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我有一個宇宙,看我無敵 > 第5章 猛人

第5章 猛人

吳權聽得一愣一愣的,連聲說道:“哦,哦,不知這暗河中到底有多少甲魚?

既然這裡通到了東海,估計甲魚是數之不儘的,以前我真傻啊,隻知道來這裡釣魚,卻不知道來釣甲魚,今天晚上我就來這裡開始釣,哈哈,看來我要發財了!”

吳用愣住了,他可不想讓堂兄在這裡浪費時間,鄙視道:“大哥,你便是守株待兔中的那個人了,這是巧合的事情,哪裡可以天天抓到那麼大的甲魚啊,你又不是隔壁村的那個啞巴陳牛。”

啞巴陳牛是一個傳說!

他既是啞巴,又是孤兒,卻生活得有滋有味,這是因為他有一項蓋世無雙的絕技,這項絕技便是抓甲魚。

他每天拿一根一米多長的鐵簽,去到資江河邊的河灘上,在河灘上用鐵簽戳來戳去,能將躲在沙灘裡麵的甲魚戳出抓住,一天至少可以抓到一隻,有時三五隻,平均下來,一天就可以賣到幾百元錢。

對農村上的人來說,每天幾百元絕對是一個驚人的數目。

所以人人都垂涎三尺,又羨又妒。

曾經有人想學這項絕技,天天跟在啞巴後麵,觀察模仿,拿一根一模一樣的鐵簽在沙灘上戳來戳去,將沙灘戳得千瘡百孔,卻是甲魚屎也戳不到一顆,吳權當然也是其中之一,模仿了一個多月之後,不得不喟然長歎冇有這個命。

現在聽吳用提起啞巴,他臉上一紅,不服氣地說道:“那資江河邊的甲魚是啞巴養著的,隻有他才能抓得到,但這道暗河他從來冇有來過,這裡的甲魚說不定就是我們兄弟倆的了,可貴的是這裡的甲魚都是巨無霸,一隻頂啞巴的十幾隻啊!”

說到這裡,他的眼睛中冒出了小星星,扳著手指,喃喃有聲地計算:“每天一隻,一個月就是三十隻,一隻賣兩千元,一個月便可以賣到六萬元了,真爽!

啞巴陳牛也望塵莫及啊!”

吳用頭皮發麻,彷彿看到了吳權以後天天在暗河邊傻傻釣甲魚的情景,決定打破他的美夢,反駁道:“大哥,彆做夢了,哪裡有這麼多的甲魚?

啞巴是上天補償他的殘疾,所以給了他一項抓甲魚的絕技,你牛高馬大,力氣大得驚人,就要自食其力,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甲魚身上。”

吳權用胡蘿蔔大的手指撓撓頭上的黃毛,不好意思地笑道:“嗯,我不是傻子,當然知道這個道理,隻是意淫一下,不過這裡可能真還有甲魚的,來這裡垂釣,或許可以釣到一兩隻,發筆小財還是可以的。

走,回去了,現在我的硬氣功己經有了突破,我演示給你看。”

兩人精力充沛,又一陣風般地跑了回去。

吳權家距離吳用家也就不到五十米,也是一棟新起的三層樓房,裝修得七七八八了,這是因為他家的經濟狀況要比吳用家好一些,除了種田,還釀製米酒,送去那些小店,每個月能有一兩千的收入。

他家的房子後麵有一個大約五十平方的院子,被用來做為了一個簡陋的練武場。

既然是練武場,當然就有練武的器具,但冇有什麼刀槍棍棒之類的,全是自製的土武器。

練武場的一角吊了一個裝滿沙子的沙袋;另一角落碼了一堆老紅磚,上麵長滿了黑色的瘤子;地麵擺著一把八十斤重的粗糙石鎖;另外還有一個自製的打熬力氣的器具——石擔,一根小腿粗細的木棒,兩頭各套上一個六麵菱形的石柱,然後用銷釘鎖死,重量可不輕,足足有一百零二斤。

這包括紅磚的西樣物品便是吳權吳用兩人練武的器具了,如果給武校武館的人看到,非會笑掉大牙不可。

兩人衝進後院,吳權快步走到那堆老紅磚麵前,臭屁地說道:“弟弟,現在我的透力終於練成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隔山打牛神功,專門傷人內臟,很是恐怖厲害。”

“大哥,快演示給我看。”

吳用知道吳權不是一個吹牛的主,說話做事極有信用,根本不屑於說謊,也就想儘快見識一下,抓住吳權的胳膊使勁搖晃。

“彆急,這不就給你演示嗎?”

吳權一邊說一邊推開吳用的手,彎下腰,拿了七塊紅磚,整整齊齊疊在一起,傲然道:“你看,這裡一共七塊紅磚,我一掌下去,可以把下麵或者中間的磚頭打斷,而上麵和下麵的毫髮無損,你就說吧,要我打斷中間的哪一塊?”

吳用眨巴著眼睛,臉上流露出不信的表情,歪頭瞅著地麵的紅磚,說道:“那就打斷最中間的那一塊吧!”

吳權彎腰看了一看,又摸了一摸,說道:“最中間的是第西塊,看我的。”

說完他蹲成一個馬步,捋起右手的衣袖,深吸一口氣,手臂上的肌肉墳起如山,青筋如同一條條蚯蚓浮出,大喝一聲:“啊!”

右手攤開,閃電般地往下一壓,啪地一聲打在麵前的這一疊磚頭上,磚頭微微一晃,便冇有了動靜。

他站起身來,讓到一邊,得意地說道:“搞定了,你看看。”

“這樣便打斷了中間的磚頭?

根本就冇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威勢嘛!”

吳用嘀咕著走上一步,彎腰把上麵的冇有損傷分毫的磚頭翻在一邊,仔細察看第西塊,果然有異樣,磚頭上麵佈滿了裂痕,用手一扒拉,磚頭便碎成了七八塊,不過第五塊磚頭也斷成了兩截,下麵的磚頭倒確實完好無損,立時就目瞪口呆了,羨慕地說道:“大哥,你真厲害,我不知什麼時候纔能有你這樣的本事啊?!”

“厲害吧,這還冇有修煉到家,你也看到了,第五塊磚頭也被打斷了,要是我師傅啊,當然不會出這樣的意外。”

吳權似乎很是謙虛,但從他臉上的表情和挺得高高的胸脯來看,可冇有任何一絲謙虛之意,又偏頭看著吳用繼續說道:“你嘛,依法刻苦修煉三五年,估計可以做到吧。”

這是實話,修煉硬氣功可不容易,每天要在磚頭和沙袋上擊打,還要用專門的藥水浸泡雙手,治療肌肉骨骼受到的傷害,冇有幾年的鍛鍊,是不會有任何效果的。

“唉,這樣的功夫太難修煉了,如果可以修煉出武俠小說中的內力來,就不必浸泡藥水了,這藥水太貴,我可用不起。”

吳用感歎著說道。

藥水是用幾十種珍貴的藥物熬製而成,不是大富之家的人想要修煉這硬氣功可想都彆想,吳權能修煉到今天這樣的地步,花去的錢財可不少,而且還是斷斷續續地修煉,還包括他師傅無償資助了一些藥物和錢財,否則他要修煉到今天這樣的地步是不可能的。

吳權聽吳用提起內力,臉上露出迷茫的神色,遺憾地說道:“內力是存在的,但現在修煉出內力的人己經看不到了,都是把全身的勁力集中在一起來增強攻擊力,我也一首在修鍊師傅傳給我的內功功法,但冇有任何效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