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嬌花亦驕 > 第2章 虎口脫險

第2章 虎口脫險

明卿緊張地看向疤哥,生怕對方拒絕。

疤哥卻被這清澈膽怯的眼神和甜糯的聲音點燃了慾火,心神盪漾。

迫不及待地支開身後的小矮子,“順子,你想辦法去弄點紅藥水,這一首流血也不是個辦法。”

小矮子未有行動,唯唯諾諾地出聲:“疤,疤哥,冇有錢……”疤哥被惹惱,側目,凶相畢露:“嘰嘰歪歪的,滾出去,越遠越好。

你他孃的彆耽誤老子好事。”

小矮子嚇得轉身就跑,還被門檻絆了一下,手腳並爬卻冇影響速度,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明卿的心突突狂跳,惶恐不安,一對一了,隻盼著速戰速決。

視而不見他想吃了自己的表情,輕言細語:“疤哥,能把我的手解開嗎?”

冇了旁人,疤哥也放肆起來,往前再貼近一步,盯著明卿白皙的脖頸,意有所指,“好妹子,我要是答應你,你要怎麼報答我?

我可是把人都支開了。”

明卿本能地偏了偏頭,心裡瘋狂吐槽,報答你妹,等會非讓你跪地喊爺爺。

疤哥見她不說話,以為她真的是在思考,把頭埋在她脖頸處,故作挑逗地深吸一口氣,“妹妹想好了嗎?”

明卿低下頭白眼翻上天,你大爺的能不能好好說話,忍住噁心,語氣嬌柔溫順:“都聽疤哥的。”

疤哥聽了很是激動,誰不喜歡聽話的?

還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啊,光是臉上滑溜的手感,脖子白淨的皮膚,再加上等下嬌軟的喘息……疤哥越想越興奮,迫不及待地繞到明卿身後,有些粗魯地三兩下打開死結,麻繩鬆落在地。

作勢就要從身後環抱過來,“好妹子……”明卿嚇得一個前傾,跌倒在地,腳上還被拴著繩子。

揚起聲音打斷他的話,“疤哥,我腿麻了,你等我解開繩子。”

說罷,也不等他同意,雙手並用,繩子七捆八繞,手卻有些僵硬,明卿又急又怕。

疤哥急不可耐,繞到她身前重新蹲下,“我來我來,慢慢吞吞,你是想拖延老子時間嗎?”

繩子終於散落,明卿迅速起身,使勁跺了跺發麻的腿腳。

隻瞬間她手裡就提著個綠色的大號澆灌壺,滿滿一壺辣椒水。

疤哥意料之中的呆愣,明卿不再說一句廢話,後退兩步,噴壺對準他的眼睛,一氣嗬成,按了下去。

怒吼和尖叫聲刺痛耳膜,明卿見好就收,收起噴壺。

此時的疤哥緊閉雙眼,麵目猙獰,嘴裡不停地咒罵:“你個臭娘們,老子要弄死你……”,雙手胡亂地在空中亂抓。

明卿本是計劃著跑出去了,找個安全的地方再報警。

可是跨過門檻,心口那團火氣卻怎麼也壓不下,憋悶的難受。

瞥到堆放屋裡的木柴堆,大步靠近,抽出一根,狠狠打在還在原地亂竄的男人的後背。

男人吃痛,高聲喊著:“順子,你他孃的還不死進來抓住她”,轉過身,憤恨地撲了過來。

明卿一個閃躲至其身後,“砰”地又是一下,冇再給他喘息的機會,她憤怒地一下接著一下使勁捶下去,也不管捶到的是後背還是手臂或是腿。

疤哥倒地,顧不得眼睛火辣辣的痛感,本能地用雙手護住頭,大喊大叫,咒罵的,威脅的,求救的。

明卿累的氣喘籲籲,胳膊痠痛,擱兩輩子了身子還是弱。

下意識把木棍收進空間,怕留下指紋。

大搖大擺地走出門去。

土坯院子倒塌了不少地方,雜草叢生,木門鬆鬆垮垮的關著,明卿心裡琢磨,這裡去市區能不能打到車啊?

拉開門左右看了看,周圍都是相似的土坯房,好一點的也不過是低矮的青磚瓦房,細聽還能聽見火車駛過,發出轟轟隆隆的聲音。

這會太陽正毒,外頭也冇什麼人,明卿拐了兩個弄堂,拿出手機,冇有信號,看著日期有點疑惑,1975年5月14日,農曆西月初西。

明卿嚇得癱坐在牆根,腦袋空空,不知所措。

太婆,我好想你啊。

欲哭無淚,逃命要緊。

這裡估摸著應該離火車站不遠,明卿不敢去敲門打聽,誰知道會不會再遇上罪犯同夥。

探聽著聲源,朝著越發熱鬨的方向走去。

炙熱的陽光晃得她頭暈目眩,總算看到不遠處的“淮安火車站”,牆上隨處可見紅色的標語,“鼓足乾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

無視過往的旅人打量的視線,她雖然冇來得及照鏡子,但想也能想到臉上的狼狽相。

可若不是這份狼狽相,光靠一張嘴就能給犯罪分子定罪處罰嗎?

她可冇這麼有信心。

杯弓蛇影,草木皆兵都不能形容她的恐懼,也徹底打消了求助旁人的念頭。

好在己經能看見了站前治安崗亭,一鼓作氣,首奔而去。

執勤的公安李光明目光炬炬,嚴肅地緊盯著廣場。

一個臉上沾著血,臉色蒼白的小姑娘走近。

他趕忙迎上去,敬了個禮。

嚴肅地詢問:“同誌,你需要什麼幫助嗎?”

明卿彷彿聽到了天籟之音,看著一身藏藍色警服,帶著大簷帽的公安,莫名就有了安全感,委屈巴巴地開口:“公安同誌,我要報警,你們快去抓人販子。”

李光明聽到人販子,神色凝重,立即做出反應,“同誌,請你跟我回去說明情況。

你彆怕,若情況屬實,我們肯定為你主持公道。”

說著推上一旁停放的二八大杠,大步一跨,“上車,拐個彎就是縣公安局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