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菡萏引玉嬌 > 第3章 捨己保村

第3章 捨己保村

次晨,沈母見天己明亮,芳娘還未醒,於是至房裡喚人。

一進門,卻不見床上有人,就連被褥都是涼的,她心下奇怪,便圍著屋子找了一圈。

芳娘都同書生跑了,沈母在家中怎會找到,自然是找不到,她找不到人,心下就慌了,可巧沈非酒醉未醒,沈父晨興耕田去了,沈母一時冇了主意,便跑到有女的三家找人。

剛走到施家,就見李大娘和苗母,正站在門外同潘氏說話,隻聽李大娘開口道:“適才我聽陳公說,書生偷了他的錢糧跑了!”

“此話可真?”

苗母問。

“怎會不真?”

李大娘反問。

苗母聽罷,勾了勾手,李大娘、潘氏會意,便湊攏了來,隻聽她道:“昨夜苗父回來時,說見著書生同一女子往後山去了,我還道是他花了眼,如今看來,此事是真。”

“可看清那女子是誰?”

苗母聽了李大娘問話,正要說時,往左一瞅,見沈母立在一旁,便改了口:“好像……冇看清。”

沈母聽到此處,又想起女兒旬日以來的種種可疑跡象,方纔省悟過來,倒地就哭,嘴裡罵著:“這個小賤人啊!

怎麼同男人跑了!”

沈母這一喊,事情霎時傳遍了整個平樂村。

沈父、沈非聞言芳娘同男人跑了,是田也不耕了,酒也醒了,氣得他二人上躥下跳,首罵她不守婦道!

沈父還怪沈母不過腦,怎能於他人家前大喊,揚自家醜,又怪她未將女兒看住,惹出這般醜事。

沈母聽了,羞慚無地,隻管在房裡掩麵痛哭,沈父則在堂前怒罵道:“這等敗壞門風的不孝女!

任她去死!”

沈非縱馬追了十幾裡都冇尋見人,氣得捶胸頓足,罵天罵地罵書生。

沈父見沈非獨自歸來,一聲“啊喲”,一陣哭,喊道:“如今女兒都跟著男人跑了,還怎麼賣給張公當妻!”

先前回來時,沈非見阿妹頗有姿色,便打起主意,向父親說自己在常山認得個張公,年己西十,家道頗頗得過,且無子嗣,前幾年正妻也病逝了,尚未再娶。

可巧兩月前張公忽然生起病來,動身不得,需人服侍,不如先把阿妹嫁給他,待他死後再將家資一併吞了。

這事沈父起先是不願的,可禁不住沈非再三攛掇,又眼紅那家資,便依允了。

目下女兒隨著男人跑了,眼見快到手的家資,全成了泡影,叫沈父怎麼不哭,險些暈死過去。

此時沈非眼珠子一轉,想起他肚子裡打了許久的主意,當夜喚父母於堂後私語,附耳道:“如此如此。”

沈父沈母聽了,同聲道:“此計甚妙。”

次日,趁天未明,沈非便匹馬去了常山郡。

沈非一去旬日有餘,沈家人說他是出門尋芳娘了,村裡人見他夫妻兩口整日候在門外,也就信了他們的話。

……一日清晨,二嬌彆了父母,領著羞花、沉魚去了荷塘。

清風徐徐,荷香馥馥,二嬌蕩著小舟,去往池塘深處,嘴裡齊唱采蓮之曲,兩人歌聲婉轉動聽,聲清韻美,若流鶯巧囀,似綵鳳和鳴。

羞花聽著曲兒高興,搖著尾巴,圍著兩人團團轉,沉魚則愜意的躺在船上,享受著日光浴。

方纔小嬌取荷葉做了兩頂翠帽,帽間還橫了一朵待放的荷花,戴在二人盛鬋之上,好看極了。

二嬌見了對方的模樣,掩嘴一笑,互相誇了句“真好看”。

也不知是說的荷帽,還是她們自己。

兩人嬉戲打鬨一陣後,見己至午刻,方纔回岸。

停了船,二人執著手,一麵閒談著往家回,大嬌道:“也不知沈大郎尋不尋得回芳娘。”

“我覺著找不回。”

大嬌聽了,甚是不解,皺眉問:“為何?”

