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雙生奪愛殿下獨寵替身太子妃 > 第005章 質問

第005章 質問

太子將手裡的弓箭隨意一丟。

拂袖,走到趙悠妘跟前,一把捏起她的下頜。

細膩綿軟的觸感傳來。

明明看著是一張粗糙到不能再粗糙的一張臉。

疑惑即起。

一旁的周氏以為殿下還不罷休,便連忙哭嚎道:“殿下,您放過她吧,要殺要剮,您朝民婦來便是…嗚嗚……”太子的思緒被打斷。

他俯視女子,幽幽道:“孤是太子,讓你死你便死,讓你生你便生,這次且饒你一回。

今後最好不要讓孤再見到你,否則、就冇這麼好運了。”

言罷,他驀地鬆開手。

轉身,對著武衛兵命令道:“走!”

武衛兵架著清風的屍身隨其下山去。

趙悠妘白著一張臉,看著逐漸遠去的玄色背影,桃花眼裡蓄積的淚水再次決堤而出。

這一世,她與嫡姐是雙生子的秘密暴露時,她得讓太子毫無猶豫地選她。

可太子冷酷如前世……想想,真是任重而道遠。

回神,她看向周氏道:“娘,師父絕不會是細作,是不是?

師父是為了保護我們才犧牲自己的對不對?

師父怎麼那麼傻呀?!

明明我們是可以洗脫嫌疑的啊!

師父作甚跑出來…嗚嗚……”周氏將她攬在懷裡,什麼都冇說,隻是陪著她一起哭。

許久,她突然站起來,向呆坐在院內地上的慕容玉走去。

一把拉起地上的人,她將其推進了一個廂房內,關上門。

“師姐,先前你為何不阻攔師父?!

為何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她在我們麵前死掉?!”

趙悠妘歇斯底裡地質問道。

也許前世,也是師父用自己的性命讓梅影庵躲過一劫。

慕容玉嘴唇顫抖,囁嚅了好一會兒,最後卻一個字都冇說出來。

她不是不想告訴師妹,而是師父之前便交代過,決不能讓師妹知道事實的真相。

沉默。

片刻後,慕容玉才小心措辭道:“師妹,今日如若不見血,那狗太子是絕不會罷休的。

師父,想救我們…所以才……。

放心,他日,我必讓那個狗太子血債血償!”

言罷,她麵目由悲痛轉變為凶狠,眼裡的滔天恨意洶湧著。

那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趙悠妘逐漸冷靜下來,犀利的眼神掃過慕容玉。

她緩緩道:“師姐,此前我如何都想不通太子為何來梅影庵抓細作,眼下,我己想明白。

到底是誰招來的武衛兵,又到底是誰選擇犧牲師父,想必你心裡再清楚不過……”“師妹!

師父不是細作…你、不要胡思亂想。”

慕容玉急急道。

“哦,希望你日後不會後悔吧。”

趙悠妘彆開視線,不再看麵前人。

慕容玉望著她的側臉。

這個陪著自己一起長大的女子,這個她想放在心尖寵愛的女子。

終於開始與她生分。

早知道。

慕容玉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心間瀰漫苦澀,她很無奈,聲音變得異常柔和:“師妹,有時候我真恨你的聰慧…你糊塗一些不好麼?”

趙悠妘轉身,麵朝廂房的門口,道:“後日我便會帶著我娘和姑姑們下山去投奔表姨母,想必師姐自有去處,便也不會再與我們結伴而行了。”

頓了頓,她似在平複心間情緒,過了好一會才繼續道:“師姐,那、那便就此彆過吧。”

話畢,她回頭看了一眼慕容玉,隻一眼,她就收回視線,疾步往門口走去。

慕容玉抬步想要追上去,“師妹…你、你聽我說……”趙悠妘擺手阻止道:“慕容玉,我早就知道你是男兒身。”

聞言,慕容玉驀地止步。

她拉開門,毫不猶豫地離開。

麵前婀娜的背影消失,慕容玉搖著頭苦笑,好一會,他喃喃道:“師父…師妹她什麼都知道啊……”晚間,她撒嬌要和周氏一起睡。

母女二人親密地躺在榻間。

“姨娘,明日記得帶上那對小灰鴿,母親並不打算讓我知道你們的安置處。

所以,等你們安頓好,便讓小灰鴿給我傳信……等我找到機會便偷偷去看你們。”

周氏滿眼疼惜,親昵地摸了摸她的頭,道:“悠悠,真的是委屈你了。

娘原本打算一旦聯絡上你外祖父,便帶你回江南,到時再讓你外祖父為你尋一溫柔體貼的江南男子,你下半輩子也算是無憂了……唉……誰能想到慧兒能有這遭遇、竟得了隱疾,娘心疼你啊…也放心不下你胞姐…她從小不在我們身邊,如若這一遭過不去,她便要獲罪……是娘對不住你啊……”趙悠妘摟緊周氏的胳膊,柔聲道:“娘,悠悠是心甘情願去替阿姊圓房的,您不要自責。”

如今,她還不敢讓周氏知道趙慧妘的真麵目,她怕周氏傷心。

對周氏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

當孃的,誰也不願意相信,自己親生女兒的眼裡從未有過她這個娘。

“娘,明日您可以幫我配製那、那萬疆媚嗎?”

聞言,周氏身形頓了頓。

江南周氏乃藥香世家,所謂“醫傳男,香傳女”,她是家族嫡長女,父親將世代祖傳下來的製藥、製香技藝全部傳給了她。

她天賦稟異,即可炮製救人的藥丸、香品,也可調製各種害人的毒藥、毒香甚至許多奇異之品。

當年,莫不是受趙濼迷惑,為愛與家族決裂,她也不會落到如今的境況。

她歎了一口氣:“悠悠,你要用萬疆媚作甚啊,況且那種藥……於你的身體有礙啊。”

萬疆媚,必須是行事的男女皆要喝下才起效,雖合歡可解藥性,事後卻隻損傷女子的元氣,反而於男子無礙。

趙悠妘抿了抿唇,“娘,日後我再跟您解釋,眼下,您不要問了……就幫幫我,調製些出來,可好?”

周氏沉默了許久,最後,終是點了點頭。

趙悠妘此時心裡有好多悔意,小時候,她太貪玩,師父教她的,姨娘教她的,她皆含糊對待,以致於她學什麼都隻學了個皮毛。

如果她將姨孃的製藥、製香的本事學了個透,哪裡還用向姨娘開口。

便也不會讓姨娘跟著擔憂……收起思緒,她又將之前在丞相府發生的事情,挑揀著說給周氏聽。

周氏便知道,她回璟都,需要為趙慧妘熬製長玉峰的膏方。

於她來說,不是什麼難事。

悠悠那處能長那麼豐滿,都是她的功勞。

夜慢慢深了,母女二人挨不住,雙雙睡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