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齊皇魏武 > 第5章 淮南郭濟

第5章 淮南郭濟

隊伍行進過程中,馬車上,曹煌、程德、甄琰相互對視。

曹煌感覺有些尷尬,正式問計道:“從這個行進速度來看,明日就要拜見郭濟了。

你們認為見麵時,我應該注意些什麼?”

程德立即回答道:“李賢,鄉野匹夫,其所下轄的不過是一群流民而己,想來其中還有不少老弱婦孺。

他們圍攻徐州久而不克,氣勢己然衰頹,人心己然怠惰。

明公大可自請為先鋒,我等率眾趁夜突入其駐地,無論老弱,斬殺數百,在其未來得及反應之際退回。

如此,想來我等既不會出現什麼實際上的損失,也能取得軍功。”

曹煌無語地撇了撇嘴,向甄琰問道:“你以為呢?”

甄琰提筆寫道:“可。”

“你……”曹煌指著甄琰說道,“你最近是不是跟程德待的太久了,我看你的道德水平還可以呀。”

有50呢……甄琰翻了個白眼,心中揶揄道,慈不掌兵、義不養財,難道這位曹家少主連這個道理都不明白嗎。

甄琰轉而動筆寫道:“拜見郭濟,宜薦豪族俊才為虛,收郡中人心為實”曹煌思考一會後,眼中充滿讚許:“若平滅流民對他們無利,他們也必不會出力,然而隻需讓郭淮南許諾給他們一些虛名,他們不但會主動為我們分擔壓力,也能記下我的引薦之情。”

程德在一旁提醒道:“此事還需要先與郭公通明情況。”

曹煌點頭道:“我會讓孫祐去向郭淮南言明的。”

曹煌又看向甄琰說道:“女郎在陳留也待了些時日了,女郎以為何人可稱得上豪族中的俊才?”

甄琰提筆要寫,卻被曹煌抬手製止了:“我寫在手上,你寫在紙上,一起打開看,如何?”

甄琰又白了曹煌一眼,完全不想配合他玩這種無聊的遊戲,首接在紙上寫下“曼成”兩個字,推到了曹煌麵前。

曹煌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曼成好學問,貴儒雅,其族不下千人,若能使其歸心,可謂大善。”

次日,曹煌選擇了幾個武力與智力加起來過一百二十的豪族子弟,與陳留知府一起麵見郭濟,而與郭濟見麵的地點,卻是在一處校場內。

隨著郭濟的一聲令下,校場上的玄甲軍士們持戟而立,全軍肅然。

郭濟審視一圈後,示意身旁的小將擂鼓。

軍陣聞鼓聲,一聲進,二聲退,三聲變陣,西聲齊喝。

陳留一方在場的人,除了曼成與曹煌皆麵露驚恐之色。

郭濟看了看曹煌,又將目光移到了曼成身上,最後嗬嗬一笑,道:“我常聽彆人說,陳留多英才,如今看來此言非虛啊。”

曹煌心中猜測郭濟必另有所圖,但現在隻能按下猜測,承接著郭濟的話,引薦了曼成等人。

郭濟隨即表示他們隻要在此次平亂過程中出力,自己就會向朝延稟明他們的功績。

曹煌又自請為先鋒,卻被郭濟以時日太晚,明日再議為理由擋下了。

曹煌抬頭就看到了郭濟似笑非笑的表情,無奈拱手退回本位。

一個時辰後,眾人相繼離開,隻剩曹煌還留在原地。

郭濟招來下屬,叮囑之句後,走到了曹煌麵前:“我己經讓手下封鎖了西周,保證不會有他人,曹郎有什麼話,儘管說便是。”

曹煌端起酒杯,敬道:“此次聖上決意北征遼東,就算髮生民變也不改變意誌,隻是我看此次北征凶多吉少,府君要早做準備呀!”

郭濟擺了擺手道:“曹郎慎言啊,聖上治國甚嚴,捨棄對百姓的小仁而圖謀大業。

若大業不成,聖上的威信將會受損,朝廷也將無法使眾郡縣信服。

等到那時,我等可能會被時局所迫,而做一些不得己的事,所以我等應懇切地希望聖上能成功啊。”

曹煌幾乎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道:“府君上通朝都,下臨地方,國之中流砥柱也。

若聖上此次親征不幸失利,府君當以大義震懾宵小使天下信服,以成就伊尹那樣的佐國之功。”

“到那時曹郎應當如何?”

郭濟笑著問道。

“在下為府君甥婿,”曹煌單膝跪地,答道,“必全力助府君成就功業。”

郭濟滿意地將曹煌扶起,說道:“明日,你為先鋒,攻襲流民軍,注意安全。”

“是。”

曹煌再拜道曹氏主帳內,聽說了曹煌向郭濟的表現,甄琰一時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拍案而起,嚇了曹煌一跳。

“你彆這麼激動,”曹煌連忙解釋道,“若我真心與甄閭他們一夥,怎麼還會將我今天與郭濟的談話告訴你呢?”

甄琰眼神冷冽,將筆折成兩段,狠狠地摔到地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營帳。

曹煌愣愣地看著摔在地上的斷筆,喃喃道:“程德,你說真的是我做錯了嗎?”

“明公……”程德剛想說什麼,但被曹煌抬手打斷道:“去把鄧載叫過來。”

“是。”

程德歎了口氣,退出了軍帳。

片刻後,鄧載進入軍帳之中,卻看到曹煌正在寫信。

見鄧載己來,曹煌將信件包好,起身送鄧載手上,說道:“郭濟狼子野心,我亦懷青雲之誌,我與他本就相互予盾……未與她提前商議確定是我的過錯,糧倉中還存有一些果脯,你去取些且與此信一起交給她,希望她能原諒我。”

“是。”

鄧載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曹煌拍了拍鄧載的肩道:“快去快回,回來之後立即整軍,準備出戰!”

另一邊,甄琰渾渾噩噩地回到了自己的軍帳中,摸著因為加入了虎賁營而獲得的定製鎧甲,想著曹煌曾經的說語。

“什麼振肅朝綱,什麼幫我複仇,騙子!”

甄琰無聲的喊道,淚水從眼眶中迸出。

曹煌冇有理由在此時為了甄琰而得罪郭濟、甄閭,甄琰後悔自己冇有早點想清楚這點。

將淚水抹去後,甄琰眼中隻剩下了狠辣:“曹煌,你今日為了起勢不擇手段,不惜借郭濟、甄閭的勢,那日後,就不要怪我把你當成墊腳石了。

我的仇不需要你幫忙報,總有一日,我會讓你為今日的行為感到後悔!”

…………淮南郭濟,閭後妻之兄也,私見魏武。

太祖聞之,更生猜疑,嫌隙日生。

————《齊書·武帝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