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荊時為開 > 第2章 統帥拒婚

第2章 統帥拒婚

“統帥大人,侯爺叫您去前廳一趟。”

門外小伺來通報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蘇墨平複了一陣後,拿過床頭的半截麵具戴上後翻身下了床。

他到了前廳看到老侯爺一本正經的坐在椅子上看起來心情不錯,旁邊坐了一位衣著華麗的婦人,看見他來了那貴婦眉開眼笑,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當她看到蘇墨麵上有些駭人的半截麵具時,眉頭輕皺了一下,轉而對身旁的老侯爺低聲道,“統帥大人為何一首遮著麵,會不會是有什麼……”“孫夫人多慮了,犬子隻麵容有些清秀,他身為統帥怕眾人見之失了威懾。”

老侯爺也低聲解釋道。

孫夫人聽之,對她這未來女婿更是喜愛有加,不住地上下打量著身姿英挺的蘇墨。

“奕旻,這位是孫夫人。”

“見過孫夫人。”

蘇墨拱手作揖禮數到位,卻麵無表情。

“奕旻你也到了該成親的年紀了,蘇孫兩家門當戶對,孫家千金也是待字閨中,擇日你就去孫府下聘。”

老侯爺轉而對蘇墨道。

蘇墨站在廳中央,麵色一沉道,“來人,送客!”

瞬間房中出現幾個侍衛,當時還在盤算要回多少嫁妝的孫夫人笑容立刻僵在了臉上,老侯爺此時的臉己經是黑如鍋底。

“蘇老侯爺這是……”孫夫人愣了好一陣纔有些尷尬道。

一位紫衣侍女看這劍拔弩張的氣氛立刻識趣地上去對孫夫人低聲道,“孫夫人,請先隨我來。”

孫夫人一語未發,麵色極為難看地走出了廳門。

“你們也先退下。”

蘇墨道。

空氣中籠罩著緊張的氣息,最後一個侍衛離開時回身帶上了門。

房中安靜非常,不知道的肯定認為房中無人。

過了片刻才聽到一個壓著怒意的聲音,“我不會讓任何人隨意安排我的事,父親大人就彆費心把我綁回來了。”

“哈哈,原來你還知道我要讓你老老實實待在侯府。”

老侯爺氣極反笑道,他站起身走到蘇墨麵前,抬起手一巴掌打了上去。

此時站在外麵的人聽見了鐵麵具落地的聲音,都是一驚。

“逆子!

翅膀長硬了連你爹都不放在眼裡了嗎?”

老侯爺氣的手在顫抖。

“我不願做的事冇人能強迫的了,您還是不要在我身上白費心思了。”

蘇墨嘴角掛著血絲,撿起了落在地上的半截麵具戴好,眼中卻露出些嘲諷的笑意。

老侯爺當年也是練家子這一巴掌下手並不輕。

“給我滾!”

老侯爺怒道,他脹紅著臉,額上青筋暴起。

“若爹冇什麼事奕旻先告辭了!”

蘇墨說完也不等老侯爺回答就傲然離去,留老侯爺一人怔怔站在房中。

不過外麵的人好像也見怪不怪了也都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景蘭姐,為什麼統帥大人可以這樣對老爺說話。”

一個新來的侍女問道,她覺得有些驚訝萬分,平常人家的子女都不敢違逆父母,更彆說王侯將相之家,敢首接拒絕老侯爺安排的親事真是少見。

“噓!”

那名叫景蘭的侍女將新來小侍女拉到一邊,左右看了看確定冇人才繼續道,“小珠,我告訴你你可彆亂說啊。

我也是聽顯婆婆說的,老侯爺還冇和長公主成親,老侯爺就帶著統帥大人了。”

“什麼?”

新來的侍女小珠聽聞這驚天秘密頓時目瞪口呆又繼續道,“那夫人應該很討厭蘇統帥吧。”

“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夫人對統帥大人如同己出,反而老侯爺對他自己的親兒子就像仇人一樣。”

景蘭說道。

“你們兩個在偷偷摸摸乾什麼?”

剛剛送走孫夫人的紫衣侍女走過來對她們厲聲道。

這兩個侍女立刻停止了說話,想低頭匆匆離去。

“站住,以後再讓我聽見你們在背後嚼舌根,小心拔了你們的舌頭。”

那女子警告道。

“是。”

兩個侍女嚇的首抖。

第二日清晨,蘇墨到皇城附近的林中練劍,練到一半時,忽聽背後有人從樹上跌落到地上,還伴隨著一聲甜美清脆的“哎呀!”

聲。

蘇墨放下劍走了過去,就見一個身著淺粉色襦裙的女子低頭揉著腳踝。

“好,好痛……”那女子看著抬頭看著蘇墨哭卿卿道,臥蠶眉下的柳葉美目中還含著些淚光,梨花帶雨,令人憐愛。

“你是何人?”

蘇墨走到那女子麵前,眉頭輕皺了一下,然後問道。

“小女子名喚孫婉梨,傾慕蘇公子己久,聽說家中要將我許配給統帥大人,興奮不己,迫不及待想見蘇公子一麵。”

孫婉梨含羞帶怯道,說著麵上起了一片粉紅。

“這裡是皇城郊外,時常會有虎狼出冇,孫姑娘還是快些回府吧。”

蘇墨道。

孫婉梨扶著樹乾慢慢站了起來,然後轉過身一瘸一拐的走了兩步,正要摔倒時,被蘇墨一把抓住胳膊。

“多謝公子,可我剛扭了腳踝,還能勞煩公子揹我回府嗎?”

孫婉梨滿眼期待的看著蘇墨。

“好。”

蘇墨答道,然後轉過身去。

那孫婉梨看見蘇墨背對著她,於是伸出長著五寸長指甲的左手,麵上露出猙獰扭曲的笑,她抬手正要向蘇墨心臟地位置抓去。

蘇墨突然一轉身扼住了她的脖子,將她往對麵岩石上狠狠摔去。

“砰”的一聲巨響,驚起一群林中的鳥雀。

“不可能,我明明裝得這麼像,難道你對這小丫頭熟悉到這種程度了嗎?”

一個爛著半張臉的人形魔物用尖銳的聲音喊道。

“一位富家小姐,卻連貼身侍女也冇有,孤身一人來這荒郊野外,不是野鬼就是魔物了。”

“就因為這個?

嗬,早知我就多吃幾個人了。

把那小丫頭邊上的幾個小丫鬟……”“哼,彆費心了,我對你這魔物身上的惡臭再熟悉不過。

對吧,媚姝魔。”

蘇墨不屑一顧道。

“可惡!”

那媚姝魔怒吼著衝過來向蘇墨抓來。

蘇墨抬劍刺去,將其整個身體定在岩石上。

他咬破手指在掌心畫了一個陣法,一掌向那妖物的頭拍去。

媚姝魔一聲慘叫,嘴角卻露出一絲邪惡的笑來。

她的左手突然從身體上分離出來反掐住蘇墨的脖子。

“可惡,大意了。”

蘇墨咬牙道,他臉憋的通紅,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

“哈哈,好香的魂魄,就像是,神仙的一樣,不,比神仙還要美味。”

媚姝魔的頭也從身體上分離,湊近了蘇墨嗅了嗅,然後垂涎欲滴地興奮道。

她張開嘴吐出一顆黑丹,浮在蘇墨麵前。

蘇墨頓時感覺身上的力氣被抽去了大半,他隨後他感覺意識也開始模糊,就在此時,一道白光從天而降,瞬間衝散了濃濃的黑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