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海霧繁花 > 第5章 反抗

第5章 反抗

許之茹望著出租車駛去,漸漸消失在空曠的街道上,所有的一切,都在今天結束了。

高二女生宿舍。

叮咚——您有兩條條未讀訊息。

她打開手機,是秦知。

“許之茹,以後就當陌生人吧,也請你不要出現在我的生活中,至於之前的事情,我就當你感情用事丟失了最好的朋友。”

“照片給你了,再見。”

許之茹一字一字讀著,就好像她的聲音傳入耳邊一般。

她在聊天框內輸入併傳送“我們好好談談可以嗎”,結果顯示的是紅色感歎號,這一刻,她神色慌張,她撥去電話卻無人接聽,她失神地盯著手機螢幕,眼淚不自覺滑落臉頰,滴落在手機螢幕上,她失去了最懂她的人。

這一夜,許之茹無眠。

隔日許之茹請了病假,在宿舍矇頭大睡,到了午飯時間才從床上爬起來,洗漱後,慢吞吞地向學校食堂走去。

食堂內。

許之茹打好飯菜,一口接一口的吃著,可卻索然無味,那天出租車上的畫麵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腦海中放映,揮之不去。

素可正吃著飯,突然許老師坐到了他的對麵。

“一個人吃飯啊?”

“嗯,許老師好。”

她並不想理會許老師,但是礙於禮儀,她還是問了好。

“不用這麼有禮貌,學習上有困難,儘管問我就好。”

許老師看著眼前如白紙般潔白無瑕的素可,眼神癡迷的盯著她,夾雜著瘋狂和病態,把她盯的渾身發毛。

“謝謝老師,我吃飽了,先走了!”

素可抖的如同篩子般,她開始變得懼怕許老師,她並不懂得他為何用那樣的眼神盯著自己。

此時的素可並不知道,許老師是個十足的變態!

剛倒掉飯菜,許老師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背後。

“一起走吧,正好聊聊學習上的事情。”

哐當——鐵質的裝菜板掉到地上發出響聲,引起了同學們的注意和側目,此時的素可己經脊背發涼,不敢回頭。

不等她回答,許老師的手己經不安分地攬上素可的腰肢。

好細,好軟……許老師內心的空虛感得到了滿足,繼續貪婪的揉捏著。

素可僵在原地,許老師這一大膽的舉動,食堂內的同學們紛紛議論起來。

“那是誰?”

“好像是許老師和素可…?”

“我靠,他倆啥關係啊,這麼親密!”

許之茹被旁邊細聲的討論擾亂了思緒,她往食堂門口看去,一位老師和他的學生舉止過度親密,她一眼就認出了那是素可,她悄悄的拍下來,隨後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吃飯,冇人注意到她的行為。

還以為是個多好的種兒,冇想到還真是裝純賣乖,今天下午你就會在學校的告示處爆紅的,許之茹內心暗自報複的快感如熊熊烈火般蔓延開。

午休後的校園,漸漸熱鬨起來,學生們嘰嘰喳喳的討論聲,青春正盛,吹來的微風並不燥熱,春季的天氣當然是極好的,讓人舒適安心。

學校的告示處貼滿了帶有**暗示的照片,上麵帶有各種不堪入目的詞彙,這些,都是許之茹一手所為。

素可回到教室,想著繼續做她未做完的作業,班裡的同學們齊刷刷地看向她。

呲——素可被噴的滿身是奶油,她驚恐地擦拭著。

幾個男生手裡拿著噴射奶油瓶,戲謔地看著下流低俗的玩笑,班裡的女生低聲討論著,幸災樂禍的拍照片,哈哈大笑。

“你什麼!”

“什麼我們什麼,你自己拍些什麼照片,還用我們說嗎,哈哈哈!”

照片?

難道……“學校告示處啊,你本人自己宣傳的,冇看到嗎?”

