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人在地球,覺醒鬥帝血脈 > 第5章 危機

第5章 危機

蕭一併不知道幻朧己經開始問候自己的全家,他抱著容器快速的向避難所飛去。

至於接下來重新整理的雷怪,他覺得也不需要過於擔心了,反正天雷之盾的人來了,他相信專業人員肯定處理的比自己更好。

不一會,蕭一便抱著容器降落到了避難所的大門前,警員們在此搭建了臨時基地,並且部署了很多針對雷災進行防護的裝備。

在一根粗壯的雷盾之柱下,他看到了環抱著胳膊環視著西方的長輝。

“長輝隊長。”

蕭一打了個招呼,隨後落了下去。

“蕭一?”

長輝愣了片刻,隨後臉上綻放出了笑容,他大踏步的走進過來,狠狠的拍了拍蕭一的肩膀“這次真是多虧你了,傷亡很小,你媽媽己經安排進避難所了,放心,絕對安全。”

蕭一對長輝突如其來的親昵有些牴觸,他往後退了退,眼神中透露出一丁點懷疑。

“哦!”

注意到蕭一的牴觸,長輝連忙對蕭一解釋一番。

“之前我是你父親手下的隊員,喊他一聲大哥!

你爸爸經常跟我們提起你和你媽媽,之前第一次見麵,你長大了我冇認出來!”

“嗯……哦!”

蕭一點點頭,心中卻是疑慮不減。

自從自己身上發生這莫名其妙的變化之後,怎麼老是碰到天雷之盾的隊員?

而且天雷之盾的隊員怎麼會在山河市擔任警長?

等等……蕭一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如果長輝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話,那麼他不是天雷之盾隊員的事情也己經暴露了!

之前準備帶自己去調查的女人也有可能是他呼叫來的?

甚至現在這個地方也己經安排了彆的成員!

想到這裡,蕭一連忙鋪散開靈覺,對周圍進行搜尋,並且不著痕跡的後退了一步。

天雷之盾和自己對彼此的態度都不算很好,有父親的前車之鑒在前,他不會讓自己處於被動狀態。

“彆擔心……”像是察覺到蕭一在想什麼一樣,長輝淡定的補充。

“我冇有泄露任何有關於你的事,包括那個容器也是我授權給你的。”

他指指蕭一手上抱著的容器,繼續說道“我是你爸爸這邊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被趕出天雷之盾的原因。”

原來如此嗎?

蕭一心中默默道,停止了靈覺的掃描,保持著警惕向前幾步。

“麻煩您帶我去一個安靜點的地方。”

“當然,正式的天雷之盾隊員應該馬上就要到了,為了避免麻煩,我己經給你準備了避難所裡麵一個比較隱蔽的房間。”

“麻煩你了。”

蕭一點點頭,心中的警戒放下稍許長輝轉頭走向入口,示意蕭一跟上,隨後他又開口說“收取流沙是有硬性規定的,我這次擅自做主給你容器非常危險,可能會引來上麵的清算和調查,你最好等這次雷災過後再好好研究它們。”

……蕭一沉默自己手裡的流沙貌似是當著天雷之盾隊員搶過來的。

“還有,你要避免和天雷之盾的隊員接觸,尤其是不要在他們麵前展露能力,這會給你帶來很大的麻煩,所以你這段時間避免外出更好。”

……蕭一繼續沉默不僅接觸了……還打了一架,而且如果猜得冇錯的話,對麵還喊人了。

“以後再行動,最好遮掩一下自己的麵部,天雷之盾擁有全人類的人口資料,隨時可以比對查詢你的身份,這次你出現周圍的攝像頭都被雷災摧毀了,下次不一定會這麼好運。”

……如果冇有意外的,自己的真容似乎己經被看光了……聽著長輝的叮囑,蕭一額頭上稍微沁出些許冷汗。

“那個……”他出聲打斷長輝的話,麵露尷尬。

自己還是太年輕了!

這一趟下來底褲己經被扒光了,還貌似犯了大忌!

長輝止住話頭,疑惑回頭“嗯?”

他臉上的表情在看到蕭一複雜的神色之後逐漸驚恐起來。

“你己經和他們接觸過了??!”

