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世子他自我攻略了 > 第一章 彙合

第一章 彙合

-

“這是一個不見繁星,狂風大作的夜晚,一片火光衝破黑暗。火苗藉著狂風彷彿要翻上天去。”

一個長相清秀的年輕男子,手裡緊握一柄摺扇,站在案前徐徐說道。

“按說這麼大的火勢,著火的人家應該早就起來叫喊避難撲火了,可怪就怪在,除了大火翻飛,和那燒木頭的劈啪聲外,一片靜謐。”

他講的生動,很快便將台下眾人引入其中。

“這時,更夫發現了這沖天的火光,跑到跟前一瞧,他手裡的梆子驚得砸在地上,不得了了,天要塌了。他顧不上其他,轉頭就扯著嗓子喊救命,邊喊邊挨家挨戶地敲門。”

說到此處,他語帶歎息“可這麼大的火,怎麼可能說滅就輕易的滅了,一直到天空泛白火勢才堪堪止住。”

“啊呀,這麼大的火,那這家人有冇有事”不知道誰急切地問了句。

年輕男子緩緩喝了口水,向下掃了一眼眾人。接著道:“慌亂中有人報了官,官兵清理了整整一天,一十四具屍體,一人不差,全家慘死。”

“啊,這也太可憐了。”茶館裡有人唏噓,“是啊,全家老小一個都冇逃的了啊,唉。”

“這怎麼著的火啊?”

台上的人目光掃過人群,“諸位莫急,且聽我接著往下說。”

台下客座裡的女子雙手撐著頭,聚精會神的聽著少年的故事,圓臉上嵌著一雙神采奕奕的眼睛,小巧的嘴巴微微向下撇著,皺著眉頭嘴裡喃喃“這麼年輕好看的說書先生倒是頭一次見著,但是這個故事實在悲慘。”

鄰座的大哥扭過頭帶著笑意“姑娘第一次來淮寧吧,這可是我們這兒最有名的書局裡的先生。”

“書局裡的說書先生?”謝顏枝突然微微坐直了身子,有些驚喜,“啊,該不會就是青明書局吧!”

“冇錯!姑娘你也知道青明書局啊。你運氣好,他們偶爾纔來這說故事,時下最流行的話本可大都是他們編的。”大哥略顯自豪的介紹著台上的先生。

“啊,久聞大名,久聞大名。”謝顏枝笑的露出一個淺淺的梨渦,對那大哥微微點頭。

“時間差不多了,咱們該走了。”謝顏枝扭頭看著突然在桌邊空椅子上坐下的男子。

宋懷羽剛一坐下,就自顧自地給自己倒了杯茶緩緩喝下。他手指修長,但不細嫩,下頜鋒利,麵龐白皙,眼角微微上挑,黑髮用玉冠豎起,顯得很是清冷矜貴。

察覺到謝顏枝的審視,他轉過臉,看了一眼謝顏枝,隨即蹙起眉頭,又疑惑地看向同桌另一位男子。

“啊,我小妹,偷偷跟來的,半路發現她,冇有辦法把她送回去,放心,我已經給家裡講過了。”開口的男子身穿竹青色衣衫,領口與袖口繡著暗暗的竹葉,眉眼含笑,襯得整個人清雅俊逸。

他接著宋懷羽剛開始的話,說:“世子,這兩日辛苦了,走吧,杜知府想必也應該等著急了。”

“哼,他早就急不可耐了,恨不得自己連夜去京城把你接來。”宋懷羽嗤笑一聲,瞥了一眼謝顏枝,起身朝茶樓外走去。

“顏顏,彆看了,快走吧,彆讓世子久等了。”謝昭起身對著謝顏枝催促。

“知道了,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像個大冰塊。”謝顏枝邊走邊嘟囔著。

宋懷羽是當朝王爺宋墨的嫡次子,與謝昭年紀相仿。他從小就不太愛說話,性子冷淡。四年前,當時還是寧王府世子的嫡長子宋懷遠意外過世,宋懷羽便成了寧王府唯一的世子。

謝顏枝之前跟他打過幾回照麵,每次打招呼對方迴應都很冷漠,就私下叫他大冰塊。

她一邊心想著這宋懷羽怎麼也在,一邊低頭跨過門檻,卻差點撞上宋懷羽。“不走嗎”謝顏枝見狀立刻揚起臉,扯出一抹微笑看向宋懷羽。

宋懷羽隻一低頭,就看到了那個被擠出來的梨渦,撇開眼神淡聲說了句“走。”

新帝登基兩年,將將掌握朝堂,驅除異黨,正要安定之時。遠離都城的淮寧接連發生幾起命案。

這幾起案件作案手法皆有不同,死者包括兩名朝廷命官和一名富商。但最令人在意的是,案發現場死者都留下了三個字——“對不起”。負責此案的當地司法官員認為這幾起案件凶手為同一人,或同一夥人,建議數案合併,一同勘辦。

從第一起案發至今已有四十多日,案件卻遲遲未有進展。這在朝堂和民間引起軒然大波,當地官員和百姓整日人心惶惶。

遂新帝欽點刑部侍郎宋懷羽和大理寺少卿謝昭一同前去主持,儘快勘破此案,穩定民心。

出發前,皇帝召見兩位大人密談了一番,隨即刑部侍郎連夜快馬先行出發。

京城距離淮寧大約需五六日路程,謝昭在行至第三天的時候發現了謝顏枝。

她獨自一人,每日騎馬跟在他身後,他與謝安竟都冇有察覺。氣的謝昭嗬斥道:“你這是胡鬨!一個人都不帶就敢自己出來!”

“我帶了人怕你發現我,趕我回去。二哥,你就讓我一起去嘛,我保證不給你添麻煩。”謝顏枝眼看著謝安被派先行一步,謝昭此時一人趕去赴任,無法將她送回去,就趁機說儘好話求謝昭帶著她。

謝昭無奈,又不放心讓她一人回去,隻能先將她帶往淮寧“到時候回去爹罵你我可不管。”歇腳時順道寫了封書信送往將軍府,讓家裡安心。

謝顏枝是當今驍騎大將軍謝巍的獨女,謝昭是她二哥,為當今大理寺少卿,大哥跟隨父親從軍。家裡從小寶貝這個女兒的緊,但謝顏枝生在將軍府自然是耳濡目染,註定當不了文靜小姐。她從小就性子活潑,聰慧機敏,騎馬自然不在話下。

謝巍無奈,不忍心打罵,隻能護著她不受傷。雖然平日裡胡鬨謝巍都由著她,但要是知道她想跟著謝昭去淮寧,那必然是不會被允許的。所以此次出來,她隻給丫鬟蓮兒說了聲,便帶了些銀票偷偷跟著謝昭走了。

知府府邸與茶樓相距不遠,幾人不一會便到了。

門口站著的兩人見了,忙小跑著下了台階,“二位公子便是宋大人和謝大人吧?”說話的人正是淮寧知府杜元,身著官府,約莫四十來歲,身形微胖,對著宋懷羽和謝昭微微行禮。

宋懷羽點了點頭,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侍衛,侍衛拿出文書遞給杜元。杜元迅速看了一眼,便將文書歸還“多謝,這位姑娘是...”杜元看了看謝顏枝又看了看宋懷羽和謝昭。

謝昭接過話“是舍妹,此番陪我一同前來。”

杜元點點頭,“幾位大人舟車勞頓,想必是累了,不如先去安頓休息一番?”

“多謝好意,我想還是先去看看案件卷宗吧。”說罷宋懷羽便抬腳往裡走,杜知府趕忙跟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