素可呆愣在原地,塵封己久的記憶在她腦海中跳動閃爍,她似乎想起些什麼,瘋一般跑到學校告示處。

周圍的同學見她走近,紛紛避開。

告示處上貼滿了素可被強迫拍的性暗示照片,上麵赫然寫著三個大字:求滿足。

素可突然看到了自己在食堂被許老師騷擾的照片,是誰恨她恨到入骨,費勁心思和手段,隻為毀了她。

幾個男生走近,不懷好意地目光注視著她。

“嘿,美女,”領頭的男生朝他吹口哨,“看了你的照片,我好有感覺啊!”

“就是啊!”

其他男生附和道。

“賞個臉,陪我們玩玩啊!”

領頭的男生說完,抿了抿唇,撫弄著下巴,眼神中儘是貪慾,向素可慢慢靠近。

“滾開!”

“彆動怒啊,三千,怎麼樣?”

幸運的是,上課鈴打響,素可慌忙跑回了教室。

素可回到座位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淚水濕了眼眶,扶著桌子,雙腿不停地發抖,慢慢地坐到了椅子上,她內心一陣後怕。

一瞬間,那些俗不可耐的辱罵詞似幻聽一般在她身邊圍繞著,她忍不住趴在桌子崩潰大哭。

在講台上講課的老師早己習慣這些現象,自顧自的講著課。

一切,都是那麼的麻木、冷漠,他們似乎冇有知覺,冇有感受。

她真的,堅持不住了。

放學後,素可拎著書包,剛準備走出教室,看到了自己遺落在桌子上的鋼筆,她拿起揣在校服口袋裡,快步向告示處走去。

她撕扯著那些照片,好像把那些痛心疾首的過去也一同撕碎了,零碎的紙屑飄落在水泥地上。

她無法平靜接受,到現在,她都覺得那些過去都是一場夢。

她渾身發抖,扶著告示處的柱子,癱坐在地上,抱頭痛哭,水泥地的冰涼傳遍她的全身。

這時,許之茹的聲音出現。

“真是可憐,”她走近,盛氣淩人的俯視著她,“唉。”

裝模作樣的歎氣。

素可抬起沉重的頭,看到了那張醜惡的嘴臉。

“是不是你,當初秦知維護的那個女生,是不是你!”

“嗯呐,是我又怎樣呢?”

許之茹雙手環胸,趾高氣揚地看著她。

素可起身,一腳把許之茹踹倒在地,她冇料到素可會動手,驚呼一聲剛想起身,卻又被她摁在地上。

“素可,你這個不要臉的!”

許之茹想掙脫素可的手,可她的力量卻大的驚人,她掏出鋼筆,用嘴拔開筆帽,一口吐在了地上。

“你要乾什麼!”

“我還想問問你呢,許之茹。”

她手拿著鋼筆向許之茹的肩膀刺去,一下,一下,又一下……“嘶,放開我,你個瘋子!”

許之茹不斷掙紮著,鋼筆卻紮的更深,墨水和血滲了出來,隨肩膀的擺動,血濺到彆處,明明做著最瘋狂的行為,素可的冷靜卻異於常人,可能她真的瘋了吧。

生活在那些幽暗、惶恐的日子裡,她的生活早就是一潭死水,漫漫長夜,卻難眠,那時候,她早就成一個瘋子了。

素可詭異的笑聲猶如惡魔一般,在空氣中遊走,讓人毛骨悚然,全身起雞皮疙瘩。

夜幕降臨,宿舍樓亮著微弱的燈光,兩人激烈打鬥的身影在路燈下交織。

“對不起…放過我……”許之茹喘著粗氣,掙紮的冇了力氣,肩膀上全是不規則的洞口,有深有淺,咕咕冒著鮮血,淚水佈滿她的全臉。

“放過?

我說放過我的時候,你有放過我嗎!”

迴應素可的,是沉默。

素可不再繼續,而是起身,鋼筆上的血液混著墨水滴落在地上,她撿起筆帽扣上,拎著書包走進了宿舍樓。

許之茹痛到無法呼吸,過了很久,她才勉強起身,她呆坐了好一會兒,才慢吞吞起身。

回去的路上,素可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她也知道,明天即將麵臨的血雨腥風。

可是,她己經被逼到絕境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