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係統炸了,我成了係統 > 第1290章 交手

第1290章 交手

-

“好膽,居然敢把注意打到我們三人身上,且還是在城內對我們動手!”瓢潑大雨之中,王貴看見前方真的存在攔路殺手,臉上也不由炸現一抹厲色。

“等我喚我族中長老過來。”白扇對於前方的攔路之人表現的十分不屑。

在城內對他們動手,不需一時三刻,他們家族當中的強者就可以趕來支援!

這般話落,白扇手裡出現一道靈符。

微微一握,靈符碎裂。

也在下一刻,一道訊息飛快傳出。

然而,這道訊息在傳出馬車的那一刻,卻陡然被周邊的一片虛幻空間給阻擋!

“這是……陣法?!”下一刻,王貴當先認出了那隔絕訊息的東西。

表情一陣變換。

同一時間,陳石也顯露凝重。

願以為那個動手的傢夥會顧慮自己身邊這兩位,而放棄這次的行動。

冇想到,自己失策了。

自己輕看了這傢夥的決心。

“前輩,你說這傢夥是為了我古街上買的銅鐘而來?”

“難道前輩知道他是誰?”

陳石回想起之前玉佩之中的提醒話語,不由詢問開口。

“你之前不是見過嗎?截殺你們的,是那個最開始選中銅鐘,叫做陳尋道的小子。”

“陳尋道?!”聽到這個名字,陳石不由低撥出手,顯得無法理解。

“陳尋道不是廢材嗎?前輩為什麼說他的實力碾壓我?”在旁邊兩人視線集中過來的時候,陳石暗自對著晨皓問到。

“那小子的實力,隱藏的很深,不可輕視。”晨皓並未多言,簡單的言語下,傳達出了準確的資訊。

“陳尋道怎麼了?你突然說這傢夥作甚?”邊上的王貴聽見陳石剛剛的低呼聲,此刻不由的詢問道。

“前麵那個截殺我等的傢夥,是陳尋道!”陳石並未隱瞞,直接的告知開口。

“陳尋道?”白扇語調怪異的提高:“陳兄莫不是開玩笑?陳尋道那廢物,現在怕是連練氣境界踏足都夠嗆,有能耐和自信截殺我等?”

“這傢夥一直隱藏著實力,現在甚至很可能達到練氣巔峰,並且掌握陣法,還是應該小心應對纔是!”

“這……”王貴跟白扇聽見陳石滿臉嚴肅的說出這話,原本嬉笑的表情微微收斂了起來。

“嗡!”

就在這一刻,不等車內三人有何動作,前方持劍的陳尋道,已經是於雨幕之中轟然揮斬而出一道耀眼的白色劍光!

“嗤!”

劍意凝練而成的劍光,在練氣後期的力量加持下,陡然彙聚成型。

夜幕下,隻見一道白光劍影,拖拽著大片的冷雨,像是一張薄紙,帶著將馬車一刀兩斷的態勢,直接襲來!

“噗呲~”

前方的馬匹在呼吸之間分割成了兩段,車伕也瞪著眼睛,脖子上出現了一條血痕。

“轟!”

在這道劍光觸及到車廂後,整個車廂也在瞬間爆碎開來!

隻是一刹那的時間,陳石跟白扇以及王貴,就直接翻滾的躲避到了一旁的地麵。

隻剩殘骸的車架,被那劍意一往無前的斬裂開來。

“劍意!這傢夥不但懂陣法,還有劍意!”王貴瞳孔微微一縮。

不管前方的那傢夥是誰,他都確切的感受道了一抹濃重的壓力!

“一起出手!”陳石低吼一聲。

腳步一踏地麵,手掌從腰間的儲物袋上劃過,一柄青鋒長劍落入他的手裡!

“哼!”白扇也是冷哼一聲,手中一柄摺扇翻轉之際,一道威力不俗的靈力攻擊驀然攢射而出,直指前方的黑衣人!

“嗬……”陳尋道麵罩下的嘴角扯了扯,淡漠的笑容中,手中長劍平放在麵前。

“呲呲呲~”

一道道冰冷的白絲,陡然從劍身之上湧出!

“千滌劍訣!”陳尋道出手便是最強靈武之一。

他是來殺人奪寶的,不是來當陪練的,自然要速戰速決!

“歘!”

大片的白絲恍如萬千鋼針一般,轟然對著陳石跟另外兩人籠罩而下!

每一縷劍意構建的絲線,都蘊含著濃鬱的殺伐意味。

直麵迎接這一招的陳石三人,無不目光一凝。

“青鋒劍影!”陳石漲紅著臉,怒吼一聲,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靈武。

呼吸之間,他的麵前,一道虛幻的劍影驀然飛出!

這是一門初階築基靈武,足夠抗衡築基強者!

“白羽暴!”白扇見到陳石施展全力,一咬牙,也是猛然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靈武。

隨著摺扇揮舞而起,大片翎羽恍如柳葉刀一般,撕開雨幕,齊刷刷的朝著前方的陳尋道攻去!

他的這門靈武,是中階築基靈武,比陳石的靈武還要高一個級彆,但卻也因為靈武的級彆過高,他還未修煉圓滿,因此施展出來的威力甚至還要比陳石的【青鋒劍影】弱上一籌。

王貴的實力不怎麼樣,不過也施展出了一門高階練氣靈武。

三人最強靈武釋放的那一刻,也是直接與前方的【千滌劍訣】相撞!

“轟!”

整片街道之中,驀然爆發一片轟鳴巨響!

天上落下的雨幕大片爆碎,地磚塊塊掀開。

“哢哢哢~”

旁邊的一棵老樹在這般恐怖的攻擊之下,隨著一片不堪重負的枝乾炸響聲,而徹底傾塌斷裂!

“蹬蹬蹬~”

兩方,四個人。

在這股交鋒之下,齊齊倒退!

陳尋道一人倒退三步,前方三人倒退十幾步!

“嘩嘩嘩~”

瓢潑大雨之中,雙方陷入了短暫而安靜的對峙。

如此巨大的戰鬥動靜,卻因陣法的緣故,而被死死的鎖在了此地。

“這傢夥可能是陳尋道嗎?這實力,比得上你陳家的陳風雨了吧?!你要說這傢夥是陳風雨還有點可信!”王貴手掌微微顫動,一滴滴鮮血混雜著雨水,從指尖滑落。

陳石並未說話,他心中的凝重已經攀升到了頂點。

玉佩中的前輩說的果然不錯,這傢夥的實力絕對可以碾壓自己!

旁邊的白扇卻在這個檔口扯著嗓子,對著前方的黑衣身影喊道:“陳尋道!你究竟想做什麼?你知道對我們動手的後果嗎?!你承受的住我們背後三大家族的怒火嗎?!”

這句話傳出,處於三人對麵的陳尋道,呼吸猛地一頓。

“這傢夥……”眼睛微微眯起,男人眼底的殺機瞬間濃鬱數倍!

他不明白這幾人怎麼知道的自己的身份,但既然知道了,並且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那就更不能夠留他們活著回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