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年年有祝餘 > 第二章 祝餘,你是最可愛的寶寶

第二章 祝餘,你是最可愛的寶寶

-

聽說可愛會傳染,那你靠近我一點。

—文案

早自習的時候,單老師匆匆忙忙的走進班級,用手掌拍了拍後麵的黑板。昏昏欲睡的我突然被聲音嚇得一激靈。他看見我們抬起了頭纔開口道:“同學們,期中考試的時間已經確定好了,就在下個月5號,大家一定要好好複習,爭取超過6班”。說完便拿著書本離開了教室。

“聽說單老師和六班的劉老師一直在爭優秀教師獎,就上次月考,他們班的成績排在我們班上麵好多。可把老單急壞了”說話的正是江入年的同桌李然,現在正低著聲和江入年討論。我轉過身去問他:“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李然突然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這你就不懂了吧,學校裡的事就冇有我李然不知道的”

“為啥”我忍不住開口問

“因為學校的校長是他奶奶的堂姐的表妹的隔壁鄰居家的兒子”

江入年順著我的話說道。

“?”

我正皺著眉思考這其中的關係

李然噗嗤一聲笑道:“江入年逗你玩呢,你怎麼傻乎乎的祝餘。其實就是我有一次去辦公室,不小心聽到老單正好說這個事”。

好吧,我隻能笑一笑來掩飾我的尷尬。

我聽見江入年笑了一下,然後繼續開口道:

“聽說年級第一是六班的路程,總分甩了第二名30多分”

李然聽到這就來了精神,絮絮叨叨的又說起了路程:“哎,你們聽說了嗎,這個學校就是他爸爸出資建的。成績好,長的帥,又有錢。我要是女生,我都想跟他好。可惜了,冇能投胎成一個女兒身”

“其實,你是男生也不是不可以”

一瞬間,三道目光都看向我。我訕訕的笑笑,轉過身把臉埋在了書裡。

要死了,怎麼能把這種話說出來。

好在大家並不在意這一個小插曲,也就當是一個玩笑話。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就到了考試那天。我把答題卡放在一邊,方便監考老師收卷。回到班級後,把書整理了一下。單老師正好推開教室門走了進來,用手拍了拍講台:“安靜!安靜!同學們,知道你們考完試很激動,我就說一件事就結束。最近這幾天溫度下降的厲害,大家一定注意保暖,千萬不要感冒”。

大家都異口同聲的說:“知道啦”

我收拾好書包剛要走,就被一隻手揪住了後領。我剛想說,是哪個刁民想害朕。在看到一張熟悉臉龐後,我隻能悻悻的說了句:“乾嘛”

江入年瞥了我一眼說:“等我一會,我和你一起走。”

我內心竊喜,麵無表情的說了句:“哦”。

我和江入年並肩走在校園裡,其實有一點點緊張。按照我的社交能力,這還是第二次有人和我一起回家呢。

“想吃雪糕嗎”江入年問我

“嗯?”

“學校門口新開了家冰淇淋店,看起來還不錯”。

江入年讓我站在原地等他,不一會,他拿了兩個甜筒向我走過來,遞給我一個。

冰冰涼涼的口感,淡淡的香味在嘴裡蔓延開來。

“梔子花口味的?”我咬了一大口問

“對啊,這是他們家的特色。慢點吃,不涼嗎?”

我舒適的搖了搖頭。

回到家,阿姨過來和我說媽媽寄的快遞已經到了。我拿著快遞快速跑回到房間,小心翼翼的拆開。

是一件紅色的羽絨服

我脫下校服,把羽絨服穿上,打了一個視頻電話給媽媽。

冇有接通,可能在忙吧。

最近天氣越來越冷了,你和爸爸在外麵一定要注意保暖,工作再忙也要保重身體。點擊發送,盯了一會,便把手機收了起來。

清晨醒來時,覺得有點冷。拉開窗簾,看見外麵白茫茫一片,我興奮的跑出去對阿姨說:“阿姨,下雪啦!”

阿姨笑著說:“昨晚半夜下的,哎呦小祖宗,你怎麼不穿個外套,外麵可冷了。”

江城位於南方的沿海城市,冬天極少下雪,往年能下小雪都極其不容易。竟在今年的十二月初下起了雪。

我換上媽媽買給我的羽絨服,腳步歡快的出門。咯吱咯吱的踩雪聲,真的很舒服。

今天一上午都冇有見到江入年。李然告訴我,他在和廣播站的林奕凡對演講稿。學校想培養他們做主持的能力,畢竟學校有什麼活動都得靠他們倆。

“那他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我小心翼翼的問李然。

李然不甚在意的說:“我也不知道,可能下午吧”。

南方的教學樓是兩棟麵對麵的,最右側連接著走廊,方便兩棟樓來回穿梭。對麵是7~15班。一樓二樓分彆是高一和高二年級。

一整個下午我都心不在焉,想著江入年會出現在哪個樓梯口。林歲安看到我這個狀態,寫了一張紙條遞給我。我看著上麵溫潤的字體,答應了林歲安會好好聽課的。

終於,我在對麵三樓右側的連廊上看見了江入年。他應該是剛和高三的林學姐對完演講稿,正笑著和她擺擺手。

不知道是怎麼了,真的很想快點見到江入年,少一秒也不行。還好是自習課,可以出去。我放輕腳步慢吞吞的從教室後門出去。飛快爬完一層樓,在連廊的儘頭看見了江入年,他也看到了我。明明隻是一個上午冇見,卻有一種久彆重逢的感覺。冬季的白天總是那麼短,下午五點多,還有一些殘留的夕陽照在連廊上麵。

我想跑過去,拉著江入年的手對他說,放學我們還是一起回家吧,好不好。但事實上我不能這麼做。我小跑過去,卻不慎腳底打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太過於激動,忘記了昨晚剛下過雪,現在這走廊上全是雪花融化成水,又因天氣寒冷結成了冰。

…………

我看見江入年驚慌失措的向我跑來,邊扶我邊說:“摔著了冇有,我看看,有冇有哪裡疼”

看我不說話,江入年又喊了我一聲。我悶悶的開口:“屁股疼”。

江入年頓了頓,隨後忍不住笑道:“祝餘,你怎麼這麼可愛”。

我有點生氣,氣自己怎麼能在關鍵時候出醜,又氣江入年怎麼對誰都能笑的這麼開心。明明以前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悶葫蘆。

我冇理江入年,轉過身慢慢走著。江入年跟上來:“生氣了嗎”

“冇有”

“剛纔說你可愛是真覺得你可愛,不是笑話你”

“今天一起回家嗎,買冰淇淋給你吃”

“真的?”

“當然是真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