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女神係統跪著給我吃糖[娛樂圈] > 第1章

第1章

-

許栗糖高考結束後,跟塑料姐妹去唱K,結果那天玩太嗨,人冇了。

本來其實許栗糖勉強可以接受這個既定的事實,但她冇能想到剛死就被人直接複活帶她到另一個世界,要她打工。

許栗糖:……其實可以不必複活的!

還有咋了不等她放完假上學再死,還她暑假啊啊啊!

許栗糖悲傷卻無可奈何的在大街上隨意地四處亂走,最終一雙平底鞋停在了前麵一堆人排隊的早餐店,久久冇進去。

好香的味道,冇錢的她,哈哈哈。

[係統係統,你給我出來!我做任務還不行嗎,我答應了,給我出來我知道你在。]

[叮!親,我在的呢,正給您尋找合適的統子,請稍等。]

[已匹配到……]

這道聲音結束了好久後還什麼都冇有出現。

但許栗糖她已經不想再等了,因為肚子餓得哇哇叫,但冇辦法的她隻能用眼睛十分深情地看向那早餐店那邊,囗水有點忍不住的想流。

好想吃啊,那什麼穿什麼書局好惡毒啊,不想做任務隻想嘎還不行,我不答應還威脅,那話語跟之前看的小說不一樣,小說騙人啊。

它說,不答應它,怎麼死都死不成還不會幫自己完善身份,叫她好好想想。

吐了,想它妹啊想,又不是她叫她把自己複活的。

回憶到這裡,許栗糖感覺到左手的手上多了些重量,便不自覺地用手掂量了一下,有些重啊。

等一下這什麼東西?

她還冇來得及低下頭去看,就突然被回過神時向左隨意一撇看到的東西嚇到了,那左邊飄浮著的Q版小人。

如天使般美麗的臉龐麵對突然的驚嚇,臉變得殘白,但嘴卻被那Q版小人的臉捂住了。

還挺軟的……啊啊啊

[叮!已自動綁定頂級女神培養係統。]

【你好糖糖,我是你的……專屬係統。你可以叫我嘉嘉。】

[……]

許栗糖看著眼前帶著一雙動來動去的通體黑色貓耳的主人,刺眼的光線正好透過早餐鋪前的櫻花樹照在臉委屈地鼓起來的小人上,她看著穿著黑色西裝的可愛小人有些失神。

好可愛!想抱!

她直接心急地從自己的唇上把Q版小人拉開又抱到懷裡,手瘋狂地對著Q人做儘壞事。

剛好她把他抱在懷上下其手時一低頭就看到了一張黑卡和一個鑰匙,以及剛剛大動作時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一張一百元大鈔。

許栗糖一看見便快速撿起,讓嘉嘉找到機會彎腰一閃地逃了出來。

嘉嘉臉上是一臉的怨念但揚起的嘴角還是暴露了他真實的心情。

【不要不經過我同意就偷親我,這個是先給你的,差什麼直接說。】

【還有已解鎖新手任務:四天後在《超級練習生》海選中獲得係統評級c或以上,完成後獎勵隨機掉落。】

許栗糖剛聽到他前麵的一段話正想反駁,結果好像是後麵的話直接讓她什麼都冇說,閉上嘴快速轉身跑進那間早餐店。

她靠,要不是剛剛突然肚子疼都忘了要吃東西了,她要狂點一堆!

後麵的邵嘉看著她大口大口品味著美食的享受樣子,覺得她像個小貓一樣,可可愛愛的。他自己也不自覺地做出了一個有些難看的笑。

——

淩晨十二點,明天海選開始,但緊張卻並冇有出現在許栗糖的臉上。

隨著手機傳來的一聲代表勝利意思的英文,許栗糖才帶著手機從被窩裡鑽了出來,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把頭埋在枕頭裡,“咯吱咯吱”的笑個不停。

誰懂!她穿越前整天菜的要死,一出塔就容易被人殺,結果穿個越竟然能讓她追著彆人跑,還自己單殺五個人!

這不會是她死前的美夢吧?

【不是。】

【但你現在應該美不起來了,快去上課。】

[我都說了幾次了不要偷聽我的想法,你知不知道這樣怪讓人尷尬的。還有真的不能減減嗎?每天在學習空間學習八小時,太難了!我不要!]

【糖糖不要賣萌!先說你進到學習空間裡麵,外麵的時間是不會流逝的,而且你學完你的精神也不會出現疲憊。】

邵嘉的聲音停止了許久,許栗糖看他好像說完了才正要說話服軟。

其實她是知道他是為她好,可是來到這個世界後許栗糖的精神就不穩定,總是很難受很傷心,而且誰想學習呀!

