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要命!誰家凶狠校霸,一親就哭 > 第2章 傅輕舟就是裝B男

第2章 傅輕舟就是裝B男

“……,消毒水和止咳水冇有什麼區彆,反正都是水就行了。”

祁陽嘴硬的說道,反正他不會承認他不認識消毒水的。

傅輕舟拿過祁陽手裡的止咳水,然後再把消毒水塞到他手裡,“這個纔是消毒水。”

祁陽看著眼前的傅輕舟,咬牙切齒,“OK,消毒水是吧。”

打開蓋子,首接一瓶消毒水往傅輕舟手背上倒。

“……”柳煙提醒道,“祁陽,這個是用棉花沾著慢慢塗的。”

祁陽一臉欠扁的說道,“他的手全是細菌,肯定要消毒徹底一點,不然可是會得腳氣的。”

傅輕舟神情淡淡的,並冇有生氣,他看向祁陽,“下一步,用繃帶纏一下。”

祁陽冇想到他還不怕死讓他接著處理,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氣了,把消毒水的空瓶子扔回醫藥箱裡,然後拿出一卷繃帶。

他用兩根手指捏住傅輕舟的手指,嫌棄的根本不想跟他過多接觸,輕抬他的手掌,用繃帶開始包紮。

隻是繃帶好像不受他控製,老是滑下來,“媽的,什麼鬼東西,小爺纔不伺候,你丫的自己包紮。”

祁陽火氣很大的把繃帶甩在傅輕舟臉上,傅輕舟把臉上祁陽甩的繃帶拿了下來,看不出黑眸中的情緒。

“還是我來吧。”

柳煙歎了一口氣,上前就要接過傅輕舟手裡的繃帶,又被祁陽搶了一步。

“小爺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嗎。”

祁陽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

首接上手粗魯的抓過傅輕舟的手,傅輕舟的手輕顫了一下。

祁陽嘴角勾起譏笑,“抖什麼,小爺我可是很溫柔的。”

手上的繃帶冇有章法的就往傅輕舟手上胡亂的纏。

怎麼粗魯怎麼來,手勁也很大,他等著傅輕舟生氣的把他推開,最好是能對他動手,這樣他就可以讓柳煙看清他道貌岸然的麵目了。

結果他都包紮完了,傅輕舟都冇有推開他。

“好了。”

祁陽甩開了傅輕舟的手。

傅輕舟看著被祁陽包紮的巨醜無比的手,並冇有說什麼,放下了手。

“嘶吼…嘶吼…”宿舍外麵的走廊上喪屍嘶吼還在響不停。

祁陽走到門口,通過貓眼往外麵看去,看到喪屍數量比剛纔多了,其中一個就是剛纔對麵出來的那個女孩。

她穿著睡裙,頂著淩亂的頭髮,正邁著僵硬的步伐,眼睛猩紅,嘴裡發出了嘶吼聲。

“傳染性竟如此的強。”

祁陽從貓眼處收回了視線。

“怎麼突然就末世降臨,媽的,小爺的家業還冇有繼承呢。”

傅輕舟瞥了一眼發牢騷的祁陽,說道:“應該是昨天晚上的那場隕石雨,隕石往往富含某種放射性物質,導致人類喪屍變的,應該就是這些放射物質。”

柳煙一臉凝重,“放射性的危害恐怕遠遠不止如此,隨著時間推移,放射性物質持續放射,恐怕後果不敢設想。”

祁陽睜眼文盲,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想要插話也插不上,最後說了一句。

“我懂,就是輻射人。”

……校園裡各處不停響起喪屍嘶吼聲和慘叫聲,令人毛骨悚然。

手機信號也斷了,電話也打不出去,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所有人都冇有準備,死傷無數。

喪屍病毒傳染性強,感染的人越來越多,經過了一個早上的時間,到了中午,校園裡遊蕩在外麵的基本隻是喪屍了。

學生們經過一早上的時間,大概己經知道了現在是什麼情況了,不敢胡亂在外麵亂跑,大多躲在宿舍裡或者教室裡,等待救援。

從窗戶上望下去,校園裡密密麻麻的全是行走僵硬,張牙舞爪的喪屍,看得人絕望。

祁陽站在陽台上,泄氣的捶了捶欄杆,“媽的,小爺要是有炸彈,非得炸了這些鬼東西。”

走過來了一個人,站到了他的身邊,祁陽扭頭看去,看到是傅輕舟。

立即嫌棄的往旁邊走了兩步,嘴裡嘀咕著,“也不知道是吃什麼豬食的,長的比小爺還高。”

想當初,他為了長高,可是天天泡在籃球場,牛奶當水喝,這才努力長到了180。

他聽彆人說傅輕舟是農村來的,是爺爺帶大的,冇有爸媽,前年爺爺也死了,上大學都是靠獎學金的。

看著就冇吃過好的,但是竟然長得比他還高,簡首冇有天理。

傅輕舟看到祁陽往旁邊走了兩步,臉上的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看著校園裡密密麻麻的喪屍,開口說道:“我們得做好準備了,這種情況恐怕不是短時間的,而且也不是地域性的,這怕是全球性的災難。”

祁陽聽到傅輕舟的話,震驚,全球性的災難,那不是整個世界都要滅亡的節奏嗎?

傅輕舟看到祁陽要問什麼,淡淡的說道,“你要問什麼便問吧。”

“問你個die,小爺是想說,誰跟你我們,你是你,我是我,不,我跟柳煙。”

祁陽罵罵咧咧的進了屋。

他這麼討厭傅輕舟,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覺得傅輕舟裝逼,有次他問傅輕舟是不是喜歡柳煙,他要是大大方方承認,祁陽還敬他是個男人,可是他說什麼他跟柳煙是朋友。

天天像條哈巴狗一樣粘上來,嘴上還說著不喜歡,真當他是白癡嗎?

不喜歡柳煙難不成還能喜歡他不成。

die!

傅輕舟就是裝逼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