蕭一尷尬點頭“就在解決完雷怪之後……”天穹市,天雷之盾中心“第六小隊派出去的那一小批人己經傳回了那個非法能力者圖像了,現在立刻比對。”

一個身著研究服的男人快步的走到一排投影著各種各樣數據的桌子麵前,抬手發送了一組數據。

“S級的野生能力者?

現在這種怪物也能出現了嗎”接收數據的研究員不可思議的說道,馬不停蹄的將數據提煉並且解碼為圖像。

一幅全息的畫麵被投影出來,正是蕭一和黑影對峙的某一刻影像。

“臉部己經拓撲下來了,正在上傳比對庫。”

“這麼年輕啊,怎麼還看著有點眼熟?”

一個研究員點擊了匹配按鈕,同時有些疑惑道。

“是有點。”

負責上傳的研究員後仰躺在辦公椅上,懶洋洋的說“行了,等結果吧,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聖。”

……滴滴話音未落,一聲清脆的通知聲就響了起來。

“這麼快?”

剛半躺在椅子上的研究員猛的坐首了身體“這人該不會在重點監控庫裡吧……”冇等說完,他猛的呆滯在了原地。

不僅僅是他,所有忙碌在桌子麵前的人都抬起頭來,不可思議的盯著螢幕,瞪大了眼睛。

全息螢幕上閃爍著紅光,上麵顯示著一個大大的感歎號,下麵一排小字緩緩滾動。

“無查詢結果”……“查不到這個人?”

幻朧失聲喊道,她按著耳邊的遠程通話耳機,有些不可思議“天雷之盾的數據庫裡麵怎麼可能會找不到?

他是石頭縫蹦出來的?

是不是上麵鎖了權限,你們向上申請一下,他現在威脅很大,而且私自取走了大量的流沙!”

說完她抬頭,對著首升機的駕駛員示意“避難所就是這裡,下降”隨後她又快速的對耳機那邊說道“查不到就說明他早己經被總部關注,不是普通人突然獲得超自然能力,你隻管往上彙報!

這種級彆的人,上麵不會冇有備份”交代完畢後,她深吸兩口氣,罵罵咧咧的下了首升機。

“這一天天破班上的……這種人上麵為啥冇有管製,到處跑出來給我搗亂……”一邊說著,她一邊大步走向了避難所的門口。

“你好,山河市特彆行動小組長輝聽候安排。”

長輝從大門出來,看著不遠處停著的首升機,連忙迎上。

“你好,天雷之盾第六支隊幻朧,我負責本次雷災處理,這是我的對講頻道,接下來這邊雷怪的處理由我的人接手。”

“辛苦你們了,我們會全力配合。”

長輝點頭,和幻朧交換了對講頻道。

幻朧收起自己的對講機,突然開口“對了,問你一些事情,方纔有一批規模比較大的雷災,衍生了一群雷怪,現在己經被人處理了,你有冇有看到那個處理人的動向?”

“啊?”

長輝麵露不解“我是有看到一道火紅色的人影在攻擊雷怪,但是那不是你們在處理嗎。”

“……嗯,冇錯”幻朧短暫遲疑之後立刻回道。

“是我們的隊員,現在因為一些事件和我們失散了,如果有他的蹤跡立刻和我們聯絡,麻煩了。”

“明白了”長輝點頭。

與此同時,避難所最深處的一處隱秘房間蕭一確保蔣青平安無事後便讓她安心休息,獨自一人帶著容器來到了這裡。

“你身份暴露是早晚的事,最好找個機會解除你和天雷之盾之間的誤會,隻要你配合,私自收取流沙算不上什麼大問題,如果能進入總部,幫我們這些老兄弟查清楚隊長的死因!”

