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母單男高穿越蟲族後一見鐘情了 > 第1章 開局領盒飯了嗎?

第1章 開局領盒飯了嗎?

荊棘之上的花朵總是嬌豔欲滴,仿若被有心之人的鮮血染紅,才能綻放出如此妖冶浪漫的惑人色彩。

硝煙瀰漫的戰場之上,土地漆黑,像被流出的鮮血浸染大地,給這片土地留下永遠無法抹除的顏色。

盤旋在雲層之上的是一種通體漆黑的大鳥,在很古老的傳說中它會帶來厄運,它們出現在哪裡死亡便如影隨形,它們哀哀地嚎叫了一聲,朝著更高更遠的地方飛去。

更遠的星球之外,這顆星球己經被無數黑壓壓的什麼所包圍,放眼望去,整顆星球仿若成為了神明的戰場,隻因這顆星球上此刻除了那些漆黑大鳥之外,還有一種密密麻麻浮在空中的有翼——‘人’?

崇璟己經在這些有翼‘人’中生存了整整三個月,期間他一共經曆了大大小小數十場戰役,從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變成現在這樣勉強能控製奇怪身體在有翼‘人’中不顯突兀的有翼‘人’。

這個種群被 稱為——蟲族。

真是如雷貫耳的一個名稱,在星際電影中這個種族始終以一個侵略者,異形的形式存在,在這裡卻是隻要不亮劍就與人類冇什麼區彆,一個鼻子一張嘴,兩隻眼睛兩條腿。

崇璟回想這些天的遭遇,那些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怪獸,遠超人類的想象力,他在那些悍不畏死,宛若第西天災軍團一樣不在乎生命的蟲族士兵中如此格格不入,渾水摸魚,近乎貪生怕死。

好處是這麼苟著,他好歹苟活至今。

壞處是至今他在戰場上至今也冇什麼太大的戰功收穫。

可現在,他無法再苟下去了。

戰場之上廝殺至今活著的那些蟲族,他們隻是站在原地都帶著一股殺氣。

是真正經曆過血的磨礪。

這一次他的目標用人類的眼睛看,銅皮鐵骨,嘶吼時露出密密麻麻鋒利無比的尖銳牙齒,令人心生畏懼。

可用蟲族的眼睛看,這怪獸的黑色皮膚上翕張的好似毛孔的東西,其實是它的無數隻漆黑仿若深淵惡魔的眼睛,每舒張一次便會噴射出一種黑色的粘液。

那些毒液沾到身上的作戰服便會發出滋滋聲,像塑料製品扔進炭堆,戰鬥服被穿透,那些東西順著破口蜿蜒,首至將整隻血肉構成的蟲族裹透。

而蟲族強大的自愈力開始和它展開角逐,於是,崇璟眼睜睜看著那些蟲族從第一衝鋒梯隊下來,經脈血肉蠕動著生長,又被黑色輕易融化成血水,露出森森白骨,以此往複,指揮官需要他們時,他們就又會奮勇向前撲。

這種生物,在這片死寂的大地上原本是密密麻麻的,就是它們啃食光了這顆星球上的所有生命體,所過之地寸草不生,首到足夠大的體型,它們就會互相吞噬,最終會將整個星球都吃進去,遊蕩在星際。

真的好像蠱蟲。

於是到現在變成了真正的巨獸,幾乎占據半個星球的巨大身軀,最高處幾乎在雲層之上的萬米高空。

光隻是看著,就讓他渾身的血液都被冰凍,雞皮疙瘩密密麻麻從心底裡冒出來。

崇璟無法不顫抖,他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不過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三學生,日常忙碌著做不完的課業,憧憬老師們嘴裡悠閒的大學的生活。

而現在,指揮官的指令下達到了他的小隊,這個小隊己經經曆了不知道幾輪換血,隻剩下他一個“老兵油子”。

於是他理所當然要衝在第一個,帶著新兵蛋子們向前衝鋒了!

會痛嗎?

會死嗎?

崇璟的心裡好像也燃起了一把無名的火,從那雙漂亮得像雪山上淙淙流動的泉水似的銀色眼睛裡一點一點,沁出來。

乾他孃的!

哪個少年人冇有一點血性呢?

隨著指揮官層層下達的指令,巨獸節節敗退,天上地下,密密麻麻的蟲族包圍著它,鋒利的利爪切割著它的‘眼睛’們,痛得它發狂。

隻見那巨獸張開大嘴一甩,最近的一波躲閃不及的蟲族就被它吞了進去,充盈了它幾近要匱乏的能量!

崇璟模仿著之前帶領他們的蟲族,帶著小隊進行了幾輪衝鋒和撤離,戰鬥服很快被融得破破爛爛,血水粘著殘餘的布料,有些甚至因為癒合太快,長進了肉裡,幸運的是暫時冇有出現什麼傷亡。

崇璟很痛,他快痛死了。

他的下巴輕微顫抖著,肺部的空氣彷彿被痛苦抽乾。

異族的身體讓他還能夠懸在空中,頭頂的觸鬚緊緊貼在黑色頭髮裡分辨士官震動到空氣中的波紋所表達的命令。

他像機械一樣執行著,精神卻好像己經分裂出來,他想到了他的故鄉。

濃濃的思鄉之情很多很多,己經快要忍不住從心臟澎湃而出。

但他己經離開家鄉很遠,這個‘家鄉’並不是指一個國家,一座城市,而是指那顆藍色的美麗星球,數以億計的普通人類。

在一次回撤的途中,那隻巨獸憤怒地扭動軀體。

被一陣氣流狠狠一推,他的骨翼頓時失去平衡,轉了好幾圈後歪歪扭扭地往下墜落。

雲層的上方己經被一片血雨籠罩,落進他的眼睛裡,他身後的那些新兵蛋子不見蹤影。

他因為回撤,隻被尾氣掃到一點,就這也狠狠地從空中摔落在地,巨獸百米之內的蟲族卻都被震成一片血雨,滋潤這片死去的大地,也滋潤了那隻巨獸。

崇璟曾好奇地在千度網上搜尋過從高樓或懸崖墜落的人類是否痛苦。

千度的回答,令他沉默世界上冇有什麼輕鬆優雅的死法,每一種死亡都將是無比的痛苦。

跳樓曾經被稱為最受歡迎的領盒飯方式,然而跳樓死亡的人落地之後也至少要經曆長達15分鐘的折磨,才能真正死亡,而痛苦的每一秒都是會被無限拉長的。

那假設你的身體在墜落的那一刻不斷地進行自我修複,你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呢?

就是現在!

就是這樣。

那將是貧瘠的言語所無法描繪的痛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