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江初穗陸危後續 > 《江初穗陸危後續 全文》 第10章

《江初穗陸危後續 全文》 第10章

江初穗冇有理他,隻是拿著他的拖把,直接走到外麵,把最後的一塊地給拖了。“你不是不理我嗎?最好等你畢業,不要跟我我說話。”江初穗從後門走到衛生角,把一切收拾乾淨,然後拿起書包就要離開時,周毅川倏然抓著她的手,把她堵在了教室牆角後麵。...《江初穗陸危後續 全文》第10章免費試讀江初穗冇有理他,隻是拿著他的拖把,直接走到外麵,把最後的一塊地給拖了。“你不是不理我嗎?最好等你畢業,不要跟我我說話。”江初穗從後門走到衛生角,把一切收拾乾淨,然後拿起書包就要離開時,周毅川倏然抓著她的手,把她堵在了教室牆角後麵。江初穗打量著他的眉眼,明明才十八歲,卻長了一張十分成熟的臉,現在他長得還隻是普通,隻有江初穗知道,三四十歲的周毅川,有多麼的受女人的追捧,市長千金,國際女模明星數不勝數…他屬於越老越有味道的男人,眼睛的光,還是跟前世一樣,溫柔中帶著堅定。周毅川,“那你想我怎麼樣?我一個除了學習成績好,什麼都不是的窮鬼,往你身上湊,就像是垃圾一樣,讓你覺得噁心,我遠離你你不該開心?”“不是的!”江初穗著急的忽然抓著了他的手腕,“周毅川,上次的事情,對不起…這些都是我的氣話,我從來都冇有這麼想過。”“周毅川,對不起!”想到前世,害了他鋃鐺入獄,為了她一個人攔下罪名,最後被判無期徒刑的周毅川,眼淚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掉了下來,“我…對不起你…周毅川!”“真的對不起!”女孩兒洶湧的眼淚,讓向來波瀾不驚的人,心裡劃過一絲的慌亂急促,“你哭什麼?被人看見,還會以為我對你做了什麼。”“彆哭,我答應,以後…我不會不理你!”周毅川斂著眸光淡然的說出這句話,“有人看見你被叫到辦公室去,是不是我的存在給你造成了困擾?”江初穗手背擦了擦眼淚,聲音哽嚥著說,“不…不是的,跟你冇有關係,是我這次成績不理想,纔會被叫到辦公室。”周毅川眉頭緊皺起來,“卷子呢?給我看看。”江初穗給他看卷子,周毅川這麼聰明,肯定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上麵寫了他的名字。她支支吾吾,“卷子還冇有批閱下來,要等明天。”周毅川:“上次我給你的筆記本,全都記了?”江初穗搖頭,還冇有。周毅川低頭看著麵前嬌小的女孩,眼底似乎剋製著某種情緒:“你的基礎不算差,文科班壓力也不算很大,你還有兩年的時間,可以慢慢來不著急,隻要把我給你的東西全都記住,可以考個好的大學。”“我先走了,你也回去,記得我說的話,有什麼不懂的,給我打電話。”在他轉身時,江初穗突然抓著了他的手,觸碰到他強裝小麥色肌膚,還有那雙不怒而威的眼睛,她覺得‘鐵漢柔情’這四個字,對他特彆的貼切。“周毅川,上次的事情,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說這些話了,你原諒我好不好?”周毅川,“我知道了。”江初穗:“…”周毅川視線落在還在緊抓著的手腕上,“你還想抓我多久?被髮現還想吃處分?”江初穗立馬鬆開了手,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她的心裡在此刻好像什麼東西慢慢的放下了,不再像以前那麼沉重。周毅川,這一次…我不會再連累你了。…盛世集團最後會議結束,高遠推開會議室大門,一身黑色高定昂貴西裝,單手抄兜,氣場強烈從會議室走出,高遠緊跟其後,彙報著接下去的行程。明天是週五,按照盛家的老規矩,是盛家家庭宴會。陸危推了所有的應酬,走進總裁辦室,“讓你查的資料查到了?”高遠點頭,“已經查到了,周毅川祖籍青城人,後因為母親尿毒症就搬到了帝都市,家中隻靠著父親一個人經營著一家中醫館,收入微薄,此外每個月還有一筆巨大的醫療費用支出,現在目前周毅川最大的收入來源,是之前他被特招保送進入帝大的獎學金。”“此外周毅川每天放學大多數都在做兼職,週末給人做家教,來獲得報酬。”“跟初穗小姐,也是剛開學認識的,一個多星期之前,兩個人剛吵過架。”陸危深邃危險的眸子裡,充滿著淡漠,臉上也冇有太大的情緒,坐在辦公桌前,隨手拿起一旁的檔案,閱覽然後…簽字。聽完這些彙報之後,男人隻是輕吐露出一句話,“以後關於這些事情不用再彙報,每個星期,都往她的卡裡打一筆生活費,包括接下去的兩年高中學費。”這…打算是,不再管初穗小姐?高遠思慮著,不過也是,這麼多年了,救命之恩,這十多年,也確實還清了。江初穗的出生,跟總裁是兩個世界的人,現在盛家沈家即將要聯姻,江初穗也的確冇有在存在的必要。“是!”高遠頷首點頭,轉身離開辦公室。感覺到口袋手機的震動,是一神秘號碼發來的訊息,是關於江初穗在學校的情況。資訊內容,高遠簡略的掃了眼,下麵是幾張照片。江初穗站在凳子上的黑板前,身邊站著的正是周毅川。高遠注意到,江初穗看向周毅川時的眼神,這絕對不是,對一個人厭惡時,纔有的表情,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並冇有打聽到的那麼清白。照片裡,還有江初穗被堵在教室後的牆角落…不論怎麼看,兩人絕對不是那麼簡單。高中早戀,每個人都經曆過,不算稀奇。哪怕江初穗因為某些原因,被學校開除,她銀行卡裡的錢,也足夠讓她後顧無憂,在帝都待到結婚嫁人為止。高遠拿著手機看了眼緊閉的總裁辦公室,視線收回,編輯簡訊,發送:以後不用再彙報。手機重新揣進兜裡口袋,也冇有再管那些照片。江初穗回到家前,在樓下吃了碗麪,回到家洗了個澡,等走出浴室,看著書桌上放著的手機,她擦著**的頭髮,猶豫著拿起手機,找到通訊錄上,僅存了一個人聯絡方式的手機號碼,她最終還是鼓足了勇氣,按下撥打的按鈕。時間過去三秒鐘,江初穗期間一直屏著呼吸,隻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