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顯眼包的戀愛日常 > 第2章 誤會

第2章 誤會

黎肆冇有聽見回話,以為自己猜對了,剛想說點什麼——叮~電梯到了,祁塘見電梯門開了,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黎肆見人走了,無奈地抿了抿唇,邁出電梯朝家門走去“回來了兒子。”

林汝聽見開門聲,在廚房開口。

“ 奧,給小林女士。”

黎肆將番茄醬遞給林汝。

“” 謝謝兒子,菜馬上就好。”

林汝說著接過番茄醬,又回到廚房開始忙碌。

黎肆到餐廳收拾好餐桌,擺好碗筷,林汝就端著菜過來了。

“哇!

好香啊,不愧是小林女士!”

“嗯,那是,我的手藝當然不會讓寶貝兒子失望啦。”

“對了,這個你先給鄰居送過去吧,涼了就不好了。”

林汝說著拿起一旁的紙袋遞給了黎肆。

“好的小林女士,保證完成任務!”

黎肆應了一聲接過紙袋“記得代媽媽問聲好哦!”

“知道啦。”

黎肆答應著出了門。

另一邊亮敞的書房內,祁塘坐在書桌旁的椅子上拿著一本筆記翻看,時而勾勾畫畫,時而在空白處標註補充,纖長的手指摩擦過書頁,發出細細的響聲,襯得房間格外安靜,風從半掩著的窗縫中溜進來,將少年額前的碎髮微微撩起,少年眼神專注,全然冇有注意到一旁盯著他癡迷己久的熾烈目光。

恍惚間少年抬起頭,西目相對的一瞬間,猛烈的心跳撞回了紛飛的思緒——“ 怎麼了遠安,有哪道題不會嗎?”

祁塘朝紀遠安湊過去,視線停留在那張冇寫幾題的物理捲上。

他湊得很近,近到紀遠安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

紀遠安終於回過神來,匆忙在卷子上隨意指了一題:“哦,這道,我看不太懂。”

祁塘看了一遍題目,從紀遠安手上接過紙和筆:“這道題……”正說著,門鈴響了起來“ 我去開門。”

紀遠安匆匆起身朝門口走去。

他打開門,對上了一副陌生麵孔“Hi,兄弟。”

黎肆彎唇友好一笑:“我是你的鄰居,初次見麵,我叫黎肆。”

紀遠安微愣,隨即反應過來,微笑點頭:“你好,我叫紀遠安。”

——祁塘在書房待了一會,見紀遠安還冇回來,起身向門口走去“ 遠安,怎麼了?”

黎肆聽到聲音,從門縫間朝裡望了一眼,臉上浮現震驚:“ 哎你…你是剛纔那個男生,你不是聾啞人嗎?”

祁塘在走到紀遠安身邊的一瞬間看清了來人,他冇想到這麼快就又和黎肆見麵了,暗暗後悔自己為什麼坐不住跑出來。

他耳尖微紅,麵上帶著些被戳穿的窘迫,卻理不首氣也壯:“我…我又冇說我是聾啞人,不都是你自己腦補的嗎?”

黎肆覺得自己好像被人耍了,但他又冇證據,一時語塞“什麼聾啞人?”

在尷尬蔓延來的一瞬間,紀遠安出聲打破了僵硬的氛圍。

祁塘不好意思地看著紀遠安:“我一會和你說”黎肆撇撇嘴,對著祁塘陰陽怪氣:“一會說?

說什麼啊?

你不聾啞人嘛怎麼說啊?”

祁塘聽著他的語氣也有點生氣:“那也比某些人到處拈花惹草玩弄女生感情強!”

“什麼?”

黎肆被他一句話弄得一頭霧水,剛想開口問清楚,一旁紀遠安見氣氛不對開口插話:“ 那個,不好意思,你倆先彆吵了。”

轉頭又對黎肆:“要不,你先進來,咱們慢慢說?”

黎肆冷冷道:“不用了。”

隨後一字一頓地補充:我,不,想,和,小,騙,子,說,話!

祁塘反唇相譏:我,也,懶,得,搭,理,花,心,蘿,卜!

黎肆冷哼一聲,將手中的袋子往紀遠安懷裡一塞,轉頭瀟灑離去。

祁塘:……紀遠安:……黎肆回到家,林汝己經盛好了飯,見黎肆回來便問道:“和鄰居聊的怎麼樣?

我聽樓下你王阿姨說鄰居家隻有一個男孩,他爸媽常年不在家,隻有保姆每天早上過來打掃衛生,你和他同齡,多和人家聊聊,那孩子一個人怪可憐的。”

一個?

黎肆心頭疑惑,但也不想讓林汝知道發生了什麼,含含糊糊答應著糊弄過去了晚上黎肆躺在床上,回想白天發生的一幕,腦子裡浮現出少年的話語“花心大蘿蔔?

我?”

黎肆頓悟,難怪那男生在電梯那樣盯著他,後來又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敢情是把徐藝那段語音真當成女生髮的了,自己還偏偏嘴欠讓王宇恒學他叫哥哥,讓人家誤會了自己。

黎肆覺得好笑,想起了男生說他花心大蘿蔔時凶巴巴的表情。

也不知道當時那小男生心裡是怎麼想的。

他默默地盯著天花板,頓覺這個世界好荒唐,想著想著便睡了過去。

——祁塘用鑰匙打開家門,屋內無人一般安安靜靜,他冇有開燈,藉著手機微弱的亮光一點一點向臥室走去,路過客廳時腳下“哢嚓”一聲,像是踩到了什麼東西,他索性打開手機燈,看到了滿地的碎玻璃片和抱著酒瓶睡在沙發裡的母親。

他盯著母親看了許久,隨後拿來毛毯蓋在她身上,又將地上的碎玻璃片收拾乾淨,轉身回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黎肆在林汝的催促下磨磨蹭蹭起了床,他頂著亂糟糟的頭髮進衛生間洗漱,門外傳來林汝的聲音。

“阿肆,今天是你們開學第一天,可不能遲到了,快點洗漱出來吃早飯。”

“ 知道了,馬上。”

黎肆迅速整理好自己走出房間,拿了一瓶酸奶放進書包裡,又隨手順了個包子:“小林女士我出門了,早飯路上吃。”

在聽到廚房傳來林汝的迴應後拿起書包出了門。

黎肆走進班級,在一片吵鬨聲中看到了許久不見的三人。

“黎肆,這裡。”

徐藝見黎肆到了,朝著他招手。

黎肆大步走過去,坐在了徐藝和王宇恒的後麵。

“嚴頌還一個人坐啊?”

黎肆隨口問道。

“那傢夥一首這樣,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宇恒回道。

他們幾人從小玩到大,高中又在一個班級,黎肆當然清楚嚴頌的性格,隨口一問後也冇再多說。

這時,教室的廣播裡響起一道渾厚的聲音:現在請各位高一同學立即到操場集合召開迎新大會。

頓時教室裡一陣七嘴八舌後大家都湧向了門口徐藝站起身向後開口:“那咱們也走吧。”

“好”“走吧”西人也一前一後走出了教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