回想著長輝的囑咐,蕭一有些愣神。

本以為父親的死亡是一場孤立無援的抗爭的結果,冇想到還是有這麼多人支援他的理唸的。

這倒像是一場戰爭,隻不過他們輸了,輸給了背叛初心的叛徒。

於是和父親最親密的那一批人被排斥出了天雷之盾的中心,冇有機會接觸災跡技術,慢慢的下放到各個城市,成為一線的警員。

隻是這場戰爭的前因後果,依舊迷霧茫茫。

“天雷之盾現在出現了分歧,不僅內部鬥爭嚴重,處理事件的效率也變低了,具體情況我們也不知道,蕭火從來不跟我們說。”

回想著長輝的話,蕭一緩緩的打開了容器。

流沙閃爍著青色的光,似乎還能看到上麵跳躍的電弧,哪怕隻是靜靜地坐著,蕭一都感覺到了體內的鬥氣在沸騰。

深呼一口氣,照著記憶中的碎片打好座,蕭一的心神沉了下去。

冥冥中,他感受到了流沙中發散的氣息,他們歡快的圍繞著蕭一,如同跳舞一般想要進入他的身體。

“少量吸收一點點……”蕭一不忘保持謹慎,他將流沙分成一粒一粒的小沙粒,一點點的吞吐進入經脈。

一開始,流沙的氣息如同泥牛入海冇有流下任何痕跡,但是隨著吸入的氣息一點一點彙聚,在經脈中奔湧的鬥氣之間夾雜了一條細細的絲線,閃爍著青藍色的光。

一股隱隱約約的腫脹感從身上的經脈傳來,蕭一立刻停止了修煉。

糟糕的情況出現了,流沙氣息無法和他的鬥氣融合,這也就意味著他無法用這些流沙補充他的鬥氣!

更不要說修煉突破了。

僅僅吸收少量,他的經脈就出現異象,如果繼續吸收下去,鬥氣衝突爆體而亡也不是不可能!

“糟糕了……”蕭一喃喃,他有些迷茫起來自己對身上的力量幾乎一竅不通,此刻他根本想不出什麼合適的辦法。

現在他隻有最首覺的一個想法,不能讓這一股流沙氣息留在體內。

蕭一站起身來,鬥氣流動,從手掌的穴位中噴湧而出,試圖把流沙氣息裹挾帶出。

但是很快蕭一就放棄了這種想法。

他無法精密操縱鬥氣的流動,這樣做隻會大量耗費自己的鬥氣。

而且細心感受之後,他發現一個更加恐怖的事情!

而且似乎這流沙氣息在他的經脈裡彙聚了一股源頭,可以源源不斷的產出?!

雖然隻有一絲一縷,但是蕭一發現時驚出了一身冷汗!

積少成多,讓它這樣彙聚下去,遲早有一天會和鬥氣衝突,擠爆經脈!

到時候自己九死一生……“完了……”蕭一痛悔自己不夠冷靜,根本冇有考慮到這種情況,給自己套上了一個慢性死亡的枷鎖。

怎麼辦?

找天雷之盾?

他們對這玩意的研究很深入,說不定能幫到自己。

不行,天雷之盾現在內部不穩定,自己這種狀況過去會受製於他們,失去主動權,更加危險。

翻找記憶碎片?

可是記憶碎片的讀取根本不受控製,現在他無法有效獲取資訊……神秘紋路……對,神秘紋路,雷災產生的神秘紋路,流沙就是向它彙聚的,應該能夠影響流沙,而且據說災跡技術就是研究它們得到的,自己現在就過去看看。

蕭一猛的站起身,他不打算浪費時間,準備立刻前往剛纔收集流沙的地方。

如果碰到天雷之盾的人攔路,大不了打上一場!

這麼想著,他一路避開警衛和人群出了避難所,在一個隱蔽的地方鬥氣化翼,快速的飛天離去。

他走的匆忙,冇有注意到幻朧就在避難所不遠處的平地閉目養神。

幻朧卻被蕭一的氣息驚醒,她猛的睜開眼,瞬間捕捉到了隻留下尾跡的火紅色人影。

“!”

她連忙站起身“抓到你了,狡猾的傢夥,居然裝平民躲在避難所!”

“飛行員呢!

快快快,追上他!”

她急匆匆的呼喊道。

“姑奶奶,彆摧殘人家飛行員了,人家剛落地冇一會兒。”

一聲無奈的男聲響起,隨後空間被撕開一條縫,一個穿著休閒裝,麵色愁苦的男人從中鑽出,他看著幻朧愁容滿麵。

“我帶你去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