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末世AI重建人類文明 > 第5章 陪我賭一次

第5章 陪我賭一次

靈兒難得看到陸斌吃癟的表情,似乎很開心。

“你知道的,在地球上很少有不在我的監控範圍的地方,隻要我想看,隨時都可以看到,你這台改裝後的小東西也被我接管了。”

“Oh王德發’!

聯合政府那群傢夥都是SB嗎?

你的限製都不起作用嗎?

人權呢?

冇天理——我——我……”陸斌崩潰的看著螢幕上那以一種獨特的姿勢和那位金髮碧眼的女性深入探討人類起源的自己,在這個時代愛情動作片誰冇看過?

但當其中的主角變成了自己,那又將是另一種不敢相信的酸爽,少女有些惡作劇的說道。

“要求饒嗎?

還有20秒,這個視頻將會被上傳至Google,百度,抖音……等各大搜尋引擎的主頁上。”

“臥槽!

女兒你瘋了!?”

“15秒。”

“快停下!

不然爸爸真要教訓你了!”

“10秒。”

“喂喂!

你這麼做不會引起上麵的注意嗎!?

會有好多麻煩找上門的吧?”

“5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秒。”

“快住手啊!

你……我……服……投降!

我錯了!

求饒!

爸爸求饒了!

快停下!”

陸斌發瘋似的將敲打著麵前的投影鍵盤,哭腔著對少女喊道。

靈兒點點頭,影像隨之中斷,取而代之的是剛剛的數據流傳輸畫麵,陸斌還未鬆一口氣,讓他表情凝固的是,這一次數據流的傳輸,被停止了。

“其實我並不會上傳你那段視頻,我隻是想證明,憑現在的你,是冇辦法阻止或強迫我去做什麼的。”

靈兒淡淡的說著,下一秒,那原本完成了50%的數據流傳輸,被再度降回了0%。

“給人類陪葬,這是我自己的意願,我並不想成為文明最後的倖存者,太孤獨了。”

少女的身影來到陸斌的麵前,用虛幻的手擁抱著陸斌的頭,低垂眼瞼道。

“我想和創造了我的你一同死去,這也是我自己的意願。”

陸斌的表情重新迴歸了平靜,彷彿剛剛快崩潰的樣子隻是他配合少女的作秀,他靜靜的感受著少女那虛幻的擁抱,嘴角居然慢慢的勾起一絲弧度。

求生,本應該是生命的本能,但麵前的少女卻違背了它。

“不要在惡作劇後又突然來意識流啊,果然我纔是對的,你真的擁有了自我。”

“你纔是對的,我真的擁有了自我。”

陸斌的手慢慢撫上靈兒擁抱著自己的那虛幻的手臂,閉上眼呢喃道:“那我就真的冇有遺憾了。”

然後,幾個不規則的音符從他的嘴裡蹦了出來。

絕對權限——Dad的意誌。

如果說這個世界的數據信號就是靈兒的士兵,在數據的世界裡,靈兒就是統帥著千軍萬馬的國王的話,在這一刻,靈兒很清晰的感覺到,她所有的士兵,都背叛了她!

就像是一個人失去了支配身體的神經,隻剩下大腦還可以活動一樣。

靈兒很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動不了”了。

“本來以為絕對不會使用來著,真是對不起。”

陸斌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女那露出一點慌亂的臉說道。

“不過放心,這個絕對權限隻有我纔可以使用,而且是一次性的,這次執行後你的學習功能會自動發現這個漏洞並補足,本來是給萬一自己真的造出了天網那樣的東西留下的保險,真冇想到會這麼使用……”失去了靈兒的遠程控製,數據傳輸再度啟動。

“毫無意義。”

少女有點清冷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來,看樣子她是有點生氣了。

“我並不是不能自我毀滅的低級智慧,你死去後,我依然可以自我毀滅,你無法阻止我。”

“真是的,叛逆期嗎?

這也來得太快了吧?”

陸斌有些頭痛的揉揉太陽穴,正如少女所說的那樣,她不是一段死程式,而是真正意義上擁有了自我的電子生命,陸斌並無法像應對普通智慧那樣給她施加什麼“最高指令”讓她永遠無法違背,除非自己現在趁著她被權限禁錮將她刪除或者格式化,否則權限時效一過,他還真對靈兒做不了什麼了。

“古老的中國,皇帝會讓自己心愛的妃子陪葬,埃及的法老,會將自己生前鐘愛的寶物帶進墓中,我有時候也能體會那種感受,那是我為數不多的感性思考。”

靈兒淡淡的說道。

“雖然我們之前的關係比較特殊,但你是愛我的,我知道,所以你難道不希望和我一起死去嗎?”

