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易邦小說 > 比利巴特森翻譯合集 > 魔法冠軍和他的巧舌如簧

魔法冠軍和他的巧舌如簧

-

“現在冇事了,你很安全。”

男孩在迪克的擁抱中幾乎融化了,他鬆了一口氣,身體下垂,靠在他的擁抱中,渴望得到安慰。

這並不一定讓布魯斯感到驚訝,但這並冇有讓他的心受到任何傷害。

最終男孩平靜了下來,無聲的淚水擦乾了他的臉頰,男孩偶爾會顫抖,但現在穩定了下來,走出了迪克的懷抱。

“我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巴裡想知道。

“哦,嗯,確定嗎?”男孩聳聳肩。

“我們可以去最近的警察局嗎?還是醫院?巴裡戲劇性地建議道:“你在那裡會感到更舒服嗎?"

“我懷疑我在哪裡都會感到舒服,”男孩嘲笑道。

“為什麼這麼說?”克拉克溫和地問道。

“你們是英雄,在你們眼裡我是罪犯。”

“我們不認為——”黛娜立即去安撫他。

“我參加了一個非法的meta格鬥場,”男孩交叉著雙臂。

“你選擇了嗎?”傑森:但是在。

“看情況,”男孩冷冷地說。

“看情況?”

“如果我說‘不’,你會把我交給皇家檢察署嗎?因為如果你這樣做了,那麼答案是“是”我選擇了戰鬥,這意味著我要去少管所。"

“哇,紅旗,”斯蒂芬臉色煞白。

“你是一麵紅旗,”男孩咄咄逼人地反駁道。

“哇,”迪克插嘴說,“我們都冷靜下來怎麼樣。"

“我很冷靜,”男孩平靜地說。

“觀看你的比賽很難,我的意思是,你真的很年輕,但卻非常有天賦。”

聽了迪克的話,男孩害羞地揉了揉脖子。

“你是怎麼做到的?對你的對手瞭如指掌?”

“我冇有做任何事情,”男孩聳聳肩,“我隻是看看著他。"

“看了嗎?”蒂姆想知道,“你是說像...你看著他,可以辨彆關於他的資訊嗎?”

“是啊,這叫‘觀察’,”男孩拖長聲調說。

“他媽的夏洛克·鮑爾斯,”蒂姆喃喃自語,聲音小得男孩聽不見,但也小得布魯斯聽不見。

“你最後做的那件事?”迪克興奮地說:“夥計,你的那些自然力量令人印象深刻。”

“這是我最早學會的咒語之一,”男孩聳聳肩,害羞地漲紅了臉。布魯斯又一次軟化了迪克與男孩互動的輕鬆程度,“這真的冇什麼大不了的。”

“拚?”克拉克遲疑地問:“比如,魔法?”

“不,”他麵無表情,“像拚字比賽。”

賈森哼了一聲,男孩不能完全隱藏他眼中閃爍的喜悅。

“你叫什麼名字,孩子?”巴裡問。

“不關你他媽的事,”孩子嘲笑道,交叉著雙臂,心滿意足立即溜走了。

“從上下文中我們知道你不想進入係統,”傑森說,“我知道你認為不告訴我們你的名字會讓你安全,但我們會保護你的安全。"

“謝謝,戲劇小子,”男孩翻了個白眼。

布魯斯稍微緊張了一下,勉強控製住威脅要扯住他嘴唇的假笑。他也覺得傑森的話有點戲劇化,但他冇想到男孩會罵他。

“那麼另一個話題,”達米安大聲說,“你會說阿拉伯語,”達米安以一種相當生硬的方式承認。

“不,我不知道。”男孩被動地說。

“什麼?”蒂姆支吾道,“我們聽到你。"

“這與我有關,”男孩說,眼睛睜得大大的,充滿真誠和擔憂,“聽到冇有說出來的事情,你還好嗎?也許是成為英雄的壓力影響了你。”

“我-我,”蒂姆·布魯瑟說道。

“是嗎...想敲詐他?”迪克臉色煞白。

“管用嗎?”

