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係統炸了,我成了係統 > 第1292章 消失的陳尋道

第1292章 消失的陳尋道

-

同一時間,一股近乎融化周遭空間的炙熱威壓,仿若一座厚重山嶽一般,頃刻從‘陳石’體內瀰漫而出!

而‘陳石’的氣息,也在瘋狂暴漲!

築基初期,初期巔峰,築基中期!

直至築基中期,‘陳石’的氣息才漸漸停歇了下來。

“嗤嗤嗤……”

男人周身跳躍而出一朵朵不算亮眼的暗沉幽綠火焰,雨幕落下的時刻,好似落在一片燒紅的烙鐵之上,大片的蒸汽不斷呈現。

而在迷濛水霧之中,渾身被火焰包裹的‘陳石’,恍如地獄惡鬼,讓人見之心悸!

站在晨皓對麵,陳尋道眼底的輕蔑在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變為凝重,最後再變為不可置信!

旁邊的兩個陳石的好友,這一刻更是驚的頭皮發麻,半晌說不出話。

“裝神弄鬼!”陳尋道眼底湧現厲色,一咬牙,揮手一掌拍出!

祖靈歸體的狀態下,他現在這個境界支撐不了太久,因此無法調動更多力量施展靈武,不然以這個狀態施展【千滌劍訣】,威能甚至可以無敵於築基後期之內!

不過雖然無法施展靈武,但單純以他現在的狀態,一招一式,都已經完全處於築基初期巔峰。

哪怕是普通築基強者,都無法抗衡!

看著頃刻成型,並且迎風暴漲,裹挾大量雨幕的十餘米靈力掌印直抵身前,晨皓卻再冇有第一次遇見這一招時候的壓力。

要是按照正常的劇情發展。

陳尋道在怪物世界獲得了一次寶箱獎勵後,現在的境界應該是練氣圓滿。

施展祖靈歸體後,境界也會攀升至築基中期。

現在的話,因為自己的緣故,他冇有在怪物世界獲得好處,相反還虧空了不少氣血。

因此在實力上,現在的陳尋道和之前晨皓麵對他的時候並冇有什麼差彆。

他的實力冇有提升,反而虧空了不少氣血,自己的實力卻在這兩天時間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劍來!”一張手,不遠處地的地上,陳石的佩劍落入晨皓的手中。

看見晨皓手握長劍,陳尋道目光微縮,心中衍生不妙的情緒。

也就在下個呼吸。

“嗡!”劍訣直接自晨皓手中施展開來,萬千劍意絲線頃刻彙聚成一柄長劍,對著前方的靈力巨掌驀然攢射而去!

“哢~”

在兩股攻擊接觸的呼吸之間,那靈力掌印霎時就被劍意彙聚的長劍給轟然穿刺!

掌印崩碎之後,長劍虛影依舊一往無前的對著陳尋道穿刺而去!

“哼!”眼中的凝重攀升到極點,陳尋道雙掌轟然推出兩個靈力掌印!

兩道掌印於長劍虛影轟擊在一起的那一刻,整片街道都爆發出一片可怖的震盪波動!

爆碎的雨霧之中,兩邊房屋轟然坍塌!

連帶著陳尋道設下的隔絕陣法,也在這恐怖的力量衝擊下,而直接潰敗破碎!

“該死!”麵色漲紅的與前方那十足危險的長劍對轟,陳尋道無法預料到情況會脫離掌控到這個地步!

不待陳尋道有任何喘息的機會,眼中靈眸運用出來的陳尋道,立刻就察覺到了身側的空間波動!

“轟!”

一隻仿若獸爪所化的火焰拳頭,帶著坍縮空間的意味,直接朝著他的側身轟擊而至!

“嘭~”

短暫而急促的雨爆聲中,陳尋道像是一塊包裹著石頭的破布,在空中留下一串血線,陡然倒飛射進了剛剛爬出來的那堆廢墟之中!

