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許思月梁敘言許思月梁敘言,許思月梁敘言許 > 《許思月梁敘言 》 第23章

《許思月梁敘言 》 第23章

《許思月梁敘言》是作家許思月梁敘言創作。該文文筆極佳,內容豐富。書中精彩內容:...《許思月梁敘言》第23章免費試讀她走出彆墅區,打了輛車去了酒店。

許思月想許靜幾天,好好想一想他和梁敘言的關係。

兩個人對彼此冇有瞭解就閃婚了。婚後梁敘言對她的照顧,關心,她很感恩,因為長這麼大,第一次有人這樣溫暖自己。

她要搞搞清楚自己對梁敘言,到底是愛,還是對他的感恩之心。

而公司裡的梁敘言,確實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下wαƞwαƞ午八點的時候,梁敘言的發小,邵千羽回國了。從小她和梁敘言一起長大。自從媽媽去世後,她就是梁敘言唯一有關係的女性。

後來兩個人一起去國外留學。住上下公寓。在梁敘言開始創業的那幾年,廢寢忘食的工作,常常饑不擇食,都是邵千羽每天按時按點拉著他去餐廳吃飯,才讓他的生活不再那麼的雜亂無章。

八點鐘,梁敘言有視頻會議,隻好讓得力助手劉成去機場接邵千羽。

劉成在機場把這個婀娜多姿的大美女接回來後不知道送去哪裡,隻好帶她去恒通集團的總裁辦公室。

“端木哥哥什麼時候回來?”邵千羽的這一問讓劉成一個驚顫。

端木哥哥…這要是讓太太知道總裁的白月光…會天下大亂的。

“邵小姐,總裁在開會,可能還得一會。”

邵千羽手一揮,知道了。

等劉成出去之後,她就在梁敘言的辦公室裡晃盪。坐在他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學著他處理工作的樣子。餘光掃過辦公桌,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咦…一張女人的照片。

照片裡的女人她不認識,但是很美,清純,陽光。

難道是端木哥哥的女朋友?

不可能,不可能。

邵千羽在心底裡否定了一萬遍。

就在她想翻翻抽屜,看看裡麵有冇有這個女孩的資料時,辦公室的門開了,是梁敘言。

“端木哥哥,我好想你啊。”邵千羽一個蹦跳,掛在了梁敘言的身上。

梁敘言拿著手中的檔案,壓根冇有抱她的意思:“下去。”

邵千羽感覺到了梁敘言對她這一行為的小反感,立馬下去了。

“端木哥哥,好久冇見你了,我好想你的呀。”她甜甜一笑,雙眼緊盯著梁敘言的眼神。

梁敘言順勢坐在椅子上,把手中的檔案放在桌子上:“這次回來待多久。”

“端木哥哥,我這次不走了,就留下來陪你。嘻嘻。”邵千羽坐在沙發上,擺弄著自己的美甲。

“你不是不喜歡國內的生活嗎?”梁敘言抬頭看她一眼,又低下頭。

“可是你喜歡啊,你在這裡,我哪也不去。”

“千羽,我已經結婚了,跟你說過很多次,隻把你當妹妹,不該說的話彆亂說。”梁敘言的眼底越來越黑。

“好嘛,好嘛,我知道,我也隻把你當哥哥啊。”邵千羽趕緊順著梁敘言的話說,不然,她知道,梁敘言會立馬把她送去國外的。

之前她就聽圈裡人說梁敘言結婚了,但是她始終不相信。自己陪伴梁敘言那麼多年,他怎麼可能和彆人結婚。但是,當她親耳聽到梁敘言親口說出這句話時,還是很震驚。

“嗯,我讓劉成給你找住的地方,今天先去酒店住一下,待會我還要處理工作。”梁敘言把劉成喊進來,給他安排任務。

並且讓二人新增聯絡方式,最近這段時間邵千羽有事可以找劉成幫忙。

劉成接到這個任務,額頭一層虛汗。他得揹著老闆娘幫wαƞwαƞ老闆照顧情人。

這活,不好乾。

梁敘言去開會了,劉成則送邵千羽去酒店。

在路上,邵千羽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梁敘言是老闆,劉成是梁敘言的助理,秘書,肯定知道老闆娘的事情。

“劉成哥,你們平時很忙嗎?”邵千羽一句哥,讓母胎單身三十年的劉成都快有反應了。

“邵小姐,我們還好。”劉成也不知道這個婀娜多姿的女人和總裁到底什麼關係,不敢亂問,不敢亂說。

“劉成哥,梁敘言他什麼時候結婚的?”

“總裁結婚有一段時間了。”這個劉成隻能實話實說,畢竟上次的結婚酒宴很多人都參加了,也就都知道梁敘言是已婚人士。

“劉成哥,你見過梁敘言的太太嗎?”邵千羽繼續追問。

“見過。”

“劉成哥,她漂亮嗎?是哪家的千金?”

這一連串的問題讓劉成心慌。

怎麼跟查戶口一樣的問了一路。

把邵千羽安頓好後,劉成又趕回了公司。今天晚上,梁敘言要連夜收購一家的公司,非常非常忙。

收購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問題,讓一向許靜的梁敘言都不安了起來。

一晚上不吃不喝,在忙項目。梁敘言的眼神裡都是紅血絲。

天快亮的時候,還是冇有完成收購。隻能先暫停一下,等三天後繼續收購。他去休息室裡小憩了一個多小時。洗漱後,便拿起車鑰匙走向了公司的停車場。

剛打開車門,他就接到了邵千羽的電話:“端木哥哥,荊城早餐都有什麼好吃的呀,你陪我去吃唄,我肚子都餓了。”

“千羽,待會按照我說的做,打開手機,下載外賣,外賣裡什麼都有,想吃什麼就點,我報銷。”梁敘言掛了電話,歸心似箭。一天一夜冇有見到許思月了,甚至冇有一個電話,一條微信。他隻想最短的時間內回家抱抱許思月。

酒店裡的許思月一臉惡意。

回到八號公館的梁敘言一進門就邊換鞋邊喊:“書兒,我回來了,你吃早餐了嗎,我這就做。你想吃什麼?”

空空蕩蕩的房間內安靜的讓人害怕。

“書兒?”

“書兒?”

“書兒?”

梁敘言在彆墅裡大喊了好幾聲,都冇有人迴應。

他去了臥室,猜想許思月在睡覺。

一開臥室的門,整整齊齊的被褥一看就是冇人動過。

桌上的護膚品少了,他打開衣櫃,隻少了她平時穿的衣服。

梁敘言立馬拿出手機給許思月打電話,冇人接。發微信,冇人回。

他的書兒去哪裡了!!!

心急如焚。

一晚上出了什麼事。

梁敘言把林總管叫來詢問,林總管說昨晚他走的時候太太還在彆墅。隻是問了梁敘言晚上會不會回去。

一聽他不回去,除了有點失落,再冇有多說什麼。

梁敘言趕緊給她的閨蜜嚴菲菲打電話。

打了半天冇人接。

他打算直接去許宅找人。

剛上車他又給嚴菲菲打了電話。

“你好,哪位?”

“你好,我是梁敘言wαƞwαƞ,許思月的老公,請問許思月和你在一起嗎?”梁敘言心懸了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