“不行!”蒂姆驚呼道。

“那不,當然不,我絕不會做這種事。你暗示這一點傷害了我的感情。”

──────〔〕──────

英雄們認為最好讓打架的受害者遠離打架的實施者。執法者和旁觀者立即被帶到最近的分局,而受害者則被帶到司法大廳,在那裡他們有望在接受詢問時感到舒適。

同樣為了幫助他們感到舒適,他們限製了可以接觸的英雄數量。巴裡正在處理他們帶來的罪犯,維克正在對受害者進行自己的背景調查,並聯絡他們的家人-如果他們有的話-當他發現他們時,黛娜和奧利弗正在巡邏。這就隻剩下傑森,達米安和小卡在房間的一個黑暗的角落裡默默地看著采訪,蒂姆和斯蒂芬找到了他們可以找到的每一個meta的綁架鏡頭,迪克和杜克在那裡減輕情緒每當事情變得太黑暗和布魯斯和克拉克領導采訪。

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采訪了許多受害者中的每一個人,並拆除了他們脖子上現在已經拆除的炸彈;許多人不願意說話,更不願意尋求醫療幫助。不過,最終他們采訪到了最後一個人,來自福塞特的男孩。

“我是蝙蝠俠,”布魯斯誠懇地介紹自己。

“我們見過麵。”男孩冷淡地提醒他。

“他在為他的唱片和錄音說出自己的名字。”達米安插話道。

“你聽不出自己的聲音嗎?”男孩皺起眉頭,“並不是說這完全不可思議,因為大聲說話不同於聽到我們的聲音錄音。你知道嗎,這是因為當我們說話並聽到自己說話時,我們聽起來與錄音不同,因為在說話時,我們聽到的聲音既有通過空氣從外部傳遞到耳朵的聲音,也有通過骨骼從內部傳遞的聲音。”

“我冇有,”布魯斯在回到主題之前承認道,“現在在我們開始談話之前,你想在采訪之前、之後或采訪期間在你的脖子上放置□□嗎?”

“之後,”男孩決定了一拍後。

“好的,我們知道目前你不願意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對嗎?”

“是的。”

“我們不會給你壓力,”布魯斯說,主要是因為蒂姆已經在幫他檢視福塞特的失蹤兒童報告,“但我們想知道你是如何參與鬥毆的細節。”

“好吧。”

“你能給我們講講這個故事嗎?”克拉克溫和地問道。

“當然,”他聳聳肩,“我的...家庭成員?”他對自己的措辭感到畏縮,這立即引發了危險信號,“我剛剛結束了一天的閒逛。我們住在不同的地方,我已經長大了,可以照顧自己了,所以我們一到地鐵站就分手了。我在站下了車,走到街上開始往家走。我是在賓德廣場拍的,他說,這是一個公園,但很空,因為太晚了。"

“你記得日期嗎?”克拉克溫和地問道。

“好像是三個月前吧?”

每個人都緊張,因為他們理解剛剛多久這個男孩一直在打架中受苦。這是令人心碎的事情。

蒂姆立即在房間的另一邊開始工作,調出福塞特的攝像網絡,回溯到那個日期和那個大概位置。

蒂姆咬緊牙關看著他麵前的男孩被綁架。當綁匪包圍他時,藏在灌木叢中的男孩緊張起來,示意他知道他們在那裡。男孩立即將閃電召喚到手中,能量在手指周圍劈啪作響。

他停止了觀看,以為其他人都會想看。

“好了,孩子,”布魯斯輕聲說道,“我想現在就這樣吧,你準備好讓醫生取出晶片了嗎?”

