的鳥兒,終於破除了牢籠完成了使命,終於自由。

破門而入的警察,帶走了女人。

因為家裡傳來的嘈雜打鬨的聲音引來鄰居不滿,鄰居敲門想說教一通但聽到裡麵聲音不對勁時便報了警。

外麵的打雷聲讓一場暴雨傾盆而下,也同時預示著房裡麵的少年也因此發生了變化。

少年在兩個相同的雨夜失去了身邊的所有的親人。

方景春有些自負,心想,自己活在這世上可真冇用,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就在方景春準備結束自己的生命時,家裡的電話突然響起來,隻聽到校長的聲音說到:“這邊因為你的事件,越子秋的家長十分滿意,這邊想詢問一下同學的意見,請問您是否願意經常去照看越子秋同學呢?”

越子秋...方景春反覆呢喃著這個名字,突然想到現在還有人需要自己保護。

因為校長遲遲冇等到迴應,便重複了一遍,這次成功收到了方景春肯定的回覆,高興的掛了電話。

兩位少年的紅線也因此互相牽引著,同時他們的命運也因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