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亮劍:我有隨機情報係統 > 78 我李雲龍是有麵子的

78 我李雲龍是有麵子的

-

如果說剛趕到師部匯報的時候,宋時傑,李雲龍,孔捷三人是雄赳赳,氣昂昂的話,從師指揮部離開的時候,則個個耷拉著個腦袋像是霜打的茄子。實在是備受打擊。出了門,望著原本還覺得燦爛的天色,此時卻隻覺得刺眼。「**,這叫什事兒?咱原本還以為是部隊要擴編,師部要直接任命咱們三個當團長,出去帶兵,這倒好,團長冇當上,還得挨訓!」李雲龍冇沉住氣,離師指揮部遠一些之後,忍不住罵罵咧咧的抱怨起來。孔捷的臉色也不好看,同樣滿心鬱悶。宋時傑稍微好一些,他本來也冇指望著立馬就能升任團長。隻是冇想到此次來師部報道,前後逆轉這大。「得,老李,吹牛吹早了,這下子老臉掛不住了吧?」「老宋,你就少說風涼話吧,你還不是一樣?」「老李,你倒好意思說,冇聽老總說嗎?我和老孔那是被你小子連累的,我倆這次就算是受處分,那也是因為你老李。」「就是!李大頭,你可得補償我們!」孔捷當即附和。李雲龍黑著臉罵道:「這叫什話?偷襲細柳鎮的戰鬥是你們兩個自願參加的,尤其是你老宋,怎打你都想好了,這還能賴到我頭上?」宋時傑道:「不賴你賴誰?要不是你老李的腦袋明晃晃的太顯眼,咱們幾個能被師長親自叫過來批評?」「細柳鎮的戰鬥不提,就說你老李私下打伏擊搞副業,聽說還剿匪搞裝備,黑吃黑打劫軍火商,這些事情我和老孔那可是一點都不知情!」對此宋時傑還是挺佩服的,老李這小子都當了營長了竟還不消停。要不是老總他們把這些訊息爆料出來,宋時傑還真不知道李雲龍私底下玩的這花。咳咳——李雲龍遭不住了,笑道:「哪有老總他們說的那誇張,我也是考慮到我三營的裝備太差,想著給同誌們多弄點裝備,這有什錯?我去剿匪,這又能搞裝備,又能幫鄉親們除害,這可是好事。至於打劫的軍火商,那也是私底下和小鬼子搞走私的狗漢女乾們,我打劫他們還能打劫錯了?」「可我們又冇乾這些事,老李,還說不是你連累了我們?」孔捷叫苦不迭,「我向來打仗聽指揮,服從命令,錯誤基本上冇犯過,可自從跟了你老李,你瞧瞧這都是什事兒?這打了勝仗還得挨處分,還真是頭一回!」李雲龍原本還鬱悶呢,聽孔捷這說,忽然心情大好起來:「哈哈,這就對了,什叫老戰友?這有裝備一起分,有處分也一起扛嘛!」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懟著,三個老戰友不知不覺間趕到了師部政訓處。一路聊得很歡,笑容滿麵,知道的是來政訓處接受處分挨訓,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三位仁兄是來接受表彰的呢!直到趕到了地方,笑容立馬收斂起來,三人恭恭敬敬的找到了師部政訓處主任。「主任好!」主任是個文化人,革命資曆更是相當深厚,李雲龍在主任麵前那也就是拿尿和泥巴的娃娃。說起來,紅軍三大主力能夠勝利會師。其中大功臣之一正是主任。所以對於主任,即便是李雲龍這樣的刺兒頭也是表現的格外恭敬。宋時傑此時也在悄悄的打量著這位政訓處主任,準確的說,應該是政治部主任。紅軍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不久,按照***的要求,政治部改為政訓處,眼下還冇有重新恢複政委製度。這位看起78我李雲龍是有麵子的.來平易近人,身體有些瘦削,臉色也稍微帶些蒼白的政訓處主任,宋時傑也曾聽說過一些。一位相當純粹的,為了革命事業可以說是鞠躬儘瘁,死而後已的偉大先烈!隻可惜英年早逝,後來因為積勞成疾病逝。時間似乎是在42年左右。這讓宋時傑感到痛惜,天妒英才,如此一位偉大的革命先烈,命運本不應該如此多舛。他心琢磨著能不能提前發現問題,幫主任調理調理身體。主任的話語很平和令人如沐春風。正如三位老戰友走在路上的時候,李雲龍相當自信的表示:「咱們林主任那脾氣好著呢,人家是文化人,說起話來連個臟字都不帶的,關鍵打仗還有本事,咱老李那是佩服的不行。一會兒咱多賠點笑臉,多說點好話,主任和咱也都熟悉,咱老李也是有麵子的,說不定就把咱當個屁給放了!」於是……「哈哈,老主任,我們可有好一段時間冇見過您了,可想死我們了!」李雲龍臉上堆滿笑容,一點也冇覺得不好意思,上前套近乎。主任果真笑了起來,話語從容平和:「李雲龍,這多年不見,你還是這滑頭,能說會道呀!」「主任,瞧您這話說的,咱就是個大老粗,哪會說什話?再說了,咱這次是犯了錯的人,請主任訓話,您要是覺得不痛快,就是罵我幾句,哪怕踹我幾腳也成!」「別,誰敢踹你李大團長呢?」「嘿嘿,主任,您記錯了,我現在是772團的三營長,早就不乾團長了!」李雲龍嘿嘿笑道。主任笑了笑,話鋒一轉道:「好了,李雲龍,宋時傑,孔捷,廢話我也不和你們說了,你們也應該向師長老總他們報道過了。就像李雲龍自己說的,既然你是犯了錯誤的人,咱們八路軍部隊軍令嚴明,懲罰有度。按照你們三個人的過錯,這樣,我先關你們幾天禁閉,你們冇有什意見吧?」李雲龍:「……」宋時傑,孔捷:「……」「主任,別呀,我們是犯了點錯誤,可您就是罵我們,打我們都成,千萬別管我們禁閉,關禁閉那滋味兒可不好受,一天到晚的呆在屋子頭啥也不能乾,非得急出病來不可!」李雲龍連忙求饒,這小子不怕背鍋,也不怕餵馬,可最怕的就是關禁閉,太無聊了,簡直能閒死個人。主任的話語卻很堅決:「怎,李雲龍,是你自己講的你是犯了錯誤的人,這挨處分還能討價還價的?」「小周,來,去給咱們三位營長騰三間空房出來作為臨時禁閉室,讓他們好好的反省反省自己究竟犯了哪些錯誤。」說完,主任表示還有公務要忙,便扭頭離開了,獨留下耷拉著腦袋滿心鬱悶的三人。宋時傑表示無語:「所以,老李,這就是你說的主任脾氣好,這就是你說的你老李的麵子,咱們隨便講點好話,說不準就被當個屁給放了?」「有冇有一種可能,你剛纔不嘻嘻哈哈的,還主動承認自己的錯誤,這禁閉咱也不用關了?」李雲龍:「……」78我李雲龍是有麵子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