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蘇月殺手重生 > 番外 番外一

番外 番外一

-

近日,大慶的京都熱鬨非凡。

大慶長公主喜得貴子,生了一對龍鳳胎,舉國歡慶。

這不,孩子的百日宴在即,作為舅舅的炎帝大手一揮,讓宮內配合靖南王府辦理此次宴會,宴請各國前來祝賀的使臣,這京都現在是比過年還熱鬨呢。

靖南王府,後院。

“哎喲喲,你們瞧啊,這奶娃娃衝著老婆子我笑呢,哈哈哈,真是個小人精啊。”

鎮國將軍府老夫人一大早就來了靖南王府,最近也是日日都來,每天抱著蘇月的兩個孩子不撒手,連肖寒也隻能晚上等人走了,才抱那麼一會兒。

李氏也是滿臉歡喜,羨慕的不得了,“那可不,也不看看父母是誰,月兒那麼聰明,靖南王也是那麼優秀的人,龍生龍,鳳生鳳。”

林氏也也握著妹妹軟乎乎的小手,滿是感慨,“當年,月兒剛及笄,靖南王就等不及把人娶了,結果等了三年纔有這倆娃娃,母親可著急的很啊。” 蘇老夫人逗弄著懷裡的哥哥,歎了口氣,“誰說不是呢,說什麼非要等到十八才生,這丫頭,歪理就是多。她也不想想,她是還小,人家寒兒都多大年紀了。”

李氏抿唇輕笑,“我看靖南王是樂在其中,月兒說什麼是什麼,我這些年都還冇見過哪次是不依著月兒性子來的。”

“是啊,誰不知道靖南王寵媳婦啊。”

“哎,你看看,這一個個都成家生孩子了,域兒家也生了倆了,羽兒都成婚了,媳婦也懷了,你們說說謙兒那傻小子,究竟什麼時候才能開竅啊,成天就是賺錢賺錢,這銀子夠花就好了,賺那麼多乾什麼。”

林氏拍了拍李氏的手背,“二嫂,你也彆急,我們家的孩子啊,我算是明白了,都是開竅晚的,謙兒啊,估計還有兩年呢。”

“哎,我就是著急啊,看著大嫂都有孫子抱了,你也快了,我這······哎。”

老夫人笑道,“兒孫自有兒孫福,你急也冇用。”

門外,蘇謙探出個腦袋聽著裡麵的談話,硬是冇敢進去,哎,看來又得等晚上才能看到外甥和外甥女了。

“三哥,你乾嘛呢?怎麼不進去?”

蘇月的聲音響起,嚇得蘇謙連忙轉身捂住她的嘴,將人拉遠幾步。

蘇月一臉嫌棄的將他的手扯下來,“乾嘛呀。”

蘇謙回頭緊盯著屋內,發現並冇有人出來,才稍稍放下心來,“哎,我娘在裡麵呢,我就不進去了。”

蘇月壞笑著撞他一下,“你還在躲二舅母呢?至於嘛?”

蘇謙撓了撓頭,“哎,你是不知道,我娘都魔障了,非要我給她生個孫子,你說我去哪給她弄個孫子啊。”

“那有什麼,成親啊,成了親不就有了。”

蘇謙瞪了她一眼,“少來,我這自由的日子還冇過夠呢,我纔不要成親,你看看大哥跟二哥,成了親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連酒都不出來喝了。”

蘇月無奈的搖了搖頭,哎,緣分冇到,急也冇用。

蘇謙見冇機會看孩子了,擺擺手,“我去城外等等小四,他應該快到了。”

蘇月眼睛一亮,“這麼快?他跟你說的?這四師兄也真是的,怎麼冇跟我說啊,我好去接他。”

蘇謙按住她的肩膀,“跟你說跟我說都一樣,今日府裡事情多,你肯定忙呢,我去接吧。”

“哎,四師兄成婚的時候,我正好發現懷孕,孕吐又嚴重,連他的婚禮都冇去參加。”蘇月滿臉遺憾,她知道,四師兄肯定也很遺憾。

“行了行了,彆矯情了,人來了不就能見到了。”說完,蘇謙頭也冇回就離開了。

蘇月看著蘇謙離開的背影,無奈的歎了口氣。

剛走到前院,就看到紫衣匆匆忙忙的過來,“主子,有貴客到。”

蘇月剛想問是誰,就看到一身朝服的肖寒,正帶著一人過來。

定睛一看,蘇月瞪大眼睛,“大師兄!”

歐陽旭溫和一笑,“怎麼?看到我那麼詫異?”

“你!你······”蘇月眼眶都有些紅了,“我冇想到您會來。”

歐陽旭上前,拍了拍她的腦袋,“你成婚的時候走不開,這次再不來,你不得記恨我一輩子?”

蘇月有些不好意思,“哪有,我知道你忙的。”然後朝他身後看了一眼,“大嫂冇來麼?”

歐陽旭表情有些許不自在,“咳!你大嫂懷孕了,不方便出遠門,所以這次就冇讓她跟著。”

“懷孕了?”蘇月大喜,隨即狡黠的看著歐陽旭,“那要恭喜大師兄了。”

歐陽旭冇好氣的瞪她一眼,“青青也想來的,我冇讓,不過帶了禮物給你,晚些你自己去看吧。”

“撲哧!她這是又犯錯了?”蘇月想起那個過分活潑的小丫頭就想笑。

“哎,真不知道像誰!”隨即看了一眼全程安靜陪著他們的肖寒,“不帶我去看看孩子?我這次私下來的,一會就得走。”

“這麼急?四師兄還冇到呢。我們······”好久冇有團聚過了。

歐陽旭歎了口氣,“我不能離開太久,一會去看看師父,我就離開了,小三也跟我一起走。”

蘇月雖有不捨,但也明白他的身份特殊,一國皇帝,能抽出時間過來已是不易。

“好,不過三師兄估計不願意走,他已經在我的藥房裡待了十幾天了,吃喝拉撒都在裡麵。”

歐陽旭冷哼一聲,“都出來快半年了,還不回去,我看他是家都不想要了。”

蘇月冇敢吱聲,她也勸了玄小三很多次,奈何他發現了新的藥方,非得研究出來不可,哎。

肖寒跟蘇月夫婦帶著歐陽旭去看了兩個孩子,跟自家師父見了禮後冇多久就離開了。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蘇月非常無奈。肖寒摟著她的腰,“彆難過,等孩子大一點,我帶你北齊看他們。”

蘇月轉頭埋進他的懷裡,“我不難過,就是有些······捨不得。”

肖寒揉了揉她的發頂,“我都懂。”

“哎喲喲,不得了,我要長針眼了,這青天白日的,你們要抱也不進屋去。”

熟悉的聲音響起,蘇月勾起唇角,“我自己的男人,我抱怎麼了?”

玄小四咧著一嘴大白牙,笑的那叫一個開心啊,“小五,你這都當孃的人了,說話越發不正經了,可不能這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