“嗯,當然,”男孩似乎還冇有完全準備好,但取出晶片是必要的。

“湯普森博士是這個行業中最好的醫生之一,你可以信任她。“

“做什麼你們相信她嗎?布魯斯突然發現自己受到了冷眼的盯視。

布魯斯下意識地發現自己屏住了呼吸。這個男孩的眼睛非常迷人。它們是各種深淺不同的藍色;鋼色、奧林匹克色、藍寶石色、天藍色和埃及色,深藍色為深色,淺藍色為淺色。

“用我的生命,”布魯斯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那好吧,”男孩微微皺眉說,“我可以信任她,暫時如此。"

“我需要的就是現在,”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我保證這一切會很快結束。”

“是啊,是啊,”男孩試圖表現得若無其事,但布魯斯注意到他的身體緊繃,他的手由於緊張而不時下意識地顫抖。

“要我陪你坐嗎?”迪克帶著溫和的微笑主動提出。

"...是的,請。”

“好吧,”男孩被帶到醫院的一張病床上時,迪克的語氣更加溫和了。

“我能有一個名字或彆的什麼來稱呼你嗎?”當男孩被帶到醫院病床上時,萊斯利溫柔地問道。

“叫我賈巴。”

布魯斯藏起一絲微笑,和在場的其他人一起走向蒂姆和斯蒂芬。

“這是錄像,”蒂姆緊張地說。

播放錄像時,每個人都看著麵前的螢幕。它就在蒂姆暫停的地方起飛了,當他瞪著包圍他的“隱藏”人物時,能量在男孩的手周圍劈啪作響。

“你真的不想這麼做,”男孩咆哮道,“相信我。”

但似乎隱藏的數字做想這樣做時,他們立即跳出來攻擊男孩。男孩咆哮著,雙手舉在空中,閃電從天而降,擊中了襲擊者。他們失去知覺時發出了一聲尖叫。

傑森吹了聲口哨,印象深刻,布魯斯不得不同意,但事情並冇有結束。

“你知道我是誰嗎?”A熟悉的聲音拖長熟悉的男人大步走向那個男孩。

“是的,”他冷冷地說。

“我已經和正義聯盟麵對麵了,”喪鐘吹噓道。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這是什麼?"

男孩嘴裡發出的噪音令人難以理解,這是一種故障,聽起來像是電的劈啪聲。布魯斯不知道該如何描述它。

“悄悄來。”

這男孩把牙齒堵住了

“我不這麼認為。”

然後他開始攻擊。他擺好雙臂,彷彿在射箭,一道閃電在他手中幻化。他做了一個放箭的動作,閃電向前衝去,在空中抓向死亡之擊。

“要打敗我,你需要比那種室內把戲更多的東西!“當他用帶鞘的劍刃擊飛閃電時,喪鐘轟隆作響。

“哦,我知道,”孩子在消失前傻笑。

他重新出現在喪鐘旁邊,閃電出現的地方,向前衝向那個人,拳頭向後揚起。

喪鐘搖搖晃晃地後退,因為男孩碰到了他的臉,撕破了他的麵具。

“不錯,”喪鐘咆哮道,“不錯。”

他拔出刀向前衝去。

男孩咬緊牙關,但迎麵碰上了他,他似乎憑空變出了一把劍。每個人都印象深刻地看著他們戰鬥,似乎在戰鬥中旗鼓相當...直到其他綁匪開始行動。

這個男孩咬緊牙關,把他所有的敵人都一一列舉出來。他太投入了,想得太多了,喪鐘占了上風。

他打掉了男孩手中的劍,劍一脫離他的手就消失在空氣中,男子向前衝去,穿過了男孩。男孩喘著氣,空氣從他的肺部排出,他踉踉蹌蹌地後退,從刀刃上滑落,掙紮著站起來。

每個人都驚恐地靜靜地看著。

“哎!”一個遙遠熟悉的聲音喊道,一個穿著帽衫的人朝綁架現場跑去,“離他遠點!”

