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離家後許默 > 《離家後的許默》 第20章

《離家後的許默》 第20章

做共亨單車,其實唐磊和顧浣溪三人都不太懂,心中並不是特彆有概念。不過沒關係,隻要許默懂就可以了。...《離家後的許默》第20章免費試讀做共亨單車,其實唐磊和顧浣溪三人都不太懂,心中並不是特彆有概念。不過沒關係,隻要許默懂就可以了。反正投資的錢,大概率都是他出,他們三人冇有多少,隻要按照許默的想法走,就能把共享單車這個項目迅速鋪開。當然啦,做共享單車之前,還需要做一些試點和考察。為了避免損失太大,需要挑選人員密集區域做試點,還有挑選一些高素質人才聚集的區域試點。許默很快就找到了一個區域,那便是大學和一些科技企業聚集的地方。大學校門口,可以投放一些單車。許默第一批單車,預計不會投放很多,估計隻能投放五千輛左右。若是效果好,用戶繳納的押金多,那麼就可以多投,大學生比較容易接納新事物。許默與唐磊三人一起行動,很快就找到了六七個符合要求的區域。另外就是尋找單車供應商,定製單車。這個需要先聯絡好,然後等資金到位了之後,就可以直接去拿車。最後就是需要註冊公司,招聘兩個程式員,把APP程式製作出來,這樣才能起步。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許默與唐磊三人一邊忙碌,一邊盯著位元幣的行情。跟他料想的差不多,僅僅過了三天時間,位元幣的價格就再次暴跌,大量的資本被血洗,無數人都哀嚎不已。市麵上,對於位元幣的惡意,也已經流傳了出來,大量的人開始抨擊位元幣,覺得位元幣冇有價值。在這種情況下,位元幣再次暴跌。而許默毫不猶豫,直接砸錢入揚,砸了八萬塊,等待位元幣漲回來。他又等了三天,位元幣的價格果然又漲了回來,比之前還要高。許默看到勢頭,覺得差不多了,於是全部賣出去。這一波,他賺了將近六萬塊,手中的資金來到了十四萬。接下來的一個月,許默幾乎都是複製之前的操作。低價買入,高價拋出。他的資產也迅速增加,從十四萬,增加到了十八萬,然後二十三萬,三十五萬,四十七萬,六十二萬,八十一萬,一百三十萬……當看到自己的資金已經突破了一百萬,許默信心大振,繼續操作,讓資金繼續增加。……另外一邊,似乎是臨近高考,這一個月許家人都冇有怎麼找他。僅僅隻是許婉婷來了兩次,謝冰豔和許德明都冇有來。不過,對於自己的卡和資金被謝冰豔和許德明斷掉的事情,許默已經知道了,心中冒出冷笑。那天放學,許默在學校門口看到了許婉婷。她開著一輛奧迪車過來。許默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過來,懶得理會,轉身就走,但是許婉婷從車上下來攔住了他。她手中還提著一鍋什麼東西。“小默?”許婉婷喊道,聲音溫柔。許默不理會她,想要錯開她。許婉婷卻急忙攔住他道:“小默,你先等一等,我說幾句就走!”“我不明白你來這裡做什麼!冇事不要來找我,我想林老師已經跟你說清楚原因了!”許默冷漠道。“我不會常來,不過小默,你先聽我說幾句!我說完了我就走,好不好?”許婉婷哀求說道。許默不說話了,看著她,聽她狗嘴能吐出什麼象牙來。“許默,你高考逼近,需要大補才行!醫生還說你貧血營養不良!這是姐姐特地熬的粥,送過來給你補一補!”許婉婷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飯盒道。許默看了一眼,怔了下,頓時覺得這個飯盒有些熟悉。許婉婷一看,俏臉微微一紅,道:“還記得你以前經常給姐姐熬粥,姐姐一直上班忙,冇有時間喝!你用的就是這個飯盒,這一次姐姐熬給你喝!”許默頓時笑了:“又是捉弄我來的吧?裡麵放著啥?不會想要毒死我吧?”許婉婷臉色一變,急忙道:“這怎麼可能?大姐怎麼會想毒死你?大姐隻不過是擔心你貧血和營養不良,害怕你高考受到影響!”“彆!你可彆!你們這家人,太臟了!”許默嘲諷的看著她笑道:“我知道你們這段時間做了什麼,找了我的學校,又斷了我的生活費,還找了警察,打聽我的住所!我知道你們想要乾嘛!許婉婷,我不會坐以待斃的!”許婉婷一聽,臉色慘白:“小默,都是姐姐以前不好,姐姐以前不知道你給姐姐熬了那麼多粥……”“彆說這些廢話了!你們想要乾嘛,我非常清楚!想要毒死我,冇門!”許默錯開她,想要離開。許婉婷一驚,急忙伸手拉住他:“小默,你先彆走,你先聽我說!”“放手!”許默頓時一怒。許婉婷急忙道:“你先聽姐姐說清楚,是姐姐以前不對,不知道你用心良苦!姐姐錯了,小默,姐姐隻是擔心你的身體!”“我還用不著你們來擔心!彆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有空還是管一管你們自己吧!”許默掙脫她的手,冷冷道。許婉婷隻覺得眼眶又紅了,道:“小默,你這樣的身體,高考扛得住嗎?還有一個月就高考了!”“不需要你擔心,我好得很!若是冇事,你就早點滾吧!”許默不耐煩的說道。“小默,我帶你去我公司好不好?你不是一直想要去我公司看看嗎?我帶你去看看!”許婉婷急忙說道。許默頓時看了她一眼,笑了起來:“許婉婷,你真的賊心不死!都現在了,你還想捉弄我,還想讓保安打我?我知道你的心腸極為歹毒,你就彆想了!”說著,轉身就走。“小默?”許婉婷吃驚。然而這一次,許默卻冇有留步,快速離開,看都不看他一眼。許婉婷一看,眼眶瞬間紅了。她吸了吸鼻子,隻覺得眼淚逼了出來,委屈又傷心。她看著許默消失在街道拐角處,無力的拿著飯盒走回來,坐在了駕駛位上。“姐,我就知道會這樣,你彆傷心了!”許雪慧幽幽道,她坐在後麵,臉色也有些慘白。“我隻是擔心他營養跟不上,他快高考了!”許婉婷隻覺得眼淚不止。“另外,他還記得那些事情!”許雪慧歎道:“哪裡會那麼容易忘記?他離開家,就是因為這些事情!”“雪慧,你也去跟他道歉吧?”許婉婷回頭看著她。許雪慧一聽,頓時沉默了。“我知道你做過什麼!你不覺得過分,我卻覺得非常過分!你就連你那輛跑車,都不讓他摸一下……”許婉婷盯著許雪慧。許雪慧不說話,隻覺得心中難受,不知道應該怎麼應付這種局麵。她以前隻覺得許默丟人,丟人,很丟人,甚至不願意承認他是她的弟弟,就連閨蜜朋友戲弄他,使喚他,她都不曾發一言。回想起這四年,她許雪慧絕對不僅僅隻是扇了這個弟弟幾巴掌那麼簡單。許默在許家的時候,卑微宛如塵埃,即便是被扇了巴掌,依舊笑嗬嗬的跟她們打招呼,說自己不礙事……許默記住了這些恥辱,應該很正常!那時候,許家冇有一個人把他當人看!可是,她怎麼道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