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快穿:宿主她心如磐石 > 第1章 年則

第1章 年則

-

友情提示:

1.女主是長相一般的真反派,會虐男

2.這是單箭頭、gb、無cp文

3.第一個任務是女尊世界,男生子

4.第一個世界文筆不好,建議先看第二個。

以上看不習慣的,可以直接退出。

“經理,三樓...三樓的那位找你。”來者神色驚恐,結結巴巴的。

林逸——在這往若樓當了七年的經理,對此早已見怪不怪。

她麵無表情的說道:“副經理,現在往若樓的培訓安排已經是這種水平了嗎?這種情況不要再發生第二次。”說完她就獨自快步走去三樓的主閣。

在往若樓這個銷金窟,會員資格有價無市,而且會對引發騷亂的會員取消資格,但三樓的主閣永遠是個例外。

此時這個包間裡正傳來不絕如縷的砸杯子聲音。她停頓了會後,直接無視額頭被砸出血的男人,徑直走近坐在輪椅上的年則。

年則的容貌普普通通,常年一副麵癱的樣子,像是古井無波,讓人捉摸不透。

她轉過頭盯著林逸,質問道:“林大經理,解釋下他怎麼進來的,我說的話你也忘記了?”

因為莊一禾這個煩人的男人,硬生生把她32歲生日會上的好興意全敗壞掉了。

說完,她又拿起發小紀翊遞來的玻璃杯朝莊一禾扔去,全然不思考後果。

林逸:“年小姐,這位先生是憑著您在一個月前的在紀先生的生日會上的承諾進來的。”

“承諾啊。”年則靠在輪椅上,感到煩躁,歪著頭嘗試去回憶當時,“我想起來了。”

說完她不屑的笑了,像逗小貓一樣招手讓莊一禾走近。

莊一禾愣了會,雖然額間全是鮮血,但是仍然遮擋不住他那優越的容顏,尤其身上衣服沾著血色,讓年則看的更為賞心悅目。

他嘗試擦了擦額頭上的血未果後,走到年則的麵前,習慣性的彎下身。

年則掐著他的下巴,讓他被迫仰視她,“莊一禾,你也是賤啊,我還以為你會理所當然的讓我放過你。你也不識趣點,還出現在我麵前。”然後甩過手,莊一禾卻一把抓住。

雖然這一個月她都冇有理會自己,他心裡已經有了猜想,但在此刻被證實後還是難以接受,有些崩潰道:“你都折磨我十年了,怎麼不繼續了?”

年則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心思,但她懶得想,懶得戳破,她熱衷於招之即來。不止是莊一禾,男人就不值得她去費心思。

“你也知道十年了啊,我本來就冇什麼耐心,早煩了,更何況還是不聽話的狗。”她把手掙脫出來,順帶扇了他一巴掌。

聽到這話,一直靜靜坐在那裡的紀翊不知道年則怎麼看他的,忍下探究之心去諷刺道:“莊大少爺,滾回去當你的少爺吧。你當年那句話冇禮貌到我還記得呢,都是我家年則心地善良,大人不記小人過。”

莊一禾冷笑:“我家?嗬,你真會給自己貼金。”

小心眼的男人們最熟悉各自的心思。

他不死心地問年則:“紀翊他也給你添過很多麻煩,你又為什麼這麼包容他。”

年則看著二人的鬥爭,覺得挺有趣的,便選擇解釋,來加把火。

“他可是我發小啊。”

“就算嫌煩,家長那總不好鬨僵。”

本以為自己在年則心中分量更重的紀翊聽到後整個人僵住了,但他冇有反駁道,因為他知道年則最煩無趣的人。

這場硝煙中,勝利的隻有看客年則。

林逸注意到還有一個小時即將零點,便打算結束這場鬨劇,她小聲對年則說了些話後,年則點了點頭後,指著莊一禾,下達最終公告:“這是我最後一次再說,我最近看到你就煩,少出現在我麵前。”

“紀翊你也少刷存在感,有空找你同齡人玩去,我很忙的。”

然後林逸就熟練地推著她出去,二人自知再鬨下去隻會使自己更難堪,望著她們遠去。年則不在場後,兩個人也直接爆發起來,口無遮攔。

紀翊大罵:“莊一禾,你看看你,當年還嘲諷年則殘疾,現在卻甘願當她的狗,恬不知恥的纏著她,你是有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啊。”

莊一禾嘲笑他:“是又怎樣?二十五纔出頭的你,冇資格管我和她的事。”

“你個三十多的老男人,不知道人永遠喜歡年輕的嗎?年則已經厭倦你這張臉了。”

“至少年則不喜歡你這種年輕的,她剛纔說的,不是嗎?”

“她哪裡是不喜歡年輕的,她是不喜歡...!”

說到這兩人突然意識到,年則最喜歡永遠是新鮮的,而他們所有人隻能找藉口說她是因為想著白月光會才一直找替身,為自己挽尊。

紀翊突然想起剛纔林逸對年則說悄悄話,惡狠狠的說“難怪她對林逸比誰都寬和。”

林逸,一直為年則提供所謂“替身”的人。她與年則相遇的一年半後,成為了往若樓的經理。她發現的人裡,被剩下的纔會出現在往若樓裡。

兩人追出去,但為時已晚,早已找不到人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