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如意狼君 > 撿狼

撿狼

-

林中幽冷,連日的暴雨澆注下,泥中混著水,人踩在上頭深一腳淺一腳。

趙遇安身穿蓑衣,揹著大竹筐,走的累極了,他舉著火把四處打量,邊喊道:“有人嗎?”

周圍安靜地隻能聽見他的回聲,不遠處依稀可見幾點火光,是趙家村裡的人。

人處在黑暗環境中總是會不自禁產生幻想,趙遇安今日算是體會到了,他縮著腦袋打探周圍,隻聽見自己呼哧喘氣的聲音。

忽然頭頂一陣嘩啦啦的響聲,嚇得他一個踉蹌,趙遇安快速回頭,就見到一隻貓頭鷹站在枝椏上歪著頭看他,發出咕咕的動靜。

趙遇安舒了口氣,“你個臭鳥,好端端嚇人做甚!”他撿起地上的爛泥巴扔過去,泥巴砸在樹枝上一顫一顫的,鳥一甩翅膀飛離此地。

趙遇安拍拍胸口想,下次再有這差事可不敢接了,心臟病差點嚇出來。

這幾日天氣惡劣,暴雨如注,村裡的活計都停了,隻待老天爺放晴,哪知趙遇安睡著冇一會兒,裡正帶著人在村裡敲鑼打鼓地喊村人彙合,說是有個商隊前幾日從後山過路時被山洪衝散,商隊的管事倖存下來急忙散出訊息,誰能找到他家主子,賞金一萬兩!

一萬兩,在村裡這種一兩能用一年的經濟環境中,可謂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吸引力。

即便豆大的雨還冇停,後有山洪之脅,就衝這一萬兩的賞金,烏泱泱幾個村子的人舉火把進山。

趙遇安也不能免俗。

他這輩子雖說轉世成了大戶人家的子嗣,然而這吳洲趙氏家大業大,子孫眾多,趙遇安還是庶子,自然不得重視。秉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趙遇安老老實實守著月例過活。

若是走運得了這一萬兩,再做點小生意,後半輩子可就安穩了。

趙遇安想的簡單,可等他收拾傢夥進山後,哪還有雄心壯誌,一點點風吹草動都叫他這個怕鬼星人惶恐。

奈何這片林子實在又大又偏,其他村民估摸著山洪不會流經此處,因此隻有趙遇安一人瞎摸進來這裡。

時間快過去1個小時,趙遇安習慣用現代的時間表,他一邊走一邊在路旁的樹身刻下記號。

“再走十五分鐘,還找不到人就回去。”趙遇安自言自語道。

又過了片刻,突然,趙遇安聽見周圍有嗚嗚咽咽的聲音,他心中緊張,乾渴的嗓子一咽,腦中不斷浮現恐怖片中鬼怪的模樣。

他大喝一聲:“誰在那?”

“——嗚嗚嗚汪”

趙遇安想到此界話本子中,常愛說無人深山日久就有精怪盤踞,而趙家村也時常流傳後山的驚異見聞,他更害怕了。

趙遇安舉起火把,朝著周圍揮動,哆嗦著,“我誤闖此地尋人,若是打擾了您,還請您大人大量寬恕在下。”

那聲音冇停,依舊嗚嗚咽嚥著。

趙遇安頭皮發麻,就在他準備跑的時候,餘光中發現幾步外的地方被枯樹壓著一座馬車。若不是方纔揮動火把,還真看不出來。

馬車表麵沾了汙泥,但不掩精緻華貴,不像是久埋於此的廢棄馬車。

趙遇安一喜,莫不是讓他找著那富商了?

趙遇安強裝鎮定,他扭頭看看四周,心道,若是真有精怪,隻怕早就現身吃了他,至於奇怪的聲音,應該也是和先前遇到的貓頭鷹一樣,是某種動物發出的吧。

“...假的都是假的,可彆自己嚇自己了。”

趙遇安隻感覺眼前的馬車漸漸變成一堆白花花的銀子,正在向他招手。

他大步上前將馬車的簾子一掀開,欣喜的神色瞬間石化。

“啊?”

——馬車裡臥著一隻似狗非狗的生物,正發出細弱的嗚咽聲。

趙遇安心中一窒,“這這這...”

幻覺中白花花的銀子和眼前毛絨絨的玩意兒不斷交融,最終變成一隻白毛狗呈現眼底。

可能被趙遇安九轉十八彎的聲音驚到,惹得白毛狗兩隻尖耳朵撇成飛機耳,但依然沉沉伏在馬車內冇動。

是狗吧,他想,方纔那叫聲嗚嗚汪汪的。

趙遇安尚來不及消化心情,膽子也大起來,他手持木棍戳在狗腦袋上,冇有動靜,他又戳了戳,見它還是不動,確實是昏睡著,於是直接上手揉摸對方毛絨絨的腦袋。

觸手溫熱有體溫,是個活物,趙遇安放下心來。

趙遇安對它油光水滑的皮毛愛不釋手,像是一匹發光的綢緞,雖然濕漉漉的,但手感很好,可見主人家養的精細。

他對著白毛狗打量,掰開對方的眼皮,隻見眼瞳充血,不知是不是撞到頭所致。對方的左後腿也有傷,似乎是被損壞的馬車內壁卡住,血流一地,龐大的身軀即便處於昏迷中也在顫抖,可見是疼得很了。

偌大的馬車內一眼看完,確實隻有這麼個傢夥在。

趙遇安無奈苦笑:“還當是找到富商了,結果卻是你這個大傢夥趴在馬車裡,你主人呢?”

許是貪戀他手中的溫暖,大狗無意識蹭了蹭趙遇安的手心。

“罷了罷了,你家主人既讓你乘坐如此華貴的馬車,又養的這麼好,應該是很喜歡你的,碰上我算你走運。”

趙遇安說完靈光一閃,對啊,若是救了這隻狗,到時送回主人家應該也能有錢拿,不虧不虧。

說罷就動手,他從竹筐裡取出工具,原本是怕找到人後萬一對方受了傷,有備無患,結果用在了這條大狗身上。

趙遇安忙活好一會兒才停下手,隻見大狗腿上的毛髮被剪得七零八落,有些位置甚至露出來粉嫩的皮肉,整條後腿被布裹的嚴實而臃腫,對方癱在地上一無所知。

趙遇安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的手藝實在不好,心中默默祈禱主人家不會怪罪。

“也不知人用的藥給你用能不能起效。”

趙遇安一合計,把大狗交給商隊管事總不會出錯。

這傢夥連坐的馬車都如此貴重,管事跟在主人家身邊做事,肯定知道它的重要性。

趙遇安將它拖進竹筐裡,可體型實在太大,身長幾乎到趙遇安胸口。兩個前腿和腦袋隻好抵在他肩膀上,隨著他走路的動作一晃一晃的。

趙遇安一手一個狗腿,肩上晃悠著吐露舌頭的狗頭,他時不時摸摸這,摸摸那,忽然覺得回去的路也冇那麼讓人害怕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