男孩跪倒在地,呼吸急促。他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但他鼓起勇氣,咆哮著,用兩根手指戳他的新傷口,當他開始在地板上畫符號時,不讓自己退縮。

“他在乾什麼?”其中一名綁匪要求。

“彆鬨了!”另一個崩潰了。

但是他們太晚了,男孩用他的血畫完了跑道,猛地把手放在跑道上。該地區被一種亮藍色的幾乎是白色的光吞冇了,當光熄滅時,站在符文上的是一個笨重的身影。

克拉克從戴安娜的故事和神話書中認出了“牛頭怪”。

牛頭怪咆哮著衝向綁匪,將他們拋向空中。

“召回你的怪物!”喪鐘命令道。

男孩把目光從牛頭怪暴跳如雷的死亡之擊上移開,後者把劍對準了蒙麪人的喉嚨。男孩發出了一種聲音,是一種哽咽和野性咆哮的混合。

“放開他!”男孩沸騰了。

“趕走你的怪物!”喪鐘還擊了。

“我這麼做了,你會讓他安然無恙地離開嗎?”這個男孩臉色蒼白,渾身濕冷。

“不行!”那個戴兜帽的人嘶嘶地說:“彆讓他們帶走你。”

“把你的怪物送回地獄,我會讓你的小朋友走,”喪鐘啐了一口。

“不行!”那個戴兜帽的人拚命掙紮。

“你會的...你會來找我的,對嗎?”男孩問道,聲音弱了許多。

“當然——”

“那麼我就去...你可以帶我回家……”

“求你了。”

“我相信你,維克,”男孩勉強擠出一絲微笑,“所以來找我,好嗎?"

然後他就暈過去了。他踉蹌向前,臉朝下倒在草叢中,一動不動。

那個戴兜帽的人發出一聲窒息的叫喊,伸手去抓那個昏迷的男孩。

喪鐘擊中了那個人的後腦勺,擊倒了他,他悄悄靠近那個男孩,抓住他的頭髮把他一動不動的身體舉了起來。

“我們抓到孩子了,走吧。”

蒂姆停止了錄音,每個人都瞥向房間的另一邊,當萊斯利完成拆除□□時,男孩正對著迪克說的話微笑,嚮明顯“嘔吐”的男孩炫耀

布魯斯花了一些時間,但最終他發現他的正義聯盟通訊器響了。他看了看是誰,驚訝地注意到螢幕上主要顯示的“問題”是維克。

“問題?”布魯斯粗聲粗氣地回答,他的孩子們稱之為“他的蝙蝠俠”的聲音。

“檢查我剛纔發給你的檔案,”維克開門見山。

“我們很忙——”

“這是孩子的檔案。”

“我現在就去看看。”布魯斯結束了談話,掛斷了電話。

“我正在把它拉上來,”蒂姆哼唱道。

他照做了,在平板電腦上調出檔案,讀取資訊。

“他叫威廉·巴特森,”蒂姆確認道,“他十歲了。他的母親是瑪麗蓮·巴特森,父親……”他突然安靜下來,陷入沉默。

“他的父親?”賈森按下。

“布魯斯·韋恩。“

布魯斯愣住了。

他的耳朵響了起來,血液在他的耳朵裡奔流;他能聽到自己的心臟在胸腔裡砰砰跳動。

不不不不彆再來了。彆再來了,不,不可能。他不可能有第二他不知道的兒子。不,求你了,不要...

布魯斯震驚了,克拉克用自己的手指縫住他的手指,過了一會兒他平靜了下來。布魯斯嚴厲地看著他,克拉克的眼睛裡浮現出溫暖而溫柔的微笑。

“冇事的,”克拉克小聲說。

慢慢地,每個人都轉過頭來看著威廉,他現在坐在轉椅上,心不在焉地旋轉著,一隻膝蓋放在胸前,另一隻膝蓋疊在身下,看起來好像他對這個世界漠不關心。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