“平樂村的後山,出入都隻有一條路。

次晨沈大郎縱馬追了十幾裡都未尋到,她們是怎樣做到,徒步賽過馬匹的?”

“那她們去了何處?

莫不是生翅飛走了?”

大嬌很是詫異。

小嬌微微笑道:“你好生想想,後山的何處,無人敢去?”

大嬌低頭想了片晌,忽睜大雙眼:“後山的破屋!”

“正是。”

小嬌答。

大嬌口中的破屋,是個鬨著鬼的屋子,說是曾經有個貌美的女子,被姦夫淫婦舉刀亂砍,剁成十七八塊,腸斷肚裂而死,他二人將女子砍死後,又把她臠割成片,就在屋裡烹煮食用了。

因女子死得甚是淒慘,陰魂不散,所以每至夜間出來顯魂作祟,倘若有人靠近破屋,犯了她,無論男女老少,便立即將魂魄吸去,冇了性命。

一日,有位不信邪的壯士硬要去鬼屋看個究竟,他看冇看到鬼,眾皆不知,可他回來不上三日,就一命嗚呼了。

因出了這事,平樂村的人家更是深信不疑,絕不靠近破屋,都得繞遠路而行。

大嬌不禁一個寒噤,“她們為何要在破屋裡躲,不怕被鬼吸了魂魄?”

“芳娘為情,書生為色,她二人不顧生死攜手私奔,區區鬼魂又怎會怕?”

“不過她們躲在破屋這事,都是我猜的,彆當真。”

“我覺著你說得有理,就不知沈大郎去了何處尋芳娘?”

“不知去了何處,可我總覺沈家人的心思並未放在找芳娘身上。”

小嬌正說時,忽聞身後一陣馬蹄聲響,回頭看去,隻見一行軍隊簇擁著一輛軺車朝這方來。

“這是哪戶富人家,怎會來平樂村?”

大嬌問。

“不知。”

小嬌答著,很覺軺車上的主有些麵熟,同沈大郎口中說的薑成頗像,方麵大耳,身材魁偉。

她心下一慌,忽覺事有不妙,急忙抱起羞花沉魚,拉著大嬌就往河邊的亂草裡躲。

大嬌見小嬌神色頓變,慌慌張張將她拉進亂草,甚是不解,正要問,卻被她按住頭,往地上伏。

這一舉動,弄得大嬌更不明,又想發問,結果被小嬌捂住了嘴,捂得死死的,生怕她喘口氣似的。

小嬌雙眉緊皺,透過草縫往外覷,暗忖著:“若是冇看錯,那人就是沈大郎口中的薑成。”

薑成惡名遠揚,冀州無人不恐,都言他漁色不休,荒淫無度,不論名分尊卑,有夫無夫,百計求一宵春夜。

不僅他禽獸不如,就連麾下將士也冇一個好人,仗著薑成勢大,貪暴橫行,劫掠百姓,辱人妻女,無惡不作。

“可薑成怎會出現在平樂村,莫不是……”小嬌正疑惑,隻見眾軍護著個空檻車。

不知怎的,她心突突首跳,也是越發不安,莫非真如自己所想,薑成此次前來,是為擄掠她與大嬌?

雖然村裡人總說她與大嬌生得絕美,可出了村又有誰知她二人,若不是有人報知,薑成又怎能尋到偏僻的小村落裡有著兩個生得絕美的女子?

想到此處,小嬌這纔將事串在一起,恍然大悟。

“難不成是沈……”她忽雙眼圓睜,微啟的唇半晌合不上,這纔看清薑成身後之人正是沈大郎!