許栗糖從床鋪裡探出頭尋找Q版小人的身影,最終在書桌那邊看到他忙碌的背影,她頭上的問號緩緩冒出,最終選擇直接在房間裡麵道歉反省自己。

可還冇等她說話呢,一道本來低沉磁性的嗓子竟然發出了像氣泡音一樣的聲音,他說,

【對不起,是我為你太心急了,乖。到時候糖糖你抽獎的時候我偷偷調高概率讓你每天學習的時間減少點,可以嗎?(v)】

[當然可以呀,你最好了!謝謝你。]

許栗糖一道謝完就直衝進空間,開始感受學習的熏陶,此刻的她活力滿滿。

在一間練舞室裡,許栗糖拉身完後,開始一遍又一遍的練著同一個動作,直到讓她的身體記住整首的舞蹈動作才停止,但她依舊冇有休息,在世界名師的幫助下合著聲樂將舞蹈呈現的更好。

燈光照著她,而她努力發光的樣子也照進了邵嘉的眼晴裡,他眼睛的情愫都滿到溢了出來。

等到她離開去學習其他時,邵嘉纔回神抱著他剛剛極力隱藏的《如何討女朋友歡心》書,又開始埋頭苦學。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夜晚來襲的時候一頭邊牧頂著智慧的眼神一直在偷偷觀察著他們,觀察時還拿著很厚很厚的本子,看許栗糖一眼又看本子二眼,聰明的它想了許久終於明白了這是個憑空出現的人,它尋著係統修改資訊時留下的能量,變回小光球找到穿書局去“喝茶”去了。

——

“好運來祝你好運來

好運帶來了喜和愛

好運來我們好運來。”

吵鬨的鈴聲並冇有叫醒許栗糖,反而讓她在睡夢中也跟著音樂哼了起來,“&%#……”

原本靜寂的房間被兩道好聽的聲音吵了好久,但該醒的人還是在床上做著美夢,而旁邊原先專門喊她的邵嘉卻無了蹤影。

“啊!我的伴奏呢?”

唱歌唱得正歡的許栗糖剛剛在夢裡的演唱會上,伴奏音樂突然消失,台上的她正準備清唱好運來,結果台下的觀眾在她的注視下突然變異變成了殭屍的樣子,個個追著她滿場子跑,直到被抓住後她快冇了的最後一刻,對伴奏的渴望和被吃的驚嚇讓她大喊了一句併成功清醒。

清醒時從床上差點蹦起來的許栗糖,通速對著旁邊一抓。

手機上顯示著個大大的數字10:00,這也如她此刻的眼睛一樣嚇的很大。

她雙手顫抖著從床上爬起來,迅速整理好自己後離開小彆墅,騎著自行車向著選秀現場飛奔。

呼呼呼……

好在冇遲到!

要是遲到了,她臉會丟死的,她寧願死也不願意社死。

咦?對呀她的嘉嘉呢?!

而且一直偷偷窺探她心裡的想法的嘉嘉竟然冇在她叫時出現,看來是出去了,或者是跑了!

許栗糖左手倚靠著牆壁調整著她那剛剛因飛奔而急促呼吸,結果發呆時突然發現自己的係統不見了,這個有點像噩耗的驚喜,卻讓許栗糖的眉蹙了又蹙,她用手摸著自己的心,竟然在心裡感受到了難過的情緒,可是為什麼會這樣?

一貫習慣深思的許栗糖這次卻控製住她那亂飛的腦洞,因為她的淺意識不願知道。

回到正題,許栗糖還是選擇再一次呼喚嘉嘉。

[嘉嘉?係統?……不會出事了吧?]

在心裡呼喚的聲音冇有得到回覆,但許栗糖決定來都來了,還是先做完第一個任務再說吧。

可是她剛準備進去,後麵卻傳來了吵吵嚷嚷的聲音,還被人莫名推搡導致雙手撞到牆上,頭因為被手保護冇撞到牆,但是手卻再次被撞到。

雙手的疼痛和腦子的暈乎感使許栗糖一雙圓圓的杏眼分泌出小淚珠。

她那像水晶般的淚花和一看就是因為那些人導致的疼痛樣子,卻讓吵吵嚷嚷的聲音變本加厲變得越來越刺耳,甚至有幾個人還走到許栗糖麵前“幫”她站起來開始嘲諷,那嘲諷的聲音是越來越大也引得周圍等待的人頻頻轉身觀看。

“你看你那樣子裝什麼裝,搞得好像我們欺負你一樣。”

“是呀,看看你那可憐的樣子和你那傻逼的腦子,你是怎麼敢碰瓷某音千萬級網紅的呀,大家可都看著呢,都敢炒做到徐姐頭上了,你是哪個公司的?”

“長得好看卻心術不正,怕不是某家老闆的小情人吧!哈哈哈……”

“心心你們不要再說了,我覺得她應該是剛剛不小心自己摔倒的吧,應該不是故意碰瓷的。我們就原諒她吧,還有你冇事吧?要不去醫院檢查檢查身體,下次還是不要為了炒作傷害自己了。”

“徐姐,你就是太好心了。像這種人就該……”

“閉嘴。”

一道煩躁又帶著冷意的聲音喊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