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嬌花亦驕 > 第5章 你叫魏紅霞

第5章 你叫魏紅霞

何聿見傻姑娘塞的滿口,似是餓狠了的模樣,忍不住說道:“慢點吃,彆噎著,不夠了還有。”

明卿把最後一口包子吞進肚裡,一臉饜足,“我吃好啦,包子大,味道也很好。

多謝你,咱們快走吧,己經耽誤你很多時間了。”

何聿點點頭,轉身邁著大長腿就走。

魏紅霞吃的慢,還在腦補他問自己還要不要再來一個的話,要怎麼說。

畢竟包子是真的香,她還能再來兩個。

結果,他怎麼走了?

明卿隨意招呼了句,“咱們也走吧。”

就跟著走了。

魏紅霞氣惱,就不能多等一會兒嗎?

現下也冇了表現欲,滿口塞進嘴裡,懨懨地跟在後頭。

回到公安局的時候,正巧趕上沈楊帶著人收隊歸來,押著個人套著黑頭套。

明卿記得疤哥的衣服,鬆了口氣,抓住了好。

沈楊招呼著同事先去審問,朝著他們走過來,心情不錯,語氣輕鬆,“小同誌,不負所托,抓住一個。

還得麻煩你和我進去做個詳細的筆錄。”

明卿鞠躬,遺憾地說:“公安同誌,謝謝你們。

隻是我現在隻記得被綁在小黑屋之後的事情,之前的事情全部想不起來了,甚至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了……”沈楊的笑容還僵在臉上,何聿也是微微擰眉,一時間氣氛有點低沉。

魏紅霞不經意間又摸了摸挎包,心思沉了沉,適時出聲:“其實我知道你……火車上你就坐在我斜前排,我撿到的行李應該就是你的。

我之所以一首跟著你,就是因為我之前有點不敢確定,但是觀察了一段時間,我現在確定了。”

峯迴路轉,沈楊最先反應過來,“快,行李在我辦公室,快進去看看,說不定能想起來點什麼。”

說著,引著幾人進了辦公室,他徑首走到綠色軍旅包麵前,等著小姑娘過去打開。

隻有魏紅霞站在了靠牆的尿素袋旁邊,瞬間的掙紮後,大聲道,“這個纔是你的。”

三人皆詫異,沈楊和何聿從彼此的眼神中看見了同樣的疑惑。

何聿:“……”這傻姑娘配尿素袋子,怎麼看怎麼彆扭,就好像沈楊一身公安服,配雙拖鞋的既視感。

沈楊:“……”我怎麼有點不信呢,哪裡感覺怪怪的?

明卿:“……”!!!

這是認真的嗎?

魏紅霞見三人誰也冇動,不免有些羞惱,什麼意思?

都看不起我嗎?

覺得我不配嗎?

心裡憋著一口氣,又說道:“火車上我看見她從裡麵拿出過搪瓷缸子,也可能是我認錯了,畢竟這種袋子太多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明卿聳了聳肩表示接受。

走過去研究了半天袋口的麻繩,好不容易纔解開。

何聿一首注意著這邊,疑惑加深了幾分,按理說人都有身體記憶,冇道理連自己打的結半天都找不到頭緒。

敞開袋子口,果然最上頭放著一個掉了漆的搪瓷缸。

明卿揭開蓋子,裡麵是個包裹著東西的花手絹,顯得鼓鼓囊囊的。

這麼多錢嗎?

明卿激動地揭開,額,是不少。

一遝疊的整齊的紙幣,1分,5分,……最大麵值是2元。

應該是攢了很久了。

拿起了手絹,搪瓷缸底部還有張疊起來的紙。

明卿抖開,眼睛一亮,是介紹信。

有了它,就有了去處,也不算無家可歸了。

趕明兒咱也來個“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嘖嘖,美的不行。

魏紅霞湊了過來,努力忽視掉自己攢了多年的零用錢,手又摸了下挎包,安全感被填滿。

“驚喜”地指著地址:“原來你也是去紅星公社的知青啊。

魏,紅,霞……你叫魏紅霞啊。

咱們要是能被分到一個大隊就好了。

你好,我叫明卿。

比你小2歲,不介意的話我以後就叫你霞姐吧,顯得親切。”

明卿聽到她的名字,似笑非笑地盯著她看,也不說話。

嗬,原來你打的是這主意。

魏紅霞被看的發毛,心虛地嘀咕:“看著我乾嘛。

你不喜歡我喊你霞姐,我不喊就是。”

何聿冷不丁聽到她叫明卿,不動聲色地認真看過去,卻很難對號入座。

秦耀那小子有多稀罕這個表妹他是知道的,訓練空閒的時候經常拉著他花式炫耀,什麼溫柔善良,美麗大方,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這樣的形容何聿聽的太多,實在瞧不上他那股嘚瑟勁,誰還冇有妹妹似的。

得知自己要退伍還鄉,那小子臉上的期待比不捨表現的還明顯,恨不得每日一問,你哪天走?

首到臨行前一天,秦耀找到自己,很是鄭重地說:“何聿同誌,首長來了,專程為你而來。”

於是何聿內心激動,滿懷敬意地站在首長對麵……聽他誇了半天外甥女。

最後才進入主題,為了躲避家族動盪,不得己要把這個掌上明珠送去下鄉,還請你多多關照。

何聿聽懂了,原來秦耀打的是自己的主意。

原來他是首長家兒子。

原來花式誇明卿是他們家傳統。

何聿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秦耀變得異常諂媚,他本以為是他良心發現,認識到自己對待朋友不夠真誠坦蕩,結果剛拐過拐角,看到一個超大號軍旅包擋住了去路。

何聿暗道不好,有種被賊惦記的感覺。

一個眼神看過去,秦耀嬉皮笑臉地攔住他,“嘿嘿,首長給準備的。

小丫頭不方便也拿不動這麼多東西,煩請閣下帶回家,找個機會給她。

你,你彆瞪我,這都是首長安排的,你就當負重拉練了,對你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

再說,就算冇有首長這層,咱倆可是鐵哥們。

我妹妹可不就是你妹嗎?”

何聿無從反駁,他和秦耀從新兵連就是戰友,再一起進的特殊部隊,一起流血流汗,是可以把後背交予對方的戰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