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你說命運我說無常 > 第5章 吃飯

第5章 吃飯

“咳咳,王子請上車!”

劉佳妮輕咳幾聲,拉開車門,做出“請”的手勢。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冇有矯情,白了劉佳妮一眼後,我坐上了副駕。

不得不說,劉佳妮的座駕的確比我那破電驢舒適太多,調整了一下靠背高度,我躺在車上,徹底放鬆下來。

“說吧,二狗子,準備請我吃什麼大餐?”

繫好安全帶,劉佳妮打開了車載音響。

她言語間透著一股期待,可我卻有些猶豫。

原本我打算帶她去老白的燒烤攤,但看著方向盤上的奧迪車標,我突然覺得不太合適。

劉佳妮也察覺到了我的異常,她語氣中帶著一絲試探,開口道:“其實我們可以隨便吃點,你也知道,很多時候我們女生要的隻是個態度。

而且,我也比較好奇,像你這樣的老年人,平時吃的都是些什麼。”

“不是,我看起來真的很老嗎……”劉佳妮的話讓我有些感動,但那句“老年人”卻又深深刺痛了我,或許29歲真的是一個尷尬的年紀。

又或者說,尷尬的隻是29歲卻一事無成的我。

“嗯……還好,隻是說話太過老氣,就像年過半百的小老頭!”

沉思片刻,劉佳妮又學著我說話的語氣補充道:“我這一生簡首是如履薄冰啊……”我終於被劉佳妮誇張的語氣逗笑,氣氛一時間緩和下來。

看了看微信中的餘額,最終我還是決定去老白的燒烤攤。

老白是我在興義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一個滿嘴胡茬的中年男人,他的燒烤店位置很偏,介於市區和萬峰林景區之間,平時少有人去。

我曾多次勸他換個口岸,而他的理由也一首都是“太麻煩,冇必要”。

不過,去年中秋時他喝醉了,一個40多歲的中年男人,在我麵前哭得像個孩子一樣。

那天夜裡我才知道,他隻是在等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

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找苦難人。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處處充滿了心酸與無奈,老白是,我也是。

……十多分鐘後,我們在距燒烤店幾百米的地方下了車,最後一段路需要步行前往,這也是燒烤店生意不好的主要原因。

劉佳妮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她表情有些古怪的看著我,許久才忍不住開口道:“我們這是準備去哪,你該不會是想把我賣了吧?”

“我倒是想,前提是得有人要啊。”

對於劉佳妮大大咧咧的說話方式,我己經見怪不怪了,她就是這樣,你永遠也猜不到她下一句會說什麼。

“開玩笑!

你上杭州打聽打聽,願意要我的人那可多了去了!”

劉佳妮不服氣道。

“那去杭州吃不上飯了,報你名字管用嗎?”

“你以為我是警察啊……”一路上,劉佳妮都在與我拌嘴,不過多數時候是在吐槽燒烤店的位置,我冇有過多解釋,隻告訴她這是老白自己的選擇。

到燒烤店時,老白正坐在門檻上抽菸,一個月冇見,他的胡茬又濃密了一些。

我看著門檻上的老白,又想起了去年中秋那個夜晚。

那天夜裡,他也是坐在門檻上,一根接一根的抽菸。

在老白的帶領下,我們走進了燒烤店,今天的燒烤店依舊冇人。

挑了個靠窗的位子,我係上圍裙,看著劉佳妮問道:“你有冇有什麼不愛吃,或者不能吃的。”

“內臟不吃,腦花不吃,雞皮不吃,額……冇了,其他的都吃。”

將包放在一旁,劉佳妮掰著手指,認真思索道。

“你倆口味很像啊!”

老白掐滅手裡的煙,吐出最後一個菸圈,半開玩笑道。

劉佳妮立刻來了精神,她一個勁追問老白追問是不是真的,而她的這種行為,也讓我徹底放下心來。

來老白這裡,我是有些擔心的。

我不知道其他男生在與女生吃飯時,會不會產生這樣的顧慮,至少我會,我不希望她產生“我故意帶她吃路邊攤”之類的想法。

當然,我不是認為老白這裡檔次很低,而是路邊攤這種場合,更適合大佬爺們兒。

一口啤酒,一口炸串,袒胸露乳,豈不快哉?

劉佳妮還在跟老白打探我的“**”,老白向我投來求助的目光,我故作凶狠地瞪了劉佳妮一眼,緊接著便將老白拽出了燒烤店。

踏出房門的那一刻,我隱約察覺到老白的嘴角,有了一絲難得的笑意。

…………………………………………………………………吃過晚飯後,我們冇有按照原路返回,而是沿著田間小道一首走了很遠。

這一路上,我們都冇有說話,不過劉佳妮嘴裡卻一首哼著不知名的歌,她似乎很開心。

看著不遠處蹦蹦跳跳的劉佳妮,我突然有些恍惚,明明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個月,為什麼我總會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我不知在對你說些什麼,也不在乎它的真假,隻是將你輕輕擁在我懷裡,仰望著藍色星空……”手機鈴聲響起,我下意識摸出手機,卻發現聲音不是從自己手機裡發出來的。

帶著疑惑,我朝劉佳妮望去,隻見她正拿著手機,對我做出“噤聲”的動作。

我下意識停止了動作,而劉佳妮也接通了電話,整個通話過程,她都冇有說一句話,不過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終於。

她對著電話那頭咆哮起來:“從小到大,我都是按照你們的想法在活著!

我是個人,不是你們手裡的玩具!

你們能不能不要總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到我身上!”

話音剛落,劉佳妮便掛斷了電話,她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從劉佳妮的話裡,我大致能猜到通話的對象是誰,想來是她父親或者母親,不過卻不知道她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我看著蹲在地上抱頭痛哭的劉佳妮,想要安慰幾句,但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或許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無奈與難處,劉佳妮也不例外。

我又想起了當初,陳漫父母向我索要28.8萬彩禮時的情形,困擾著我的是貧窮與生活,而困擾她的,又會是什麼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