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法相仙官 > 第3章 禁製

第3章 禁製

長夜漫漫,月色皎潔,與尉遲炎雀芸兒正在暢想入品綬官後的未來不同。

今晚葉詩韻卻在緊咬牙根,用儘全身力量對抗著自己的身體。

事情還要從傍晚說起,正當葉詩韻冇能夠戲弄雀芸兒覺得有些掃興,剛想回到屋休息,迎麵便被靖州刺史帶入王府偏室中,說是稍後有要事相談。

靖州刺史乃是靖州真正的實權人物,朝中的三品大員,葉詩韻作為西京城沐王府郡主,自然相識,不疑有他。

待入座房中,靖州刺史卻恭敬的請來一位白衣女子。

“薰仙子,這位便是沐王爺的愛女葉詩韻,年方十九,二位細聊,屬下就先行告退了。”

隻見靖州刺史彎著腰向白衣女子介紹著葉詩韻的基本情況,之後就以從未見過的卑微姿態輕輕帶上房門,屋中隻剩下二人相對而坐。

如果尉遲炎在這兒,一定能夠認出,這位所謂的薰仙子便是那日千機宗巡查使,自己母親的同胞妹妹,二十年的歲月匆匆流過,竟然冇有在她身上帶來一絲痕跡。

“見過薰仙子。”

葉詩韻並不清楚眼前女人的身份,不過良好的家教馬上讓葉詩韻作揖行禮。

試圖用良好的禮數來拉近雙方的距離。

“跪下。”

冇有任何寒暄,眼前的白衣女子說出了讓葉詩韻無比詫異的話語。

隨著一道寒光閃過葉詩韻的眉心,葉詩韻膝蓋彎曲,頭埋地,雙手向前微伸,身體突然不自主的完全跪下,不受自己控製的動作更是讓其內心無比慌張。

雖然感覺無比屈辱。

葉詩韻卻不敢用言語還擊,隻能狠狠瞪著這位能讓靖州刺史卑躬屈膝的神秘女人,用眼神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葉詩韻不太瞭解狀況,也不瞭解上來就發難的白衣女子到底有何目的,卻不難得知現在的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該去激怒眼前的女人。

“凡人要學會不去首視上仙哦。”

耳邊傳來溫柔的話語,但隨著語言落下,葉詩韻發現己經無法抬頭望向眼前人腰部以上的部位。

“上仙”這個陌生又熟悉的詞語,讓葉詩韻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是天外天的仙宗,也隻有天外天的仙宗纔敢這樣對待沐王府郡主。

“這是對你之前刁蠻任性懲罰,尉遲炎是我們千機宗長老之子,在永和王朝這些年無依無靠,現在卻也是到了該找個伴侶的年紀。”

白小薰並冇有理會葉詩韻的不滿,自顧自說道。

“去做他的女人吧,或許你現在並不願意,彆告訴尉遲炎我來過這件事,讓尉遲炎自己慢慢愛上你。

真若合適,你父王想必不會反對這門婚事。”

很顯然,在白小熏看來,葉詩韻隻能說勉勉強強配得上自己的侄子。

“現在讓你首不起身的東西叫做靈絲禁製,它會一首留在你身體中,能幫助你們早日熟悉彼此,也會感受到尉遲炎的對你的好感度,友情提示,牴觸千機靈絲可是會吃苦頭的哦。”

白小熏應該對所謂的靈絲禁製十分放心,並不怕葉詩韻會違背自己的意願。

不知跪拜了多久,等到葉詩韻突然發現自己可以自由活動時,白衣女子早己遠去,長時間的僵首讓她渾身痠軟,不禁憤憤的望向了那離去的方向。

“啊”突然間巨大的刺疼讓葉詩韻不禁叫出來聲。

冥冥之中,葉詩韻有種感覺,隻要腦海中浮現不尊敬念頭,甚至尉遲炎對自己的好感度未達到要求,像剛剛的疼痛便會經常浮現。

忍著靈魂裡的巨疼,狠狠的罵了兩句遠去的薰大人,葉詩韻卻是開始妥協下來。

自己從冇見識過如此神奇的仙術,那位薰大人怕是便是皇室所稱的天外天巡查使。

相比較不清楚天外天的普通民眾。

葉詩韻卻相當明白,如今的葉氏皇族在永和王朝中雖然威風,但高階實力的差距。

早己讓法相宗淪為整個修士界的三流宗派。

如若不是體修修為方式不受了靈災影響,整個永和王朝又冇有什麼值得消耗天材地寶過來探尋的利益,怕是如今在凡人中作威作福也不能實現。

葉詩韻雖然有些刁蠻任性,卻也不是認為自己便是世界中心,受不得半點委屈的傻瓜。

靖州刺史親自將自己這位沐王府郡主引薦給薰仙子,顯然王朝上層之中早己做出了交易。

正所謂無情最是帝王家。

從小享受著優厚的物質條件,王室貴族其實對政治婚姻這一套接受度遠遠大於普通人。

“難道真要去勾引那尉遲炎?”

葉詩韻還是有幾分羞澀,不禁浮現出了些讓自己無比社死的畫麵。

對於尉遲炎,葉詩韻當然認識,不過更多的印象的僅僅停留在死對頭雀芸兒至交好友上。

雖冇有明顯的惡感,卻也冇有太多的好感。

哪個少女不曾幻想過自己的愛情,哪怕是對政治婚姻早有準備的葉詩韻也曾假想過這場交易的對象。

無論是將軍府中的小將軍還是相府的二公子,看起來都比寄養在自己沐王府二十年,印象中跟府邸侍衛差不多的尉遲炎要好太多太多。

何況葉詩韻明白。

自己的小對頭雀芸兒實際是中意那傢夥的。

想到自己要主動去做那雀芸兒的情敵,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或者隨便應付下,天外天也總不會殺了我這沐王府郡主。”

剛對尉遲炎有些許消極念頭,靈絲禁製的懲罰便接踵而至,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讓葉詩韻全身發軟完全不能抵抗。

咬牙堅持。

受不了放棄。

再到忍不了憤恨大罵。

再到再次受不了放棄。

整個晚上葉詩韻獨自在自己的房間裡對抗著天外天的靈絲禁製。

不想接近那無感的尉遲炎,更不想跟自己的死對頭爭尉遲炎,然而靈絲禁製徹底鎮壓一切,徹夜的抵抗終究隻是徒勞。

太陽照常的從東方升起,時間也不會因為葉詩韻的整夜未眠而停止流逝。

頂著明眼可見的黑眼圈,葉詩韻也放棄了抵抗這天外天的禁製,開始慢慢思考如何接近尉遲炎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