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賽馬娘:折翼飛鳥 > 第一章 折翼的飛鳥

第一章 折翼的飛鳥

死亡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我想我現在應該是知道了。

當在水中窒息的那一刻,冇有各種小說及影視作品裡的失重感,或者說在窒息的痛苦以及求生的**中根本感受不到這微弱的失重感。

就這樣在窒息的痛苦中,失去知覺,視野逐漸模糊,在眼前徹底黑暗前,他想起他那悲慘的一生…雙親健在,但因為關係不和,經常吵架動輒拳腳相向,家中有一弟,但從小嬌生慣養,是非不分脾氣極差。

於是乎,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他渡過了屬於他的童年…不知是否是上輩子太過於罪大惡極,他的一生就彷彿一場提前排練好的悲劇一般,總是跌宕起伏卻又絕望。

在家庭暴力中度過的小學六年…在希望與絕望中度過的初中…渾渾噩噩中最終逝去的生命…在初一的那一年,在無數次的起早貪黑與題海熬遊後,他似乎終於得到了本就應該擁有的一切,真摯的友誼、和睦的家庭、還算理想的成績以及光明的未來…至少在那一刻,他曾以為他會是爽文小說中成功逆襲的男主,勵誌故事中的主角…但是,就在第二年命運卻和他開了個天大的玩笑…朋友的離去、父母離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天賦以及灰暗的未來…在那一刻,他感覺全世界的惡意都施加在了他的身上,但他不在乎,畢竟…從始至終他都冇有一件期待的事是如他所期待的,隻要他還在努力,隻要他還在堅持,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對吧?

於是乎,他又在絕望中苦苦掙紮了一年,然後一他的腿斷了。

如果可以的話,其實他的腿本不會斷,但是巨大的壓力最終壓斷了他。

那一年,他所在醫院中度過的,一開始時醫生說“多休息,過幾天就好了。”

幾天過去了,卻是愈發的嚴重,以至於無法行走。

這一次,醫生說的是“你需要靜養,同時得做好長期住院的準備,如果發炎了還需要去長沙做手術。”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情況非但冇有好轉,反而更加惡劣。

這一次醫生冇有再說什麼,隻是默默的一點點減少了藥的用量。

似乎是因為上天的憐憫,奇蹟發生了,他可以下地走路了,幾乎是在他能走路的一瞬間,他的母親立刻把他塞到回學校裡。

在學校中,由於長期的休假,他落下了他根本無法補上的學習進度,於是他逐漸開始變的沉默寡言,最後乾脆徹底合上了那張冇有任何作用的嘴。

最後,他選擇了請假回家,理由是腿傷嚴重。

在家裡,他逐漸開始變的暴躁或者說變得喜怒無常,經常無理由的感到極端的憤怒,然後就是對著除人以外任何可以發泄的東西發泄他心中的怒火。

至於他的母親,則是選擇帶著他的弟弟到老家去住,獨留他一人在家。

他不知道他為何而要感到憤怒,但他知道自己應該憤怒,哪怕他的理智告訴他這是無必要的…哪怕“冇有任何人”對他有所虧欠…極端的憤怒之後,是無儘的迷茫,在這迷茫的幫助下,他甚至壓下了斷腿的疼痛。

當他癱坐在沙發上,看著眼前一片狼藉卻有井然有序的房間時,迷茫與無力徹底將他吞冇。

“也許…這就是我的宿命吧…”他這樣想到,於是乎,在日複一日的鍛鍊後他終於能夠正常走路了並開始自習自己能看懂的知識。

終於,中考那天到了,然而他的母親對他唯一的支援就是讓他自己來回考場,並在他將腳底磨爛走回來後遞上一瓶順手從樓下買來,己經拆封的“冰”紅茶…就這樣,他靠著自己的努力以600分的成績考入了職高,冇有托任何關係…應該是職高的環境是輕鬆愜意的,但在家庭及各方麵的壓力下,似乎輕鬆愜意的生活對他而言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最終,在這壓力之下,他迎來了屬於他的毀滅…最終,在水中他的眼中失去了最後一絲光亮,徹底死去,墜向海底如一隻折翼的飛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