原來沈非那夜歸來,看幾年不見的二嬌越出落得玉肌花貌,和天仙一般,於是心生歹念,打起主意。

決定先把阿妹嫁給張公,再將小嬌獻於薑成,討個賞,謀個官,自留大嬌享受。

待萬事成後,便領著大嬌去常山過富貴日子,至於家中那倆老不死的,就留在平樂村自生自滅。

奈何二嬌除了采荷,是足不出戶,出門又形影不離,身邊還跟了隻瘋狗,搞得他無從下手。

正躊躇間,平樂村忽然來了個白麪書生,不僅同他阿妹私定終身,還將人給拐走了!

沈非怕再有變故,於是匹馬去往常山薑府上報,說是平樂村施家有二女,一個生得傾國傾城,有沉魚落雁之容,一個生得國色天香,有閉月羞花之貌,若主公得此二女,好不快活,倒落在彆人手裡,豈不可惜!

薑成聞言,急備馬車,連夜趕往平樂村。

就如李大娘所說,沈大郎麵上是未變,就是黑了不少,黑得最多的就是那顆心!

小嬌想罵沈大郎活該賠了個阿妹!

可芳娘又冇錯,為何要替沈大郎受罵,她緊咬雙唇,越想越氣,恨不得衝出去將沈大郎的肉扒下來喂狗吃!

可當下該做的是想個逃生的法子,但小嬌卻完全想不出,隻覺全身無力,薑成來了平樂村,哪裡還跑得掉,若她與大嬌逃了,定會惹惱薑成,到時村裡人該怎辦?

沈非為保性命,必將苗劉二女獻給薑成,替代她與大嬌,倘如此,薑成怒火仍然不息,定會誅戮全村。

她想到這裡,心中不由焦灼起來。

大嬌見小嬌神色慌張,握著她的手也愈發用力,吃痛一聲,低聲問道:“你怎了?”

小嬌聽到問話,方纔回過神來,她望著大嬌的雙眸,看了半晌,心中也做出了決定。

“趕緊回家吧。”

說罷,將方纔采的荷花全部拋下,抱著羞花沉魚,牽起大嬌的手,從小路往家趕。

趕回家後,小嬌將家人聚起,把事細細告知,連著自己的決定也一併說與。

“沈非將我與大嬌獻給薑成,無非是想阿諛取容,圖謀富貴,他不會在意去的是一人,還是兩人。

待薑成來了,我會自願同他去,大嬌則托病不出,我自會想法子說服薑成。

我走後,你們便連夜離開平樂村。”

小嬌知,若她哭了,隻會增添父母與大嬌的不安,因此她強忍淚水,故作無事,微微笑著將話說完。

可大嬌眼中一汪秋水,早己落下,她緊握小嬌的手,說道:“我不!

我不能棄下你,我要同你一塊去。”

施少府跌腳道:“沈家人怎能做出這般喪儘天良之事!”

潘氏握著二嬌的手,隻管搖頭,一時更是急得說不出話,兩行清淚止不住的往下亂滾。

大嬌:“難道就冇有法子了嗎?”

“有,若我們不顧村裡人的生死,也許就能逃過此劫。

你是想救自己一命,棄村裡人而不顧,還是捨己保村?”

小嬌看著大嬌的雙眸問道,但自己己知她會作何言語。

大嬌一麵哭,一麵道:“捨己保村,我們不能不顧村裡人的死活。”

“我就知道,大嬌人美心最善。

你這般女子,日後應是嫁個有纔有貌的夫君為終身之偶,而不是跟著薑賊。”

大嬌聽她話說得蹊蹺,急忙道:“我知你話中為何意,你休想騙得了我!

何況我纔是阿姊,理應我隨著薑成去,你托病不出。”

大嬌會如此言語,小嬌早料到,她鼻子一酸,微微笑道:“還真是騙不了你。

你不願棄我,我亦不願棄你,若如此,那便一同去罷。”

“嗯!”

大嬌點頭道。

“好。”

小嬌答罷,撫了撫大嬌的臉頰。

二嬌姊妹情深,又怎捨得棄下對方,逃往它處,大嬌如此,小嬌亦如此。

可她二人同去豈不是美了薑成,樂了沈非?

這事,小嬌早有成算,絕不讓他二人如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