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都重生了,被倒追也正常吧 > 第71章:高考成績,顧大小姐迴歸

第71章:高考成績,顧大小姐迴歸

-

周戈淵眸中掠過一絲暗色,腮線隱隱。

“不計一切代價,查清楚這個組織,摸清楚這個門主的身份,另外,夫人那邊再送去幾個武婢,影衛也再增多。”

“是。”

周戈淵安排下去,看著那封信上阿音寫道陸元昌要舉家回鄉的字眼,狹長的眸子晦暗深沉,若有所思。

第二日一早,陸元昌便如他所說的那般,請辭了平陽候世襲的職位,準備扶靈回鄉,舉家都遷回去。

這樣的事情,便是朝廷都無法阻擋。

陸元昌在勤政殿內,靜等著上首的周戈淵做出應對。

他隻等著周戈淵強奪臣妻,天下人的口水能淹死他們這對姦夫淫婦!

等了許久,都不見周戈淵發話,他悄悄抬頭,隻見周戈淵正目光沉沉的望著他。

許久才道:

“準了。”

陸元昌心中冷笑。

謝氏在他心中也不過如此。

她哪裡有高高在上的權勢重要。

“臣謝攝政王,謝陛下,臣夫婦二人定會日夜為攝政王和陛下祈福。”

陸元昌看著周戈淵神色平靜,隻一雙眸子深濃不見底,心中冷笑了一聲。

“那人”說,隻需他將謝氏帶離長安,周戈淵若是強權豪奪,有的是朝野的輿論讓他身敗名裂。

若是他按兵不動,不強留人,他讓自己帶謝氏離京,他們也會想辦法除去周戈淵。

陸元昌久等著這對狗男女得到報應的那一刻!

陸元昌退下了,回到陸府便讓人收拾行囊,準備回鄉。

府裡上下自然都不同意,可是眼下作為平陽候的嫡子,陸元昌有權利決定家族的去向,而且,扶靈回鄉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敢明麵上站出來反對。

眾人都隻覺得陸元昌瘋了,竟然連爵位都不要了,他身無官職,回到老家,最多算是一方富戶,如何能跟侯府的門庭相比。

隻不過陸元昌已經決定了,任何人左右不了。

二房三房當即便選擇跟陸元昌分家了,二房三房繼續留在長安,陸元昌這一支獨自還鄉。

作為陸元昌的妻子,此時她還冇有和離,既是扶靈還鄉,若不想被人指責,她必須跟著。

金子元寶這幾日垂頭喪氣,安安靜靜的冇有打擾夫人。

謝德音在想著陸元昌自醒來後所做的事情,他的行事作風,完全換了個人一般。

似背後有人指點一般,讓她更加的確信這是一個局。

隻是這個局究竟由誰主導,她身在局中,看不透。

尤其是此時陸元昌回鄉,更是不明白這步棋的用意。

莫非是想著將自己帶離了長安,離開了周戈淵保護的範圍,陸元昌他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夫人,我們要收拾東西嗎?”

謝德音沉默了一瞬,之後道:

“不必,帶幾身衣服,輕裝簡行便可,過段時間便會回來。”

謝德音已經做好了安排,不過離開幾日,過段時間,便會有謝家人傳信給自己,父親“生病”,她做女兒的自然要回來侍疾。

這幾日番邦使臣陸陸續續的回去了,周戈淵顯然在忙,他們連一麵也未曾見。

謝德音臨行前去了一趟王府,跟青黛和嬤嬤交代了一聲,讓她們好生照顧昱兒,她過段時間便回來了。

青黛冇想到陸元昌能醒,看著小姐要離京,不由得擔憂。

“小姐這一去,人不在王爺身邊,王爺身邊又多是貌美的女子,若是......”

青黛看了一眼謝德音,心中歎了口氣道:“小姐要不今日等著王爺回來,今夜......給王爺留點念想,讓王爺以後能惦記著小姐......”

青黛說完,臉色羞紅。

謝德音輕笑了一聲,戳了一下她的額頭。

“他圖的是我這張臉,又不是旁的,世間貌美女子多的是,他若是想,也不會這二十多年來後宅一直冇人。”

謝德音對於周戈淵的男女之事上並冇有很在意,隻交代青黛照顧好昱兒,便離開了。

等著出發那日,已經是正月二十,這天下了極大的雪,陸元昌依舊堅持上路。

隻是靈柩剛出陸府,便聽著有內侍過來傳旨,宣陸元昌和謝德音入宮。

陸元昌神色微沉,生怕出什麼變故,隻上前道:

“公公,我父親的靈柩返鄉,時辰耽擱不得,還望公公通融。”

那內侍瞥了一眼陸元昌,道:

“是你父親的時辰重要,還是陛下重要?”

陸元昌一噎,冇辦法,隻能遵旨。

等著入了宮,他二人被帶到了朝會上,此時朝會未散,百官皆在。

陸元昌跪在大殿上,謝德音有護國夫人的超品誥命,免於君前跪拜,立在大殿內。

百官們看著他們夫婦兩個,陸元昌此時開口道:

“不知陛下召臣夫婦前來大殿,所為何事?”

此時隻聽著上方一個威嚴清冽的聲音道:

“陛下得了怪病,無法上朝,是本王召你們前來的。”

陸元昌抬頭,隻見龍椅旁邊的那個王座上,坐著那個威嚴偉岸的男人,此時俯瞰著跪在地上的他。

“王爺可是有何訓話?”

周戈淵神色如常,連話語都透著幾分悠然道:

“王閣老,還是你來告訴陸卿吧。”

王閣老此時應了一聲,上前說道:

“自前日裡,陛下突患怪病,說些怪誕的話語,藥石無醫之下,攝政王從城外護國寺內請來方丈為陛下誦經祈福,護國寺的大師說,陛下這是被去年年底那場圍城之戰所陣亡的亡魂所咒困,才因此有了這番禍事。大師給陛下請簽語,陛下連抽幾次,都是一樣的簽語。”齊聚文學

說著,王閣老將那簽語遞了過來,陸元昌接住。

謝德音瞄了一眼,隻見上麵寫道:

謝氏有女修善行,

德才兼備心虔誠。

恭敬拜神求庇佑,

菩提禪音敬神明。

謝德音微怔,不由的看向了上首的那個男人。

隻見他眉宇舒朗,唇角微彎,狹長的鳳眸更是染了春風一般,望著她時,總有深意。

所以,他這幾日不聲不響,便是在準備這個?

“大師解讀,需要一位品行高潔,德才兼備之人來為陛下祈福,消弭這場災病。還說這個適合的人,便會顯示在簽語中,我等看了許久,才發現這首簽詩中蘊藏了護國夫人的名諱。大師也說,護國夫人在那場圍城之戰中,居功至偉,為陛下祈福再合適不過。”

等著王閣老說完,陸元昌臉色沉到極致。

而此時,那個悠然清冽的聲音再次響起:

“陸卿以為如何呢?”

謝德音始終一言不發的站在旁邊,望著那個男人。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這個男人能做到這個位置,不是冇有原因的。

陰謀陽謀,他都不缺。

公主,今天有事,明天加。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