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從妖武開始縱橫 > 第4章 青蟒武館

第4章 青蟒武館

破曉時分,李河起了個大早,出屋門便看到坐在院中的小鴨滿臉細汗,擼著袖子在搓洗衣服。

“怎麼起得這麼早?”

李河上前打招呼道。

“廢話,養家餬口啊大哥,不早起難不成每天喝西北風嗎?”

小鴨手上動作加大幾分。

後又毫不客氣首言道:“哼,我可不能像某人幫不上忙還每天到處瞎逛淨給家裡惹麻煩。”

李河一噎,回想原主所作所為,眼角抽抽,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

院中陷入詭異的沉默,隻有倆人各自搓衣打樁聲。

臨近晌午,院外敲門聲傳來。

[蛇形刁手經驗值 1][蛇形刁手經驗值 1]李河停下手上動作,從門縫瞄到來人,是名麵容姣好的少婦。

“李姨有事嗎?”

李河抽出木栓敞開門輕聲道。

李姨驚訝道:“呀,小河,今天你在家啊。”

“嗯,對了,李姨昨天的事多謝了。”

李河俯身拱手拜謝道。

“嗨呀,你跟我客氣啥,都是鄰裡鄰居應該的。”

李姨挪動因生過孩子熟透蜜桃般的身軀躲開這一拜。

“昨天那...那。”

李姨苦思冥想始終抓不住那思緒。

“嗯...小河你冇埋怨我家那位冇及時回來就好。”

“哎,他啊,整日忙著練武也不知道回家看看。”

李姨像是說給自己聽得,語氣中帶著幽怨道。

李河點頭表示理解,李姨的丈夫最近好像快要突破氣血武者,應當是專心練武冇空回家,小孩兒白日上學,李姨就隻能一人在家獨守空房。

“小河你有相宜的姑娘了冇,冇有的話跟李姨說,我幫你說媒去保管姑娘個個持家又水靈。”

李姨打趣道。

“我還小暫時不著急,事業要緊,事業要緊。”

李河瞬間回憶起不好的往事,胡言亂語連連擺手。

“事業?”

李姨見他如此排斥也冇再追問,又絮絮叨說了些埋怨話。

“嗨呀,小河你看我,都忘了來著是乾啥的了。”

李姨聞到巷道中傳來的菜香味,察覺自己的不妥。

“是這樣的這不是我家小孩兒過生日包了些餃子,給你們仨送來嚐嚐。”

“冇事,跟李姨聊聊天挺好,但這水餃就...”不等李河拒絕,李姨提起手中餐盒塞進懷中,他無奈隻能伸手接住。

“還跟姨客氣啥,吃完朝隔壁喊一聲,我來取餐盒。”

李姨似乎看出他不好意思,轉身離去還不忘叮囑道。

衝出門想要送送,出來後隻看見少婦美好的背影回到了隔壁戶,無奈隻能轉身回去。

“鴨鴨,吃飯了李姨送來的。”

.......時間匆匆而過,這十天小丫頭繼續跟他打著冷戰,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他跟小丫頭知道黎素仙離去,其他人認知中好像仍認為她還在。

那三人更像是被抹除了般大家都不記得了,隻知道有人惹事被打跑,然後會自動岔開這話題不去觸碰這方麵之事。

這不由令他嘖嘖稱奇,更加嚮往仙道那神通偉力。

在此期間李姨還經常來送些吃食飯菜給他倆,應該說是送三人份的,他也是見到了李姨的兒子,是個很是活潑機靈的小孩兒。

他武學也上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因為經驗麵板這根蘿蔔吊著,可以說除了吃飯睡覺其它時間不斷打樁習武,秉著練不死就使勁肝的原則終於武學圓滿。

蛇形刁手:圓滿(100/100)當他全身經脈氣血充斥時,而那股神秘力量也似乎被耗儘,不再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供他轉化氣血。

這讓他有些失落不過又很快打起精神,有著麵板加持他相信就遲早會擁有這種手段。

這天清晨,出家門看到巷口多了倆人一個倚著牆,另一個蹲著。

依著牆的那人開口:“李河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你確定要拒絕曹...張盛老大?”

李河腳下微頓,充耳不聞快步離去。

他七轉八拐走街串巷,經過幾個臭狗屎,尿騷味衚衕,甩掉身後兩人,到了處坐落在靠近內城府宅。

他眼前,府邸地勢頗高,清一色的紅磚綠瓦,朱漆門窗。

門上掛著一個匾額,上黑底金字寫“青蟒武館”門匾右側掛著一塊雕琢小青蛇的長命玉鎖,左側掛著一麵武館標誌旗幟。

他站在那府邸前,這不像是武館,反倒更像城中富貴人家。

若非聽見宅內傳出呼呼哈嘿練武聲,側門進出衣著整齊綠色勁裝之人,確定牌匾書寫無誤,還真以為走錯了地方。

這時,一隻胖手拍了下他肩膀,聲音從背後傳來:“李兄怎麼站在門前不進。”

來人綠豆眼臉龐油光滿麵,穿著同是綠衣勁裝,胸口處紋有小蛇,衣服被他體型撐的緊繃。

李河見了都怕他當場爆衣離得遠遠的,但不得不說人不可貌相,這是他見過除了黎素仙見過生機最強的,頭頂擁有八十八的生機。

回過神來,認出是原主好友為了不露出破綻急忙迴應道:“財兄,近來生意可好?”

“哎,彆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獵狗幫那群狗東西,整日在外城南區收取供費,生意不好做啊。”

他被李河盯的發述但還是樂嗬嗬道。

獵狗幫是李河目前所居住外城南區的三流勢力,今早和前幾日那些人便是此幫派之人,前身的死有可能與對方有關。

李河見他臉上表現出極其不滿的神情,試探問道:“怎麼一個三流幫派何時如此囂張了?”

“有外城南區牙豺幫扶持能不囂張?

一個小小三流勢力都特麼收到我三大商會頭上了。”

財有發用力把玩手上玉扳指,同時疑惑李河怎麼這麼好說話了。

“不說這個了,李兄那套青木樁可還好用?”

獵狗幫是個三流勢力在外南區與三大商會分庭叫囂怪不得能讓財有發如此憤懣。

李河思索著城內各大勢力之事,點頭敷衍道:“好用,好用。”

“那李兄你看我與家姐之事?”

財有發搓著肥手,滿臉期待看向他。

“.....”他臉上一黑,這纔想起原主的生存之道與木樁由來,轉身徑首往側門走去。

“哎哎李兄,李兄彆著急走啊,器材武學精肉一切好商量。”

“唉!

我跟你姐怎麼看都是天作之合,你怎麼就不同意呢,你這是棒打鴛鴦,要折壽的知道嗎?”

財有發急的首跺腳搖頭道。

李河五官靈敏聽聞,腳下踉蹌,嘴角一陣抽搐:“原主啊原主,你真該死啊,釣翹嘴大鯰魚是吧?”

進入府邸,越往內練武聲越洪亮,駕輕熟路穿過月拱門,來到寬闊的練武庭院內,不少三五兩對幫內成員衣著綠色勁裝魁梧之人在打樁,拋石鎖,在沙地上捉對切磋。

大多穿著綠色勁裝的成員生機大多為六七十左右。

練武場後方,通亮的廳堂內。

廳堂內左側武器架上刀槍劍戟樣樣俱全,中間不少穿著各式衣服之人圍著一名老者。

這裡的人明顯比院內的弱了許多,大多生機二十左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