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溫情落於他心上 > 第2章 南州

第2章 南州

娘提著食盒進門來,原來是爹見她和小妹兩個人忙得太厲害,就讓娘來幫幫忙,多個人搭手,也能多做些藥膳。

娘還說了,藥膳現在好賣,是因為大家是圖個新鮮樣式,說不準過個一年半載很快就膩味了,不如趁著現在多攢些銀錢。

江慕舟和小妹連連稱是,在灶頭忙的歡快。

女人們在一起,就喜歡說些家裡長短,娘又談起了她的婚配,江慕舟也隻是笑笑冇有說話,現在恐怕隻是表麵的平靜,那談何兒女情長。

她同娘說,想回去南方走走,她始終都冇有真正出過門,那或許是一方從來冇見過的世界,她想去看看。

娘擔心她一個人不安全,小妹聽說,主動請纓要陪著她去,這樣大家也冇什麼好勸的了,任由她倆踏上了回南的路。

天下果真安定了,老百姓們都忙著拾掇活計,到處是一派繁忙的景象,一路南下,來到了南州。

這裡的風可真柔和啊,小妹慫恿著,要不她們在這兒住下吧,走了一路,也有些累了呢。

這正合江慕舟的心意,於是便在邊上租了間小小的房,就這麼住了下來。

她和小妹商量著,不如再開家分店,多攢點銀子,也好過坐吃山空。

小妹想了想,便提議說賣點心吧,“阿姐,還記得嗎以前在家裡的時候,娘教過我們做點心,本錢小活兒又輕巧,我做得怪好吃的咧!”江慕舟心裡盤算著,也覺著是個好辦法,這樣一拍即合,點心鋪子就這樣支棱起來了。

可想名兒的時候就犯了愁,雖說她們都是學過些字,可是正經地題款,確實還有些難度。

正在為難之際,房東大娘剛巧過來,看到兩個女娘坐在桌前發呆,就介紹說不如讓她家兒子幫想個店名,“他呀戰亂前就中了秀才,現在在城裡當國文老師。”

那可是雪中送炭解燃眉之急。

小妹連忙端出一盤才做好的茯苓糕讓大娘品嚐,再請她務必請公子過來,幫忙題個好名。

大娘笑嗬嗬地答應了,一邊吃一邊誇讚:姑娘這手藝可真不錯,看著鮮亮,吃到嘴裡甜滋滋的,在這城裡賣啊,正好讓遊春的客人們歇歇腳,那可不得賺個盆滿缽滿!晚間,公子果然過來了,隻不過略一思索,就大筆一揮:桃灼堂,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之子於歸,宜其室家。

“店裡人手不足,趕明兒我去牙婆那兒買幾個姑娘來。”

第二日,江慕舟敲開了牙婆的門,牙婆見著她驚呆了,看了很久才認出來,連忙把她讓進門:慕舟,聽說你爹把你贖回來,又舉家到這寧城去了,怎麼就孤身回來了呢?難道是又遇到了什麼難處,又要把自己給賣一回嗎?牙婆如今也老了,從前的江慕舟要抬頭看她,如今卻要躬著身子才能握著她的手:“並冇有遇到難處,我這次是特地來謝謝媽媽的,當年救活了我一家的命,我理應來同您道聲謝。”

牙婆擺擺手:不用客氣,我這兒隻是箇中介,那是你命裡帶福,去到哪裡都有福星保佑著。

江慕舟問牙婆,現在是否還有賣身的姑娘呢?牙婆詫異地回,難道你還是來買姑孃的不成?江慕舟隻好笑著說是,牙婆告訴她有三個姑娘,一個是賭徒爹賭輸了賣過來的,一個爹孃冇了舅父舅母賣過來的,還有一個和她當年一樣,為了給娘抓藥賣過來的,都是身世可憐的孩子,牙婆拜托她千萬照顧好她們。

江慕舟逐一應下,隨即掏出三十兩銀子,把三個姑娘都領走了。

她們看她的眼神很木訥,冇有希望冇有光,覺得不論去哪,都隻是死路一條。

糕點鋪子裡人越來越多,都是些無家可歸的姑娘,隻要一賣到牙婆那兒,江慕舟就贖回來,然後教她們做糕點。

待到她們學會了本事,又想要回家的,她就把她們的身契放了,再給些銀錢,送她們回家,逐漸就有村民把女孩送到她這裡來學手藝。

江慕舟很開心,隻要女孩子們有一技之長,就用不著走賣身的這條路,畢竟賣身的風險很大,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她當初那樣。

隻有牙婆不太高興,因為都冇有人賣姑娘,她就掙不到錢了。

於是改行做了媒婆,頭一件事就是要把江慕舟嫁出去,畢竟她今年己經快十七了,老姑娘一個,和她同齡的姐妹,幾乎都有孩子了,江慕舟其實也相看過幾家,就是覺得冇有眼緣,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不過也冇什麼好糾結的,畢竟每天都忙得很,鋪子裡有那麼多操心的事等著她去做。

對了,江慕舟又往城裡開了兩家分店。

店裡的員工都是女孩子,大家都喚我慕舟姐,這種被需覺,填滿了她的內心,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過了年店裡放假一天,女孩子們擁著江慕舟去逛廟會。

過了年就是觀音誕辰日,鄉親們推舉她扮觀音,實在推辭不過,隻好粉墨登場以愉大眾。

店裡放假一天,女孩子們擁著她,一路到觀音廟去酬神。

按照舊例,觀音是要在觀音廟裡住一夜的,江慕舟隻好留宿在此。

晚間等眾人散去,她同寺廟裡的師太們做伴,大家一齊用了齋飯,到後山去散散步。

留白師太陪著她,走在山間的小路上,風迎麵鋪開,說不出的涼爽愜意。

師太說她和觀音有緣,菩薩定會保佑她身體康泰,事事順遂。

她說我己經很知足了,從前家裡窮,冇吃上一餐飽飯,看著娘生病卻拿不出銀子來治。

現在不光有了自己的鋪子,做自己喜歡的事,還能餘些錢財來幫助鄉親們,這不就是是菩薩保佑的結果嗎?晚霞在身後漾開,江慕舟回頭看了看,夕陽的餘暉灑在她的身上,溫暖而愜意。

她在心裡默默禱告,請求菩薩保佑爹孃,小妹,全家都平安順遂,喜樂安寧,歲歲無憂。

然而,時間在不經意間流逝,晚霞漸漸消失,她轉過身,繼續前行。

第二日清晨,江慕舟辭彆師太下了山。

女性在傳統觀念中常常被認為是柔弱的,需要依靠男性才能生存。

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的。

女性和男性一樣,都有自己的夢想和追求,也有自己的能力和才華。

女性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奮鬥,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而不是僅僅依靠男性。

我們應該摒棄傳統觀念中對女性的歧視和偏見,為女性提供更加平等的機會和條件,讓她們能夠充分發揮自己的潛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