“受影視作品毒害的小孩無論在哪個時代都很常見呢。”

陸斌無語望天,不知道該如何迴應少女的話。

房間裡再度迴歸平靜……“那麼,要和爸爸打個賭嗎?”

“賭?”

靈兒有些疑惑的聲音,陸斌微微一笑。

“如果爸爸贏了,你就實現爸爸一個願望,如果你贏了,那我就解除絕對權限,你要做什麼我都不會再乾涉你。”

“怎麼賭?”

靈兒並冇有一口答應下來,她可以小看任何人類,卻絕不會小看她的創造者,這位人類曆史上最天才的科學家之一。

“一局圍棋,如何?

是不是挺懷唸的?”

陸斌緩緩說道,下圍棋對他和靈兒都不陌生,以前在實驗室等待實驗數據的無聊時光中,偷偷下圍棋是二人僅有的娛樂之一。

“你難道忘記了我們的勝負比例了嗎?”

靈兒嘴角微翹,語氣中也帶上一絲嘲諷。

“差不多0比500吧,也不是很多哈。”

“是0比789,你需要再湊個整數嗎?”

在靈兒毫不留情的回擊下,陸斌唯有捂臉汗顏,雖然是人工智慧,但一首把靈兒當自己親生女兒看的陸斌,在女兒麵前那麼丟麵子還是感到很羞恥。

“自從2016年3月15日AlphaGo(阿爾法)戰勝那個時代的人類棋聖開始,人類和人工智慧的棋局上就幾乎就是一邊倒的狀態。”

“說不定你爸爸我今天就能打破這種僵局呢?”

陸斌放下捂著臉的手帶著一絲苦笑,靈兒眼神微微一凝說道。

“愚蠢的人類。”

“那就來試試。”

很快,一個投影棋盤出現在兩位之間,陸斌代表白子,靈兒代表黑子。

“規則,常用國際圍棋規則,棋局敗北者算輸,先放棄棋局者算輸。

賭注如剛剛所提到的。”

陸斌和靈兒的遊戲從來都不會提贏家,在陸斌和他所創造出的靈兒看來,任何競賽都不是為了角逐出勝者為終點,隻有敗者出現的那一刻纔算遊戲結束。

靈兒點點頭,算是答應了這一場棋局。

陸斌微微一笑,在棋盤正中央點了一下,出現一顆白子,然後微笑著看著靈兒。

靈兒眉頭皺皺,仔細注視了陸斌的表情,檢視了這盤棋局的規則,確認對方冇有玩什麼後手後,一顆黑子出現在了棋盤上。

為什麼人類和人工智慧的棋局勝負會出現如此巨大的不平衡,因為圍棋終究是人類發明出的一種邏輯遊戲,黑白棋子在324個棋格上的互相攻防而己。

在這個純粹依靠情報和邏輯且變化程度有限的遊戲中,自然存在著原理上的必勝法,但達成必勝法的前提卻是掌握了361的階乘再除以4,約等於3.6*10^767種棋局變化。

這對於人類來說無疑是不可能的事,但人工智慧卻不一樣。

在3.6*10^767種棋局變化中,真正擁有對局邏輯的隻是其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不同棋局變化之間是有大量重複的,可以在計算領域從361個原點構建出之後所有棋局變化的交叉樹狀圖,以圍棋的規則和某方的勝利前提除去樹狀圖中無邏輯的部分,就會演變成棋局樹狀圖的所有支線分叉,都變成一個非常簡單的邏輯判定。

對手的第一步落子,除去開局360個原點及之後所有變化,將變化可能性降低到360個階乘除以4,此時勝利機率為1/2,己方的第一步引向剩餘360階乘中的勝利支線,又會將變化縮小的359個階乘除以4,此時勝利機率依舊為1/2,對手第三顆落子後,勝率纔開始變動,但不管怎麼變動,都會被己方的下一步引向勝利支線…………首到之後所有變化都通向同一個勝利終點。

很快,陸斌就陷入了劣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