有著殺敵必補刀思想的晨皓,在一拳將陳尋道砸到廢墟之中後,並未有半分停歇。

對著那片廢墟區域微微張開雙手。

“汩汩汩~”

那片廢墟區域,地麵之中,一團團能量開始與晨皓建立起了聯絡。

這股力量,晨皓的念頭之中,可以瞬間抽取運用給自身,也可以瞬間化作殺伐手段!

他稍稍動用了一點【行路荒蕪】這個技能的力量。

“洶!”

一刹那,陳尋道倒地的廢墟區域之中,轟然爆發出一片幽暗的火焰!

火焰呈現之後,便好似貪婪的惡鬼,瘋狂侵蝕著那片區域的所有生命!

就在晨皓要施加力量,引發火爆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

看了眼遠方的漆黑夜空,心頭低語:“看樣子還是冇法徹底解決這傢夥。”

“也罷,往後慢慢來,就算現在真的殺了他,他還能靠這個趕來的傢夥,開啟另一種神魂重修的辦法,真要那樣的話,劇情反而完全脫離掌控,自廢上帝視角了。”

呢喃一聲,晨皓的力量和意識開始迴歸。

……

“呃!”陳石痛呼一聲,從半空中跌落。

“陳石,陳石!”

王貴跟白扇兩人渾身已經被雨水打濕,看起來分外狼狽。

而在見到那仿若戰神一樣的陳石突然從半空跌落下來,兩人都不由心驚的上前。

“這…這是怎麼了?”陳石捂著發脹的腦袋,看向周圍破敗的環境,顯得有些迷惑。

“陳石兄,你剛剛簡直太猛了!”

“你早說你有這樣的實力啊!可瞞得我們好苦啊!”

兩人一言一語,陳石聽到,臉上也浮現微微的震驚之色。

手掌下意識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發現還在後,他才微微鬆了口氣。

那位前輩果然冇有騙自己,他一出馬,一切都成了定局!

“兩位,這件事還希望你們替我保密。”陳石表情認真的看向麵前的兩人道。

不管怎麼看,這件事都足夠引起一些強者的注意了。

他可不想玉佩因此而被人奪走!

“陳石兄這就看輕我們二人了,你為了救我們而暴露出隱藏這麼深的實力,我們怎麼會告知彆人呢?”王貴和白扇拍著胸脯保證道。

“轟!”

也就在下個呼吸,這片區域的上空,驀然出現一位氣息恐怖的身影!

來人一身白衣,周身雨落不沾,一雙氤氳白光的眼睛,仿若能看破虛妄!

金丹修士!

“眼叔!”白扇看見來人,臉上露出一抹驚喜的高喊道。

天空中的存在看了眼白扇,眉頭微皺,立刻閃身出現在陳石三人麵前。

“是你們三個?”

“眼伯好,眼伯好。”陳石跟王貴禮貌的問好。

雖說他們平日確實不乾正事追求享樂玩鬨,但麵對這等金丹層次的長輩,還是十分拘謹禮貌的。

“這裡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如此情況?”被稱作眼叔的白家金丹強者,看著三人狼狽甚至明顯帶傷的情況,眉頭皺的更深。

“眼叔,我們被人截殺了!”白扇語氣中帶著一陣後怕的講述道。

“截殺?有人敢在古馱城截殺你們三人?!”白眼表情陡然一怒。

目光看向周圍:“難怪有陣法殘留,看來是完全針對於你們三人的。”

“那個殺手呢?”

“在那。”白扇指向不遠處的一堆廢墟。

見到白眼的目光略顯疑惑後,補充道:“那傢夥錯估了我們三人的實力,被我們三合力打敗了。”

不能暴露陳石的秘密,他們也就在隻能這麼講述。

“可那其中並無存在之人啊?”白眼最強的力量,集中的眼睛上。

隻是隨意一眼,他就能看出,那片廢墟之中壓根就冇有任何人存在。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